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aoshen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“圆梦”之旅(二)中  

2008-09-04 21:54:57|  分类: “圆梦”之旅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梦回永乐(中)

 

大队部就在村东南的小学校里,那是一个相当于当年我们三队两个场院大小的院落。两排砖房每排七间,南面一排是学校,七间教室除一间有桌椅外,其它有的变成了仓库,有的空空如也,门窗不整,一派衰败景象。后来听说,来上学的孩子没几个,凑不齐一个班,而且村里只能上到二年级,从三年级起就得到香山镇上学了,因为老师只能教到二年级。

另一排房东面三间就是大队部,里屋一个长条桌上摆放着沙果、李子、杏儿、苹果等老乡自家树上结的水果,我们的座谈会就在这里举行。

其实一到这个院落的门口,我的眼泪就忍不住的往外涌。不是我对这个院落有太深的感情,这是大队的新址,旧址在村子中央,学校原来也在村子的西北,泪就是有,也会挥洒在原来的地方。当然也不是为迎接我们的阵阵鞭炮,而是我见到了70多岁老泪纵横和我们一一拥抱的原二队孙占山队长,见到了曾经在村东小河边把那件贴身的红背心脱下来送给小S的当年的痴情女子,现已年近花甲的XXX,见到了我记不起名字的泪眼迷离迎接我们的乡亲们……

为了不让人看到我的眼泪,我找个借口赶忙向远处走去,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。等我回来的时候,座谈会刚要开始。没有长篇的开场白,书记简短的几句话后,时间便留给了我们知青。从“村长”林景林起,每人依次发言。说起往事,说起当年乡亲们给我们的温暖,说起我们那份难以割舍的思念,人人都十分动情,尽管李振常一再说谁都不许哭,但发言还是被一声声哽咽不时打断。男儿有泪不轻弹,在那个饥肠辘辘的年代,吃着贴饼子就盐粒我们没落泪,镰刀割在腿上,深可见骨,我们没落泪,可是这次就像四十年的泪水积攒在了一起,一下子汹涌而出,再也无法控制。

我们的热泪,一是为了那留在这片土地上的难忘的青春,一是为了在我们艰难困苦时给过我们帮助的乡亲,还有永乐屯对我们一生如影随形的影响。现已是正局级干部的鲍初建上大学后主动二次插队,就是要报效自身贫苦却给了她无私帮助的农民弟兄。刘穗生有永乐屯大碴子饭垫底,吃苦耐劳融进了他的血液,工作后年年先进。吴镝回城后参加劳动,一袋水泥夹起就走,永乐屯的慢手成了单位的劳动能手。谁能说这不是一种人生的财富?曾有人问我,你们到底为什么哭?我只能说,我们的泪水中蕴含的东西太多了,这个答案在每一个人的心底,心底的东西只能靠心去体味。

为了表达思念和感谢,我们向乡亲们献上了我们的礼物:一幅一米七长由林德中书写的“难忘第二故乡”的书法作品;两个来扎旗前我们的集体照镜框,照片上面印有“永乐屯知青四十年合影”字样,下面是每个人的名字;给学校孩子的一百个多功能尺及一些小饰品;李振常的扎旗老照片光盘。

原来一队队长王成本代表乡亲们发言。我们谁也没想到,这位年过花甲的老队长竟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,本以为是发言稿,谁知是一首诗,一首这位老队长自己作的诗: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王成本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金杯银杯盛满金六福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兄弟姐妹欢聚高高举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梦还永乐凯歌奏,

 屈指一数白了头。

 一九六八八月二十六日来插队,

 二〇〇八月二十六日再重游。

 回忆当年乡情实难忘,

 再看今朝祖国江山秀。

 广阔天地奉青春,

 大有作为赤子心。

 奥运成功逢喜日,

 知青自远方来不亦乐呼!

 

掌声、笑声中,老队长竟给我们知青鞠了一躬,让大家的眼睛又蒙上了一层雾水。最后还是书记转移了话题,向乡亲们讲了我们这次圆梦行动办的四件事:出了一套书,演了一台节目,种了一片知青林,还准备制作一套光盘,同时也把知青网站的事向大家说了,让我们的心情在午饭前稍微平静了一些。

饭桌上,乡亲们一个一个问起没能和我们一起来的知青:张大庆、张东汉、焦益民、王新民、王利民、孙茜、刘舒红、金守中、魏玉琨、马蕴慧、郭黛、李保军、林德中、马树奎、马连贵、贾明珠。他们一一叫出了这些人的名字,询问他们的生活和工作,说着这些人当年的故事,就像讲昨天的事情一样。我知道,虽然人到这把年纪,记忆中昨天的事情就像遥远的事情,遥远的事情就像昨天的事情,可那必然是难以忘怀的遥远的事情啊!

这时,林德中从北京打来电话,向乡亲们问好。或许,这是一个引子,引起了永乐屯两个“骄子”——时任旗经委副主任的康万和时任旗文广局副局长刘才的感慨。他们管我们所有的知青都叫老师,因为他们是张大庆的学生。他们说,他们的成长得益于张大庆老师的教导,也得益于所有知青的熏陶,知青是他们永远的老师。

“知识青年到农村去,接受贫下中农在教育,很有必要”的话犹在耳边,两位“骄子”真心之语话说当面,我不由顿生感慨,这本社会的《矛盾论》该怎样解读?

饭后,我们婉辞了大队的其他招待和安排,分头各自寻梦,这是大家来前就商定的。一是不能给村里增添太多的麻烦,二是这里留下了我们太多的记忆,我们要循着记忆的足迹,寻找我们青春的梦想,寻找那刻着我们当年梦想的痕迹……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