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aoshen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他山之石(七十九)  

2009-10-11 18:45:49|  分类: 他山之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他山之石(七十九) - laoshen - laoshen的博客

 

最后的粮店

ELW

 

刚参加工作时,在西郊二里沟一座大楼上班,楼里是几家经营进口的公司,俗称为“进口大楼”。楼后是宿舍大院,中间是操场和一排平房,左边是粮店,右边是副食店,也因大楼而得名,分别挂牌为“进口大楼粮店”和“进口大楼副食店”。

当时,那地界较偏僻,商业网点很少,两个商店满足着居民的基本生活需求,曾经十分红火。在使用票证的年代,粮店是不可缺少的,每月发票证,买粮都离不开它。那粮店很大,前面是店堂,后面是仓库,店堂里总是打扫得一尘不染,左边是一个小房子,收银员通过小窗口发粮票和收款,右边是一排宽阔的柜台。店员的操作十分规范,顾客先在窗口交了钱和粮票,收银员在卡片上记录、盖章后,售货员过来签字、称粮,再用漏斗倒入顾客的袋子里。倾倒粮食时,总会提醒一句:“您撑好啊!”倒完后的习惯动作是,轻轻敲一下漏斗,让粮食颗粒入袋。

粮店平时顾客不多,只有每月25日发下月粮票时,人们才会在小屋的窗口前排队;还有秋天白薯上市时,运白薯的卡车一到,居民们就在粮店前排起了长队。一斤粮票买五斤白薯,既能尝鲜又能果腹,难得呀!

粮店的营业员熟悉院里的居民,凡是老弱病残,每月必将粮票和粮食送上门;哪家的粮票迟迟没来领,经常托人带信;哪些顾客有特殊需要也格外留心。当时供应的大米多是0.145元一斤的机米,知道我家有南方人,每逢店里来了0.2050.215元一斤的好大米,总是托邻居通知我来买。

地震时,如何面对抗震,粮店又赢得了居民的好评。那时商店大多关门,而粮店却每天开门,夜里还有人值班。居民们都在操场上搭棚避震,闲时就同粮店值班人聊天。说别人都回家搭抗震棚了,你怎么还值班?人家觉悟就是高:“这是为人民服务,人不能一日不吃粮食,再说了,咱是国家干部,粮库重地,也离不开人哪!” 当说到“国家干部”四个字时,脸上流露出骄傲的表情。从此,我才得知粮店直属区粮食局和粮油办事处,是属于国家干部编制。

后来,改革开放了,这地界也繁华起来,周围新建了不少商店,副食店开不下去就关门了。而粮食还是国家统购的物质,粮店依然存在,但随着人们生活的提高,对粮食的需求越来越小。接着,粮票废除了,粮食供应放开了,粮店开始走下坡路,于是又新增供应半成品和熟食。再后来,各公司纷纷搬出去另盖新楼,我们家也搬出了宿舍大院。这家粮店的命运如何,也就不知道了。

新世纪伊始,“进口大楼”变成了五矿集团,宿舍大院的平房和老楼拆了,建起了几栋塔楼,“进口大楼”这个名称也渐渐被人遗忘。也许是偶然,在我外孙女上小学那年,女儿家又搬进了这个大院,而我得过去照顾。多年后又踏进这个院,发现变化很大,已找不出旧时的痕迹。原来的操场上盖起了一座幼儿园,一楼开设了一溜店铺,有小超市、蔬菜水果店、小吃店……那些店的货箱、凉棚、桌椅、甚至垃圾占据了门前的空地,但是只有一家除外,门前十分洁净,店门紧闭,门边一块小木牌已经掉了漆,走近仔细一看,竟然是:“进口大楼粮店”六个大字。久违了的老店,竟然还存在!

