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aoshen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史海钩沉(七十九)  

2009-10-14 20:41:17|  分类: 史海钩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庞大爷

 

林德中

 

 

昨夜,我做了一个梦,梦见了庞大爷,一下子把我的记忆拉回到四十多年前。

庞大爷是尊称,很少有人叫他的大号,晚辈都这么称呼他;长辈却叫他“大老庞”。光秃秃的头顶,稀疏疏的头发,凹陷的眼窝,浑浊的瞳体,高耸的颧骨,一对酒窝儿挂在腮上,岁月雕刻的沟壑布满面部,两只耳朵有点向外支楞,走起路来一搧一搧的,固然赶不上猪八戒的大耳朵,但也算他少有的特征了。夏天,身披两侧开亓的家做粗布白色背心,下身穿着黑色长裤,一条红布带刹在腰间;冬季,头上顶着一个狗皮帽子,两只帽翅忽闪忽闪的,身着白茬羊皮大氅。在我的印象中,他好像永远都骑在毛驴上,走起路来一颠一颠的,他那经典姿势,他那标志形象,至今深深地印在脑海里。

有的说他官大。其实他的职务只是护林员,说大则大,说小则小。说大,管人,可以上到大队干部下至平头百姓;管物,漫山遍野的树木都归他管,封山育林,防止山火,责任之大,可以想见;说小,仅是一个护林员,小小芝麻官,连个组长都不是,就别提科长处长了,属于行政级别编外人员。

有的说他轴。面对滥砍盗伐,他挺身而出,奋力制止,力挽狂澜,与之斗争,不畏强势,不惧权贵,从不向恶势力低头,也不向违法者弯腰,他轴极了。一身正气,两袖清风,就连小孩子都怕他。

有的说他不近人情。他通情达理,又宽于待人。对待知青他从来都网开一面,坚决执行大队的指示,对于知青予以特殊照顾,允许知青上山砍柴,甚至可以刨杏树疙瘩。

有的说他缺少怜悯。瘫疤和哑巴是村里的五保户,他们几乎丧失劳动能力,缺少生活自理能力,无法上山砍柴,无力解决烧柴问题。每天庞大爷从山上回村,他那匹毛驴后面总驮着两捆枝柴,向五保户家走去,卸载院子里,码在柴垛上,一声不吱,悄然离开。

有的说他是文盲。其实不然,他出身于有钱人家,小时候读过私塾,《三字经》、《百家姓》、《千字文》、《幼学琼林》……尽管不明其意,也算念过。后来由于他厌学,便辍学了。在以后的六十多年里,他再也没有摸过书本,一直与土砬坷打交道。

有的说他粗鲁。在护林工作中,经常与违法者发生矛盾、口角,乃至肢体冲突。他一向以集体利益为重,说服当事人,斥责当事人,不管是皇亲国舅,还是布衣百姓,张口就是一通国骂。谁拿他也没办法,因为他行的直做的正,又是长者,在村里享有崇高的威望。

有的说他见义勇为。这是真的,有一天雨后,孩子在山坡上刨药材。一不小心,脚下一滑,一个孩子愣从山上骨碌下来,摔得个鼻青脸肿,顿时休克过去。庞大爷正在巡山,闻讯后立即将受伤孩子抱在怀里,骑上毛驴送至村里合作医疗站就诊,其家长磕头作揖,千恩万谢。

有的说……

永乐屯,我回来了!第一个心愿便是去看庞大爷。踏着飘零的杏花,踏着嫩嫩的草芽,踏着嶙峋的山石,踏着洇濡的枯叶,我苦苦地觅寻。在杏树盘根的山坡,在五颜六色的草丛里,在涓涓溪流的转山渠……啊,庞大爷,您在哪里?我询问过路的乡亲,回答说:“他走了……”。

庞大爷,您走了,您躺在哪里啊!我奔向故乡的山岗、小溪、柴林……

庞大爷,您在哪里?我对大山喊:“您在哪里?庞——大——爷”大山回荡着:“庞——大——爷”。

夫人听到梦呓,把我推醒了,梦完了。我赶紧把这故事记下来,写下了这篇文章。

 

 

2009-10-12草就

2009-10-13修改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6)| 评论(2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