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aoshen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史海钩沉(八十一)  

2009-10-27 07:37:22|  分类: 史海钩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才子与村姑

(小小说)

林德中

 

他,名牌大学理工科毕业生,温文尔雅,儒家风范,学识渊博,才高八斗,与人为善,相间和谐,为人谦逊,彬彬有礼,不争名利,清白做人。时任中学教员,改弦易张,学非所用,蒙汉兼通,却教中文。

她,地道原装的农村妇女,终生文盲,终身村姑,淘米轧面,洗洗涮涮,缝缝补补,锅台转转,养鸡喂猪,侍弄菜园。虽无文化,却相夫教子,传统观念,根深蒂固,身教言教,堪称榜样,勤俭持家,自立自强。

他和她都出生在辽宁北票县农村,穷乡僻壤,民不聊生,两人经常在一起玩耍,两小无猜,懵懵懂懂,不谙世事,逐渐长大成人。他凭借着天资聪颖,再加上勤奋好学,终于考入了大学,从此跳出了农门,成为了一名象牙塔里的莘莘学子。她仍旧生活在农村,仍旧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乡村生活。

在农村,民间有种不成文的说法:他要远走高飞了,不要你了。有的说:“你瞧人家他,要长相有长相,要学问有学问。”

有的说:“人品也好啊!”

有的说:“他得有178左右,长的眉清目秀,像白面书生。”

有的说:“这孩子从小就爱看书,谁家的破书他都翻翻,凡是有字的他都愿意看。”

“哪怕一张过期的旧报纸,他都一字不落的从头看到尾。”

“怪不得人家能考上大学呢!”

“咱村100多年了,就出这么一个大学生!”

“你瞧把他爹乐的都开了花。”

“见到长辈总是先叫人!”

“见到平辈的主动打招呼!”

“看到晚辈也上前去逗逗!”

“有一回,八岁的铁蛋儿掉河里了,他正巧路过,下河就把人救上来了!”

“乡亲们聊天,他从来不插话、抢话,等人说完了他才说呢!”

“从没看到过他和谁干仗!”

“人家是秀才,怎么能打仗呢?”

“那么她呢?”

“嗨!她就是一农村妇女呗!”

“论长相,说不出来!”

“不好看也不难看,也就算一般人吧!”

“个儿还不矮,大概有170吧!”

“人品倒不错,能孝敬老人!”

“踏踏实实的,从不传闲话儿,也不惹事生非,更不会搬弄是非!”

“她老实着呢!”

“规规矩矩的。”

“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的,在地里干活时,也从不落后!”

“嗨!就是没文化,一个大字不识!”

 那还不是重男轻女闹的!

“她爸爸死活就不让念书,还说女孩子家念啥书啊?念了书也得嫁人!”

“……”

面对着乡亲们的七嘴八舌,面对着老百姓的议论纷纷,他自有想法。不同意吧!怕乡亲说三道四,什么忘本啦,眼高看不起人啦……有碍门风;同意吧!两人却极不般配,郎才女不貌,哥帅女不靓,没有共同语言,无法交流,无法沟通。权衡利弊后他仍处在左右为难的两难境地,始终解不开这个疙瘩。正在这时,巧嘴媒婆上门了:“叽里咕噜,咕噜叽里地说个喋喋不休,最后终于把他父母说动了心,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父母的话:“就订婚吧!”一锤定音,板儿上钉钉,他就是心里一百个不同意,但他没有话语权。男大当婚,女大当嫁,两人匆匆地到公社正式登记,草草的举行了订婚仪式,他就算是完成了终身大事,便踏上了大学的征程。

大学期间,他敏而好学,不耻下问,鉴于品学兼优,年年荣获奖学金,被评为市级“三好生”。再加上家庭出身好,八辈儿贫农,大四那年就拿到了党票。这一切对他来说,如虎添翼,锦上添花。学校准备让他留校工作,但他还是婉言谢绝,毅然决然地回到了他的家乡,到公社中学任教。因为那里有他的订婚“妻子”,那里有他的“海誓山盟”,那里有父母之命,那里有媒妁之言,他不能爽约,他不能背信弃义;他不能枉言,他不能违背良心,因为他是一个大写的人。

人生两大喜事。“金榜题名时”他有了,现在就差“洞房花烛夜”了。结婚那天,他特意身着借来的西服,她却身着中式大襟土布衣服。当他俩同时出现在婚礼上时,乡亲们投以诧异的目光,一中一西,一洋一土,“到底是洋学生啊!”

