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aoshen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打开尘封的记忆(十七)  

2008-08-06 17:18:40|  分类: 打开尘封的记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蒸  尸

 

这是我的神经被多少次刺激中的一次,以至现都不愿意回忆。死者是个不到三十岁的农村妇女,因家庭琐事一时想不开,跳井而亡。

我到现场时,人已被打捞出来,就放在井边。那是冬天,死者的一身棉衣棉裤已冻成冰坨,头发和脸上结满了冰,整个一个冰人。见旗里来人了,大队干部、死者亲属都围了过来。婆家的人哭天抹泪,娘家的人不依不饶,哭着求我这个“青天大老爷”给他们做主,为死者伸冤。

因接到报案时,我们已经知道案情比较简单,领导就派“勤务兵”小张开着摩托和我一起出警。小张才十五岁,不是军人,是旗委某人的孩子,在军管会帮忙。当时军管会有两辆摩托,一辆吉普,小张的工作就是开车和勤杂,因他总穿一身旧军衣,都叫他“勤务兵”。小张是不参与办案的,所以事情就落在了我一人头上。

除去向有关人员了解情况,做证言笔录外,难题就是尸检。一般非正常死亡都要有这个程序,何况现在娘家非说婆家虐待了她,还打过;婆家当然不认账,说是她自己想不开寻短见的。至于是否虐待,打到什么程度,必须通过尸检验证。但是尸体已经是个冰坨,衣服解不开,皮肤没弹性,如果真有硬伤,伤口多深,骨折与否,都无法判定,怎样验尸?我了解到大队有间房子,里面有口大锅,还有个直径一米五的大笼屉,于是决定蒸尸,以化开冻成冰坨的衣服。

大队找了两个胆大的小伙子,把人抬到笼屉上,不盖盖,点火就蒸。我则在队部继续了解情况,询问有关人员。过了一会儿,有人请我去看尸体,说从水烧开就改了小火,到现在估计差不多了,怕时间长了把人都蒸化了。我告诉他们只要衣服上的冰化了就可以了,让他们去看看,结果没人敢去。

两个小伙子就蹲在屋外,连看也不敢往屋里看。我打开门,里面雾气腾腾,伸手不见五指。顺着灶台的方向摸过去,边走边用手探路,一下子摸到了一个滑不唧溜的东西,是死人的脑袋!我心里轰的一下,脑袋立刻大了,差点喊出来。一面心里打鼓,一面强作镇静,对自己说可不能露丑,人家都看着你呢!死人满脸是水,头发松软了,一摸手上粘呼呼的,我顿时觉得心里翻腾,想吐。咽了口吐沫,强忍着,绕到侧面,伸手摸摸衣服,还有冰,衣服还有点硬。手没蒸坏,摸着也没掉皮,不过到火候了,不能再蒸了。心里有了数,我小心地退了出来,出门后一脸镇静。就见那两个小伙子瞪大了眼睛看着我,那神情好像在问,你哪来的这么大胆子?我真想告诉他们,胆子都是逼出来的,不害怕是假话。可是不行,还得摆出一副唯物主义者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。

我让家属把尸体抬到另一间房子里,只留娘家、婆家各一人看我验尸,其余人等全部退出。婆家自然是死者的男人,娘家是死者的姐姐。解开衣服先验正面,基本没有外伤,胳膊、腿、锁骨、肋骨完好,鼻子、嘴里全是泥沙,没有异常。作尸检记录、拍照后把人翻过,检查背面。这时,两道像是鞭子抽的红印出现在死者的后背上。死者姐姐见状立刻嚎哭起来,扑向她妹夫就要厮打,让我一声喝住。告诉她,如果妨碍我工作,一切后果由她承担。虽然当时我才23岁,毕竟是“衙门口”的,在当地真有点令行禁止的威风,死者的姐姐立刻老实了。

尸检过后,我找到大队干部,向他们通报了情况,让他们去做娘家的工作,并把死者的男人找来,由我和他谈话。对娘家工作的重点是指出军管会严厉地批评了男方,但那点伤够不上犯罪,人也不是谁害死的,他们一听便心领神会。我对死者男人的工作就容易多了,一是告诉他他有责任,二是告诉他怎么追究看娘家的要求和他的态度。我知道,死者男人和我谈话后必然去找大队求助;我也知道,怎么撮合两家,农村干部比我有办法。果然,不用我多费口舌,事情一个晚上就风平浪静了。

回到军管会后,小张把我怎么让蒸尸的事绘声绘色,一通宣传,当然夹杂着他对事情的渲染和对我的赞誉。一时间,我成了大家议论的话题。虽然和大家谈论时我轻松自如,但独自一人回想时还不免惊怵。那件事深深地留在了我的记忆里,所以回到北京以后,我绝不想再去做公安,那段生活在我离开扎旗后就划上了句号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3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