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aoshen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打开尘封的记忆(十六)  

2008-08-04 19:20:09|  分类: 打开尘封的记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“监  斩”

 

到军管会不久,我就赶上了一件轰动鲁北甚至轰动扎旗的大事——处决杀人犯S。

S是个奸情杀人犯,40多岁,和外村一个有夫之妇勾搭成奸,并在这妇人家里趁其夫熟睡之机,用镐头砸烂了他的脑袋。这个色胆包天之徒笨得出奇,下手后既不处理尸体也不伪装现场,没事人儿似地回到家中,把血衣一藏,以为没人会找到他。那妇人竟也回娘家躲事去了。

案子破的相当容易,现场简单,线索分明,当天就把这对男女拘了起来。没费劲儿,S就全秃噜了。那个女的倒比S镇静,据说开始还一问三不知,怎奈他俩如何合谋、在哪儿合谋,几次合谋S全招了,人脏俱在,岂容抵赖?最后杀人者S被判死刑,那个女合谋者被判无期徒刑。

我到军管会时,案子已经结案,盟里也已来人复核过,只等省里“斩立决”的批文了。

执行那天,小小的鲁北镇沸腾了。当天早晨贴出的在S名字上打着红勾的“告示”告诉人们,这个杀人犯今天伏法。下午4点,一辆卡车缓缓驶出军管会的大门。车上立着一个木笼子,木笼子里“站”着五花大绑面无人色的S。他后背上插着一个写有“杀人犯XXX”的牌子,猩红的大红叉子格外醒目。笼子很窄,将能装下一个人,一根绳子把他和木笼绑在了一起,使他瘫软的身子能够直立在笼子里。

刑车前面是两辆摩托车开道,先在鲁北镇游街示众,然后开向刑场。刑场在一个山坡上,约有四个篮球场大小,三面站满了围观的人群,一面是山坡。治安组分别把守四角,维持秩序。我和乌力吉在刑场中央,陪着组长监察现场。除军人外,我们都身着警服,腰别短枪,高度戒备。

一会儿,刑车到了。S被拖死狗一样拖到刑场中央,低头跪在那里。没有挣扎,没有喊叫,甚至连头都没抬一下,似乎他已经没魂儿了。周围的群众都屏住呼吸,静静地观望,只等那最后的一刻。这时,两辆吉普飞驰而来,从一辆里走下来军管会的最高领导Z和旗武装部部长,另一辆下来三个带着大口罩、手持7.62步枪的现役军人。

按当时的规定,枪决由旗武装部负责执行,军管会负责组织和监察。三个军人已把枪口对准S的脑袋,枪口离脑袋竟只有半米!我就站在这三个军人的侧后方,离S也只有两三米距离。只听旗武装部部长一声令下:“执行!”侧面一个军人手中的小红旗向下一挥,三支枪同时响起。我看见S身子向上一仰,随即向前扑通栽倒在地。

三个军人打完枪后,快步离开刑场,头也不回,坐上吉普飞驰而去。我和乌力吉随组长来到S身边,只见他嘴里扑扑地向外喷着血沫子,脑后只有一个枪眼儿,左肩还有一个枪眼儿,另一枪打在了地上。我们的任务是尸体的现场拍照,但人没死怎么拍照?领导下令:“补枪!”C掏出一把“驳克”,照着S头部连发四枪,S终于一动不动,连气都不喘了。

照片拍完后,大队人马就撤了,群众也三三两两相继离去,但S的家人却未见踪影。尸体没人收领,就得继续看守,领导安排侦破组和治安组各留一人,我和刘建新自告奋勇一起留了下来,等侯S的家人来收尸。

天色渐晚,除去我和刘建新,山坡上已空无一人。我们眼前只有一具被毙的尸体和一片褐色的血迹,直到天完全黑了下来,也没见有人来收尸。黝黑的旷野静得怕人,没带手电,只能借着月光观察着周围的动静。当时我们既盼有人来,又怕有人来。盼的是S的家人早点把尸体收走,怕的是不知会来什么人,要知道,这可是刑场啊!

晚上九点多了。终于,远处有了手电的亮光,领导派人来接我们了。回到军管会,食堂的小赵师傅已给我们准备好了饭菜,我借口胃疼没有吃。那晚,我翻来覆去睡不着,不是害怕,也不是恶心,更不是胃疼,说不清什么原因,一直到天亮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9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