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aoshen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史海钩沉(九)  

2008-08-19 17:50:44|  分类: 史海钩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搭     

        林德中

 

从内蒙古扎鲁特旗鲁北镇到通辽市距离有400余里,票价45角钱。这点钱现在看来微不足道,但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低工资制的计划经济年代可真叫钱了。当时,我等一行十人为节省开支降低消费,决定搭车。

那是一九七二年春节将至,归心似箭。“回家,回家”的声音无数次地萦绕在耳边。回家是一杯醇厚的酒;回家是一瓶香甜的蜜;回家是一段幸福的路;回家是一种浓烈的情。有家的滋味真好!

我们背着黄书包,扛着手提包上路了,从永乐屯出发,穿越小黑山,潜入鲁北镇,夜宿接待站。四十里路风尘仆仆,筋疲力尽,只好上炕歇息了。渐入梦乡,酣至夜半,忽闻喊声:“快起!快起!都三点多钟了,听说5点钟就发车了。”一句话提醒了我们。大家叽里咕噜地赶紧爬起来,根本顾不上洗漱,背上行囊向停车场奔去。

在鲁北镇西街路南,有一个偌大的停车场。我朝里一望,足有四、五十辆解放牌大卡车。高兴极了,心想:这车将成为我们的交通工具,有车就不怕上不去,就是它了!汽车都整整齐齐地趴在地上,没有丝毫启动的迹象。看了一下打更屋里的座钟,才凌晨三点四十分。肯定是来早了。正值寒冬腊月,冰天雪地,北风呼啸,寒风刺骨。冻得大家直打哆嗦,只好靠着北墙避避风,但室外气温没有升高,仍然无济于事。“不行咱们上屋里躲一躲吧!”聪明的景林想出了高招,大家全票通过。于是我们大胆地敲响了门,“谁呀?”更夫问道。众人答曰:“想到屋里暖和暖和!”无人回音。一会儿只听得屋里“嚓嚓”的脚步挪动的声音向门口传来,众人闻声欣喜若狂。“吱扭”一声门开了,我们不容分说蜂拥而入。顿时一股热气迎面扑来,眼镜蒙上一层薄雾,一股暖流涌上心头传遍全身。一间五、六平方米的小屋瞬间充满了人气。大家无地儿可坐,只得站着,能享受到这立锥之地的高级待遇也就心满意足了。

老座钟“滴答滴答”不紧不慢地走着。好不容易时针指向“5”字。扎旗冬季的5点,应该是黎明前的黑暗。大家开始摸黑向车场门口挪动行囊。众知青往门口一站,大有“一夫当关万夫莫开”之势,有的司机开始发动汽车,黑暗中的两盏车灯格外刺眼。一会儿,这辆车缓缓向门口方向驶来。我们兴奋喜悦,心想:必须好好跟司机谈谈,搭上这车。但怎样才能说动司机呢?众说不一,有的说:好言相劝;有的说:送点土特产;有的说:给2块火石;有的说:送盒烟;有的说:干脆咱们就一字排开,跪在大门口,挡住去路!可以说我们绞尽脑汁,就当时的智力而言,所能想到的办法极尽之至。说话间,卡车已经行到我们眼前。“师傅,您去通辽吗?”众知青异口同声地问道。答曰:“去右中旗,不去通辽!”我们是理智的,不能强人所难,于是放过了这辆车。我们如此这般截了无数辆车,其说法大同小异,其结果都是拒载。看着一辆辆车从眼皮底下溜掉,看着场内一辆辆车减少,抬头再一数,场内只剩两辆车了。众知青急了,不行,说什么也得截住下辆车。又一辆卡车驶来,我们不由分说,把行囊往车厢里一扔,“蹭”的一下就上了车。这时,司机下来了,生气地说:“不去通辽,你们不下来,我就不开车!”央求、哭诉、送礼……一概没用,真可谓:撼山易,撼司机难。眼看着今天搭车就要泡汤。不行,众知青铁下心来:“你不开,我们就不下车!”就赖在你这车上了。司机在更夫屋里喝茶抽烟,我们则在那凛冽的寒风中站立。双方僵持不下,又无人居中调解,更无人增援。眼看着时钟已经指向早8点,我们无奈,方向盘不在手中。司机耐不住了,又出来哄我们下车。就在此时,另一辆卡车从场内驶出,“卡喳”一声停在这车的旁边,平行并列,并驾齐驱,那架式尉为壮观。司机师傅从驾驶窗口探出头来,喊道:“你们都上来,我去通辽!”一句话给大家说懵了,“真亦假来假亦真,假亦真来真亦假。”大家喜忧参半,难辨真伪。有的半信半疑地盯问:“师傅,您真去通辽?”答曰:“真去通辽!”有的狐疑:“您不会给我们扔在半道吧?”“你们放心,我去通辽!”司机的话如此真诚,可是有的知青还是心存疑虑,莫非天下有这般好事?此时,众知青出现三派。坚定派,一部分知青已经上了这车;动摇派,一部分知青还在原车上不动;典型的骑墙派,两腿跨在两个车厢护栏之间。“我有亲戚在北京!”一句话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,解除了我们的疑虑。“他乡遇故知”的故事我们曾听说过,但没亲身体验过。“老乡见老乡,两眼泪汪汪”的应验竟在眼前。“动摇派”过来了,“骑墙派”也过来了,众知青都变成了“坚定派”。上了这位好心司机师傅的车,开往通辽的车终于上路了。一路上我们与司机隔窗聊天,得知司机早年是北京人,五十年代支边来到通辽,一直心系故乡,所以见了北京人格外亲。卡车经过400余里的颠簸,终于顺利抵达通辽。千恩万谢,难舍难分。互留下通讯地址和姓名,告别了这位好心的师傅。

过年后,当我们再次返回通辽时,特意到司机家里真诚地答谢,送去许多“北京货“。从此,北京知青在通辽又多了一位好朋友,“在家靠父母,出门靠朋友“这句话用在这里极为贴切,甚为妥当。

在我的一生中,如同横垄地拉车——步步是坎。搭车奇遇只是其中一个小小的插曲,而且有贵人相助。“一个人生容易,活容易,生活不容易“。这是我历尽沧桑的人生体验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08813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