“就是与众不同啊!”

“你看她还是那么朴素!”

“这才叫中西合璧,土洋结合啊!”村里文化人儿说道。

“甭管怎么的,人家是两口子!”酒过三巡,乡亲喝的酩酊大醉,直到傍晚婚宴才收场,两人走进洞房,享受那人间乐事。

婚后的生活,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快乐,日子过得平平,没有波澜,也没有起伏。他把她接到公社,攒了一年的钱,购置了两间土坯房,在这里生存、生活。每天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,下班之后回到家里,没有什么寒暄,没有什么话语。她准备好了洗脸水,他洗完之后,便径直上炕吃饭。这时她早已把饭做好,炕桌摆上,擦拭干净。只等他就餐,她立刻把饭菜端上,碗筷摆上,两人对坐,举案齐眉。她认为只有这时,才是一天中最惬意的情景。而他只是闷头吃饭,徐庶进曹营——一言不发,吃罢饭,一推饭碗,便靠着被窝垛,卷起“大炮”,“吧嗒吧嗒”地悠闲自得地抽了起来。这时,看他一撂筷子,她不管自己吃饱与否,也不管吃完与否,便赶紧匆匆扒拉两口,就收拾炕桌,到外屋锅台刷碗去了。

在农村生活,一年有两间大事:一是春天抹房。土坯房经过一年的风吹雨打,日晒雨淋,需要以泥抹顶,才能安全度过夏季汛期。二是冬天搂柴禾。一到冬季,草木枯黄,“一岁一枯荣”,全年的柴禾都要在这个时段搂足搂够。每年他都为这两件事发愁,他身单力薄,手无缚鸡之力,看他那双细嫩的手,就知道他不是干活的料儿,他与体力活儿无缘,终日与笔为伍,与书为伴,但入乡随俗的道理他是懂的。怎么办呢?让她干,他能说得出口吗?明明是男人的活,怎么能让女人干呢?自己的脸往哪儿搁?让乡亲们背后指指点点,多有伤大雅啊!但自己又干不了这重体力活儿,怎么办呢?他天资聪敏,脑袋一转主意就来了:“找住校学生干!”这确实是一条锦囊妙计,他就像诸葛亮一样,气度不凡,妙招就来,果然应验了。于是,以后每年抹房和搂柴禾这两件难事都是靠学生解决的。

他每天照例上下班,在学校工作是他最幸福最开心的事了。校园里有同行,有学生,有欢笑,有青春,有活力。在教研室可以和同事们调侃,与女教师开玩笑。他是蒙族人,蒙话说得“当当”的,蒙文写得漂亮极了,龙飞凤舞;他的汉字写得同样精当,许多汉人都比不上他,无论是硬笔字,还是软笔字,字字俱佳,行行飘逸,教室、教研室以及校园的墙上都有他的墨宝,甚至于黑板通知、厕所牌子、随手关门、注意保暖……都出自于他手。那时公社经常召开大会,标语、横幅都离不了他,一句话,所有需要书写的地方,都有他的法书。

他为人谦和,和睦相处,人际关系十分和谐,待人处事把握得分寸得当,绝不越雷池一步,每当评选先进个人或者评奖金时,他都主动让贤,从不与人争上下,比高低,他总是那最低的最少的待遇。这还真不是假谦虚,而是由衷的自愿的。

后来,他和她相继生育了两个儿女,现已长大成人,远走高飞。

后来,她因患癌症,不幸辞世,终年55岁。

现在,他早已光荣退休,孑然一身,享受着孤独与寂寞。

他和她的故事,使我想起了大博士胡适和妻子小脚老太太的一生。

 

2009-9-7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2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