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aoshen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史海钩沉(八十)  

2009-10-22 18:32:54|  分类: 史海钩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“鲜花”与“牛粪”

(小小说)

 

林德中

 

 

 

指如削葱根,口如含朱丹;纤纤作细步,精妙世无双;颜如玉,气如兰;珠圆玉润,仪态万千; 一顾倾人城,再顾倾人国;月眉星眼  月貌花容 ;玉软花柔   玉骨冰肌;掩映生姿  艳美绝俗;玉体香肌 ,妍姿俏丽;秀色可餐, 笑比褒姒;天生丽质,天姿国色。——这是形容古代美女的名言佳句。今天我所要讲的这位“鲜花”比她还要美上十倍、百倍。

年逾不惑,体魄强健;头发蓬乱,顶草戴土;脖颈较粗,转动受限;眼睛不大,炯炯有神;颧骨高耸,如同丘陵;酒窝深陷,酷似盆地;鼻孔向下,鼻毛外翻;黄斑牙床,酒气熏天;颜面挂土,浑身污秽。——这是内蒙农村一位大队长的尊容。

一朵“鲜花”真就插在了“牛粪”上。欲知事情原委,且听慢慢道来。

那是19693月,春寒料峭,乍暖还寒,北风在呼啸,冷风依然刺骨,沙尘漫天飞舞,吹得人们睁不开眼睛。一对中年夫妇带着四个女儿伫立在飞沙走石中,一家六口人衣衫褴褛,雪白的棉絮飞花在外,破烂的衣服千疮百孔,就像劫后余生一样,眼睛发出乞求的目光,显得那么呆滞,那么无奈,那么零散,那么无神。面容显得那么憔悴,那么消瘦,那么枯萎,那么苍白。这时,一阵寒风吹来,这对夫妻尽力用后背挡住,把上衣敞开,孩子们哆哆嗦嗦地蜷缩在破棉袄之下。我不知他们从哪里来?也不知他们到何处去?沿街乞讨,四处流浪,浮萍漂泊,无家可归。但有一点可以肯定:他们都是中国公民兼中国农民。

大队长把这一切看在眼里,疼在心上,话从口出:“快到队部屋里暖和暖和吧!大冷的天!”这对夫妻心怀疑虑地看了看大队长,心中在发问:难道这是真的吗?真的。天下还有这样的好人吗?有。在那疯狂的年代,在那躁动的年代,人性并未泯灭,良知尚存心中,至少在这边远的小山村尚且如此。纯朴、善良是农民的本色;同情、怜悯是农民的心地。大队长立刻让看屋子老头把“汽油桶”多添些苞米穰子,将火点燃。不一会儿,炉火通红,火光四射,浓烟随着粗大的烟囱毫无顾忌地升入空中。一家六口人围坐在“汽油桶”四周,大人在较远的地方烤火,与“汽油桶”保持相当的距离。小孩子则离得很近,恨不得把手伸进炉桶里,看屋子老头不时地提醒小孩子:“千万别烫着!慢慢地缓过来,一会儿就暖和了。”小孩子的手立即缩了回来。大队长关切的问道:“你们吃饭了吗?”

“没有,我们一天没吃饭了!”男子低头答道。

“赶快把保管叫来!”显然是对看屋子老头说的。

半个时辰过去,保管气喘吁吁的来了。“打开仓库!拿出炒米来!给他们沏些炒米,再煮点奶茶!”大队长冲着保管发话了。不一会儿,香喷喷的炒米,热腾腾的奶茶端到了炕桌上,一家六口狼吞虎咽,风卷残云,吃了个“肚歪”。大队长并没注意他们吃饭时的狼狈相,而是两眼直勾勾的盯着那刚刚年满十八的大姑娘,从头到脚打量N个来回,就差从外到里看个透了,对大姑娘垂涎三尺,色迷迷地看个不停,百看不厌,百瞧不烦。

