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aoshen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打开尘封的记忆(十八)  

2008-08-10 09:29:36|  分类: 打开尘封的记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打    

 

从初中起就迷上了篮球,到高中时,打篮球已成为我除学习之外的最主要的生活内容。插队后,无可奈何地与篮球告别了,生活里因此缺少了一项主要爱好。

香山公社举行篮球联赛时,我已不在永乐屯。没能参加联赛,着实让我遗憾不已,好在军管会也有几个喜欢打球的,自我们几个知青去后,便组建起了一支由知青和军人为主体的篮球队。

我们这支球队能够上场的只有6个人,当地人老图、我、李里江和3个军人:老井、大李和小李。别看人马不多,战斗力却不弱。首战打败了“全副武装”的旗武装部队,次战赢了小有名气的鲁北中学队,于是军管会篮球队便在鲁北异军突起,让人不敢小觑。

赢球主要靠实力。我们6人中,老井和大李身高都在一米八五左右;李里江是第三高度,也有一米七八;高度上不比别的队差。老图虽然40多了,但依然身手矫健,有速度,是把快攻好手。小李最矮,但敦实有劲,手快,善断球,给我们的快攻创造了不少机会。我是组织后卫,在中学就是校队主力的我,对付旗里这些力气大于技术的对手可以说游刃有余,一个假动作就能让这些“老实人”上当受骗。那时,谈不上战术,“八仙过海,各显神通”就解决问题了。

我们遇到的最强劲的对手就是旗医院队,那是由后来扎旗男篮教练祁鹏领衔的球队。比赛那天,鲁北唯一的灯光球场四周挤满了前来观战的人们,正面的木制看台上,两方单位的领导也前来助阵。在人们看来,这是扎旗直属单位篮球队的“龙虎之战”。

哨声响后,激战开始。医院队果然不凡,虽然他们没有高大中锋,也没有“拼命三郎”,但一交手我就看出这是个不好对付的对手。灵魂位置——控球后卫当然非祁鹏莫属,只见他不慌不忙,球到前场后,三传两传就到了我们的空当,让我们的大个儿有劲使不上。防守祁鹏,贴近了他能过人,贴远了他又“有篮儿”,真有点防不胜防。好在我们也有杀伤力,你来我往,上半场我们还领先两分。

谁想下半场风云突变,对方一改沉稳的阵地战,频频发起快攻。本来中场休息时,我们已经商量了对付祁鹏的补位办法,结果还是计划赶不上变化。就在这不可预料的变化中,我犯了一个不可预料的错误。

那是对方的一个快攻。祁鹏一个长传,球到了我们后场,对方的一个小个子已经潜入我们的“腹地”。我是后卫,退守得快,一个“泰山压顶”封了上去,几乎同时和他触到球。因为我比他高一些,跳起来手掌又是从上往下按,势沉力猛,只听他哎呦一声,身体随着球落地也倒了下去。当他站起来时,手指已经不能动了,一层汗水挂在了他的额头。我听有人说“可能骨折了”,随后那人便被送回了旗医院。

我坚持要跟着去医院,但被祁鹏拦住了,还一劲儿安慰我。比赛继续进行,我已无心恋战。那场球谁输谁赢我不记得了,只记得被我弄折手指的是旗医院的副院长。后来我去医院看望他,他丝毫没有埋怨,却不住地称赞我的球技,还说等他手好后还要再和我们打一场。

那场比赛后不久,扎旗篮球队就成立了。队员大部分是从公社联赛中选拔的,也有几个从旗直属单位调去的。祁鹏教练曾到军管会要过我,但军管会领导以我工作脱不开身拒绝了他。正当我已经觉得去篮球队无望的时候,旗“一把手”尤政委亲自来到了军管会,我喜出望外地成为了旗篮球队的一员。

从此,那一个多月的“专业”球员生活,便成了我插队生活的一个愉快难忘的插曲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3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