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aoshen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他山之石(八)下  

2008-08-01 20:30:05|  分类: 他山之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

  ELW

   (二)

回忆自己在农村的那十年,老秦从来不言苦,还经常笑着说,这十年最大的收获是练就了一个健康的体魄,学会了一套全能的“庄稼把式”。对他这“庄稼把式”,在异国他乡,我还真领教了。

我们这个部门是使馆里一个相对独立的处,虽然在使馆大院里,但有自己的一栋小楼,楼前有个大露台,面积大概100多平米,边缘整整齐齐地砌着一圈一米宽、两米长的花坛。据说,早先也是鲜花盛开,后来精简人员,把勤杂工精简了,于是,花坛疏于管理,就荒芜了,只剩下常年生的郁金香和紫藤在那里自生自灭。

在农村待了十余年,也许是对土地有特殊的感情,看到这些土地荒着,老秦感到可惜,于是就托人带来了韭菜和香菜种子,在靠边的两个花坛里耕耘起来。

开始大家不以为然,纷纷给他拨冷水:“秦耕耘呀秦耕耘!你在农村耕耘了十年,还没干够呀?”

老秦抿嘴一笑:“这哪能跟广阔天地相比?连小打小闹都算不上!”又诡秘地眨眨眼:“改革开放了,种点儿自留地不犯法吧?”从此,“自留地”就成了那块地的代名词。

当时,每天使馆供应一顿午饭,早晚都得自己解决。下班后,我们这几个没家的“单身”就吃方便面,泡上一碗面,坐在露台上闲聊。好在超市有台湾产的“妈妈面”,30袋一箱,我们就成箱地买来吃。时间一长,“单身”们吃腻了,牢骚就来了。老秦却没一句牢骚,还说我们:“怎么?这么香的面条都不想吃,莫非是像皇帝一样,想吃‘珍珠翡翠白玉汤’了?”

话赶话,大家反驳道:“你要是有‘珍珠翡翠白玉汤’端上来呀!”老秦没吭声,默默地从“自留地”里弄了点儿还没长大的香菜、韭菜,洗净切碎,撒到我们的碗里。哇!大家惊奇地发现,简直像变魔术,那碗面不仅好看,而且味道大变,变得有滋有味。大家狼吞虎咽地吃着面,贪婪地闻着香菜和韭菜的清香,感叹道,这可是好久没有闻到的香味了,那是家乡的气息啊!真像又回到了北京!

大隋边吃边说:“老秦,这充其量算是加了点儿翡翠,那珍珠和白玉在哪儿呀?”老秦笑了:“面条不是白的吗?”众人哈哈大笑。

从此,我们就“改善”了伙食,用这小菜当作料,还到超市买点儿蔬菜放到面里。可这里的蔬菜品种少,一年四季不换样,而且中看不中吃,西红柿不甜,黄瓜不香,西兰花像嚼蜡,哪儿有国内的菜香呀!国内最常见的油菜、冬瓜根本见不着,应季的豌豆、苦瓜更甭想。听说,曾一位大人物的夫人来访,吃腻了这里的蔬菜,就想吃点家乡的小青菜(油菜),到处买不到,反映到使馆来,使馆派人到各大超市去搜索,无功而返。最后,终于在一家中餐馆找到了几斤,于是,赶快派人乘飞机把这宝贵的“小青菜”运到了夫人所在的城市。这是题外话。

尝到了甜头,几个“单身”就不再说风凉话,而是加入到耕耘的队伍里去了。处里的同仁都发现了这块“自留地”,也纷纷来“收获”。虽然菜不多,但是老秦很高兴,还在花坛上贴了一个小纸条:“香菜请顺着拔,韭菜挑大的剪,请用剪刀。”

大家十分自觉,都按照老秦的话去做。拔完三行香菜后,老秦就再撒上种子,如此反复。带来的种子很快用完了,老秦就把最后三棵香菜用线绳拦起来,说要留种子明年种,还贴上了纸条:“别拔!留种。”天凉了,韭菜停止了生长,香菜地里也只剩下这几棵留种的在秋风中摇坠。

一个周末,“自留地”里留种的香菜被一位年轻人拔了,说是做汤招待了自己的朋友。大家见香菜断了“后”,不免有些愤愤不平,有的甚至骂了起来,老秦却只是息事宁人地劝说:“种菜不就为寻个乐,早晚也是吃,算了吧!”