“你们要到哪里去?”大队长随便问道。

“我们是‘盲流’,无处可去!”男子答道。

“那你们怎么办?”大队长进一步问道。

“我们也不知道,走哪儿算哪儿!哪儿的黄土不埋人啊!”男子似乎很想得开,就跟没事人似地。

“你们愿意在这村落户吗?”大队长问道裉结上。

“当然愿意,如果能行,那太好了!”男子喜出望外。

“我是大队长,说了就算。男子汉大丈夫吐口唾沫,到地上就是个钉!”大队长的身份透露出来了。

“真的,能行吗?”男子有些狐疑。

“这村我说一不二,谁敢说个不字?”大队长的霸气十足。

“那太谢谢你了!真是遇到了大救星!”男子感激涕零,磕头如捣蒜。

“起来,起来,赶紧起来!”大队长边说边扶男子起来。

“暂时先这样吧!你们先住在这儿,吃喝由队上管。”大队长这话是对男子说的,眼睛却瞅着大姑娘,这时大姑娘羞涩的低下了头。

不几日,好消息传来,一家六口落上了户,心里踏实了,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。但是,老住在队部也不是个曲子,总得有个安身立命之所,遮风挡雨之棚。这时,热心的大队长又来了主意:“反正我是单身汉,一个人也住不了三间房,你们要不嫌弃,就住在我家吧!”利好的主意,盛情的邀请,诚心的解困,顺水推舟的做法。对于饥寒交迫而又无家可归的六口人来说,无疑是雪中送炭,犹如炎热的夏天吃了冰淇淋,久旱的禾苗逢甘露一样解渴。这样一家人便顺利搬进了大队长的家。这一切那么顺理成章,没有丝毫的牵强附会;那么顺风顺水,没有一点儿矫揉造作;那么真心实意,没有半点儿虚情假意。

搬家倒没看黄历,也没选什么良辰吉日。好在一家人也没什么随身物品,更没有值钱的东西,只是空行六人。在大队长的引领下终于走进了“家”门。“你们住西屋,我住东屋。”大队长这样安排。按照当地农村的风俗,东屋住主人,西屋住客人,东为上,西为下,大队长这样安置是符合当地讲究的。“我们自己扫扫,收拾收拾!”男子抢先说道。

“不用拾掇了,我昨天已经拾掇完了,你看,那不是新买的炕席吗!”看来大队长早有准备。男子一摸,炕是热乎的,屋顶也不见塔灰,虽然多年不住人,但这样看来总算有点人气儿。一家人坐在那暖和的炕席上,喜上眉梢,笑得嘴都快咧到耳朵那儿去了。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一家人过着静谧的农村生活。

“结婚了!结婚了!”好事的娘们嚷嚷起来。

“谁结婚了?”消息闭塞的问道。

“大队长娶了个小媳妇!”

“四十一岁找了个十八的!”

“一朵‘鲜花’真就插在了‘牛粪’上!”

“那不,结婚大棚都搭起来了!”

“队长真有手腕!”

“为啥给他们落户?就是看中了那家的大姑娘!”

“你看人家姑娘多俊呐!”

“葱绿葱绿的,多嫩呐!”

“可惜了,怎么嫁给丑八怪了?”

“嗨,在人屋檐下,怎能不低头?!”

“钱不重要,权重要。”

“过去,有钱能使鬼推磨;现在,有权能使鬼推磨!“

“是不是逼婚啊?”

“怎么可能呢?人家两人亲自到公社扯的结婚证,双方自愿的。“

“大队长又没有拿枪顶着她后腰去登记!”

“这在咱村也算奇闻了!”

“甭说咱村,全公社也算头一号!”

“也不知姑娘她爸咋想的?”

“为了生活,可能也是没办法的事!”

“嗨,穷人啊,有啥法子呢?”

“如果你是穷人,你愿意嫁给有钱的,还是愿嫁给有权有势的呢?”

“都行,各有各的好处!”

“女人嘛,弱者,就是没钱没势,也得找个身体棒的,好养活自己啊!”

“嫁汉嫁汉,穿衣吃饭。”

“这不是爱情,是报恩!”

“这不给落户了吗?一家子生活也解决了!”

“花蝴蝶跟着老弓蚕,好白菜都让猪拱了。”

“甭管怎么说,人家队长心眼好。”

“虽然相貌不敢恭维,但是有一颗金子般的心。”

“好人有好报!”

……

“鲜花”与“牛粪”的婚宴在七嘴八舌和众说纷纭中落下了帷幕。久而久之,众人的舌头嚼烂了,嘴磨破了,也就不再说了。小村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,他们依然按照中国农村传统的生活方式,娶妻生子,繁衍后代。

日月如梭,光阴似箭,四十年过去,这件事一直萦绕在我的脑中,总想把它写出来,了却心中的记忆。请诸位评头品足,说东道西。今天看来,这事儿比起二十八嫁给八十二的“杨翁恋”来,不足为奇,可谓小巫见大巫。如此看来,年龄不是问题,相貌不是距离,夫妻二人只要相亲相爱,白头偕老就行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09-8-31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2)| 评论(1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