我好奇地走进店里,店堂狭小,里面的顾客却不少。这里只卖大米和富强粉,都是散装的,此外,还卖馒头等熟食。店里一男一女两位店员似曾相识的样子,当他们认出我是二十年前的老顾客时非常兴奋。我得知,这是个只有两个职工的店,男的是经理,女的是副经理,还雇有一个临时工。

正说着,临时工端着一屉热气腾腾的大包子走出来,顾客们一拥而上。正好我的午餐还没着落,也买了两个。经理指指旁边的椅子让我坐下慢慢吃,还用纸杯给我端来了一杯开水,原来,狭小的店堂里还有一排供专顾客休息的椅子。包子的个儿特别大,味道不错,薄皮大馅,肉鲜菜嫩,一元钱一个,真实惠!他们先后端出了三屉包子,分别是猪肉茴香、韭菜和白菜,一会儿就卖光了。

后来,经常到这里买熟食,顺便和两位店员聊天,我得知,他们做的熟食还一直采用古老的制作程序:发面不用市售的发酵粉,说是信不过,而是用老面肥做引子;做包子不用粉碎机,说是粉碎了的菜没味道,而是用刀剁,早上总能听见那剁馅的咚咚声。我想,他们制作的熟食如此受欢迎,恐怕和传承了这些老的工艺不无关系。

后来,我经常到粮店去买散装的米和面,发现米特别好吃,面特别筋道,就询问面粉的牌子,听说是“古船”,就说,我在超市买过,但绝没这里的好。经理笑了,说起了他的“生意经”。他告诉我,眼下古船在各地兼并企业,不少厂用了古船的牌子,而品质却参差不齐,正宗的是北京某面粉厂,他们就坚持只买那个厂的货。还告诉我,不能盲目信“东北大米”,东北那么大,哪儿可能都好,况且种水稻与水土有关,最好的是吉林某厂的,他们一直进那个厂的货。还说,他们进货的原则是只认厂家,不看价格,在粮油系统干了一辈子,这点儿经验还是有的。说着,脸上露出一丝骄傲。

目前,街上卖粮食和熟食的比比皆是,竞争十分激烈,可这家粮店却非常低调,那用了几十年的小木牌直到奥运前才被迫摘掉,换成了门上方的大招牌。对商品他们从不主动宣传,也不张贴海报,且常年品种不变,价格稳定,包子一元一个,夏天菜便宜时如此,冬天菜贵了也如此,经理说:“咱与那街头小店不一样,他们是赚钱,我们是为民。再说了,我拿着国家的工资还去赚钱,情理不容!所以再难,价格绝不能变!”我听了十分感慨,心想,如今这样的商家真是少见。

后来,我把这些讲给我妹妹听,让她尝了粮店的米面,她拍手称好,还特地从北郊开着车来买整袋的面粉和大米。后来,新盖的楼里搬进不少新住户,粮店经理破天荒拿这事做起了宣传,他对新顾客讲:“我们是国营的,这粮食好坏我不说,让事实说话。不瞒你们说,有顾客竟然开着车从北郊大老远到这儿来买米面,这是为什么?是对咱国营店的信任!”

粮店每天早上8点开门,卖完了当天制作的熟食下午早早就关门下班。刚搬到那里时,国庆长假前一天,我中午去买馒头,却发现已经关门了,而且整个长假期间都关门,且没有告示通知,不免有些懊恼。节后与经理说起此事,他一听就道歉,说老顾客都知道,而忘了提醒我,每逢长假前一日下午和长假期间都关门。还说:“我们是国家干部,法定假日是跟着国家规定走的。”虽然说这段话时充满歉意与内疚,但说起“国家干部”四个字时却情不自禁流露出了一丝自豪。从他口里得知,在原单位他们曾经是最年轻的,眼下是最后的两名在职职工。

后来,听他们说起要退休了,还各自憧憬着如何回家以享天年。今年夏天,外孙女在我家过暑假。秋天开学后,到粮店去买粮时才发现,粮店已经关门了,开门营业时低调,关门依然是低调,没有任何通知和告示。我想,这最后的粮店悄然消失了,想必是因为那最后的两位职工退休了……

面对紧闭的大门和铁锁,我思绪万千,虽然看惯了街头小店走马灯似的今天开,明天关,而这家店的关闭却给我带来了淡淡的惆怅,在我的心里,它似乎意味着一个时代的终结,那值得回忆而刻骨铭心的时代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2)| 评论(3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