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aoshen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他山之石(十一)  

2008-09-15 19:28:23|  分类: 他山之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读“梦回永乐”有感

ELW

 

拜读了Laoshen的“梦回永乐”三集,作为局外人也是感慨万分,思绪万千,几分欣喜,几分忧虑,不少联想、回忆涌上心头,按耐不住,想再借Laoshen的平台述说几句。

四十年岁月,弹指一挥间,最令人欣喜的是鲁北的变化。文中提到四十年前知青对通辽生动而诙谐的描述“一个警察俩岗楼儿,一辆汽车跑两头儿,一个公园两只猴儿”。如今,从众多知青的博文和照片上看到,通辽下属的鲁北镇确实有了翻天地复的变化,高耸的楼房,豪华的酒店、宽阔的道路,颇具现代色彩的中华广场……称得上是旧貌换新颜。时代在前进,社会在发展,令人欣喜。

令人欣喜的还有,永乐屯的老乡终于“鸟枪换炮”住上了砖瓦房。这使我想起,上个世纪五、六十年代,学校组织下乡“访贫问苦”,老乡在忆苦思甜时曾说过,解放前,只有地主老财才能住上砖瓦房。如今,永乐屯的乡亲们也过上了地主一样的物质生活,应该令人欣喜。可是再一想,又添了几分忧愁,特别是看到知青们拍摄的照片,瓦房与土房交错的村落,坑洼不平的道路,当年知青的陋室……,如此残破,如此凄凉,不禁又感叹,如今什么年代了?解放都快六十年了,改革开放也有三十年了,而永乐屯外观的改善仅只是从泥土房到砖瓦房,恕我直言,这似乎与鲁北的变化有点儿不同步,速度是不是慢了一些?六十年,半个多世纪呀!

读到村里“带头致富”的书记,还有他那外墙贴着白瓷砖的农家院,也有几分欣喜。村里有了致富的带头人,大家就有了奔向小康的榜样。不过,这“风水”轮流转却让人添加了几分忧虑,原来“调皮捣蛋”的奔小康,“五好社员”成了贫困户,与城里的“劳模下岗”倒是有几分相似。然而,当年的“五好社员”如今生活得如何,文中没有述及,想必是时间仓促,来不及访贫问苦。不过,这部分人的生存状况甚为令人忧虑。文中触目惊心的一句是:“和我们年龄相仿的社员大都已经作古,访旧半为鬼’。这不仅是伤感,还令人反思,在城市居民平均寿命正在奔向八十,而在偏僻的农村,不到六十就作古,何等的反差!也多少折射出生活在农村最底层老百姓的现实状况与生存质量。

前不久,与一位刚从国外回来的朋友驱车去金源购物中心,朋友带来了九岁的儿子。路上,那男孩惊呼:“哇!真豪华!”我一看,是区政府,过了一会儿,又是一声惊呼,我再转身一看,是区公安局。朋友感慨地说,对此,他已司空见惯,回国后去了几个城市,不论到哪儿,市里最豪华的办公楼必是市政府,区里最豪华的必是区政府,如此类推,县里、镇里、乡里……,这是典型的中国特色。

朋友的话深深地触动了我。想起在国外工作期间,经常与当地政府机构打交道,虽然是发达的工业国,但办公楼却十分普通。比如德国的经济部就坐落在几座老旧的楼房里,外表与街面上其它建筑没什么区别,里面楼梯很旧,走廊并不宽阔,房间也算不上明亮,虽然办公与会客在一起,家具却很简单,一张长桌,几把椅子就会客。给我印象最深的是,政府机构所用的办公用纸都是回收加工的再生纸,质地粗糙,颜色微暗。每天,从收到的众多邮件中,可以毫不费劲地认出这些函件来。楼内的生活用纸,比如卫生间也是类似廉价的纸。一位中国同事评论说“太丢分!”为此,我曾询问一位德国朋友,回答却令我惊奇,他说:“原因很简单,我们不能多花纳税人的一个芬尼。”

写到这里,记得曾读过一篇报道,说中国资产在XXX亿美元以上的富翁数量在世界排名第五,是挤进前五名中唯一的发展中国家。不禁感慨,中国在发展,在强大,在不断靠近世界强国之列,然而,与此同时,城乡差别、贫富差别也不断加大,这是长期困扰而又难以解决的社会问题。由此,我又联想到,曾读到一篇西方对普京的评论,说他所以受到俄罗斯民众的爱戴,原因之一就是他能让生活在底层的人群分享社会的财富。当然,在这方面我们中国也在进步,前曾读到一则新闻,成都市政府为抗震救灾决定拍卖位于市中心广场的豪华办公楼,虽然未见后续报道,但我仍为成都市政府的决定而欢呼。

读过Laoshen的文章,最令我忧虑的是教育状况。如文中所述,学校七间教室除一间有桌椅外,其它有的变成了仓库,有的空空如也,门窗不整,一派衰败景象。来上学的孩子没几个,凑不齐一个班,而且村里只能上到二年级,因为老师只能教到二年级。可悲之极!

读到这里,使我回忆起上个世纪五十年代,那时,中学生经常下乡劳动,印象中,当时的农村小学热闹非凡,白天学生上课,晚上识字班开课。看到白发苍苍的老爷爷、老奶奶在汽灯下埋头听课的景象令我非常感动,我曾把他们作为发奋读书的榜样。如今半个世纪过去了,识字班没了,连小学都办不下去了,由此生成了一批批越来越年轻的文盲。社会是在进步吗?历史是在前进吗?

纵观二战以后的世界,凡是最早摆脱战争阴影,迅速崛起的国家,无一不把教育放在十分重要的位置。翻开我国的历史,也是所见略同。宋代苏洵言:“教化之本,出于学校。”其子苏辙曰:“古者以学为政。”“札记·学记”中也说:“建国君民,教学为先。”古人都把学校教育作为政治的出发点,作为建国和治国的首要措施,古人说得、做得,我们为什么不去说、不去做呢!

Laoshen说得好,梦毕竟是梦,只是真实的幻影,圆梦之旅圆了当年知青魂牵梦绕的思乡之梦,也留给了大家很多思考。如今,梦醒了,真该考虑考虑应该做什么,怎么做,这才是圆梦的真正意义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