那年,我们单位有人出差来这里,我问老秦个人要带什么东西。他说,什么都不缺,最好能带点菜种来,于是开了一个单子。我一看,要的品种还真不少,有香菜,丝瓜,猫耳豆角,还有南瓜……,嗬!老秦这家伙要在“自留地”里大干一场了!我琢磨着,丝瓜和猫耳豆角没问题,北京的四合院里,家家都种,不施肥、不浇水,到了秋后果实累累;可是南瓜就不同了,当年我在“五七”干校种过,特难挂果,常常是一无所获。于是,我就给家人写信,让他们照单购买,还特别强调,南瓜一定要易挂果的品种,香菜一定要浓香味足的。不久,菜种带到了,家信里写道,种子是在农科院的种子商店买的,南瓜和香菜都是获奖的优良品种。

次年春天,到了农历种瓜点豆的季节,一个周末,在老秦的张罗下,大家聚拢一起,七手八脚把闲置的地全翻了,撒下了新种子。全处职工和家属二十几口,从未这么齐心过,也从未这么开心过。

几天后,一个雨后的清晨,小苗破土而出,越出越多,十分茂密。不过,老秦发现香菜有点儿不对头,忙把种子包装袋拿出来看,噢!原来是“茴香菜”!买错了!众人一片遗憾的唏嘘声。

勤师傅却笑笑:“得了,茴香就茴香!也是这里见不到的菜,珍贵得很呀!”于是,把种子全撒在了地里。

那一年,欧洲的夏天比往年热,雨水也多,小苗长得很快。老秦不知从那儿找来几根竹竿,十分在行地搭起了架子。丝瓜和豆角立刻顺杆爬,茂密的枝叶布满了竹竿,像竖起了一面绿色的墙,漂亮极了。看着自己精心培育的蔬菜长势这么好,老秦整天乐滋滋的,有时出车回来已是半夜,还跑到“自留地”上察看。

可是南瓜却没顺着老秦的竹竿爬,而是匍匐在地上。老秦直纳闷,这是什么品种呀!后来,南瓜开了花,接了果,这才发现,是西葫芦!又搞错了!两次失误,我感到有点不好意思。老秦却不在意,说大家种菜就是为了开开心,什么都一样,西葫芦也不错嘛!当瓜长到10公分长时,老秦就用硬纸板给瓜做垫圈,以防被水沤坏,还说,农村都用草绳做垫,这里没有,凑合着吧。从夏天到秋天,西葫芦一直果实累累,令我们大饱口福。

可是丝瓜和豆角的命运可不怎么样,枝叶茂盛,花开不断,就是不结果。老秦说,挂果时需要日照和高温,欧洲夏天的阳光太少,温度也太低了。

茴香的长势特别好,有二尺多高了,老秦掐了一下靠根部的茎,竟然很嫩,感叹说真不愧是优良品种!于是周末,众人就关起门来收割。晚上,大家兴高采烈地包了一顿饺子。那茴香可真是鲜嫩无比,好吃极了!大家都称赞老秦,说他这“庄稼把式”的称号真是名副其实。

 

    (三)

自留地”在使馆内的“名气”越来越大,经常有外处的人慕名来“收获”,老秦总是慷慨地送给他们吃,还说“种了就是让大家吃的,谁吃都一样。”

一天早上,大家发现韭菜地里被人连根挖走了一大块,后来,发现这韭菜出现在宿舍楼一个窗台的花盆里。有人告诉了老秦,他摇摇头嘟囔着:“真是乱来!韭菜是长在地里的,得有地气,当成盆栽花草哪能活!”说着,又在“自留地”旁贴了一张小纸条:“欢迎品尝韭菜,请用剪刀剪,剪刀就在花池下。”

过了几天,韭菜又被人挖走了一些,连剪刀都不翼而飞了。而宿舍楼的窗台上又多了几盆韭菜。果然,不出所料,没几天,那些盆栽的韭菜就蔫了,花盆也相继从窗台上消失了。

后来,处里换了位新领导,看到花坛里的菜就说:“种花的地方怎么种这些东西!”看到有人,特别是家属前来“收获”又说:“公共的地方怎么搞成了私人的‘自留地’!”

有一次上班时间,那新领导送客人出来,路过露台时,正好几位家属在割韭菜,一边割一边旁若无人地大声说笑,其中两位女士身上竟然穿着睡衣。新领导大怒,把办公室主任找来发了一通脾气,说要立即铲掉这些菜。大家闻讯都极力向他解释,那毕竟是大家下班后的消遣之处,而且已经辛辛苦苦种了几年。最后,领导勉强同意保留到秋天,但是菜得全部送给使馆大食堂。有人说,这是老秦种的,新领导斩钉截铁地说:“任何人,就是老秦也无权擅自动用!”

此后,大家侍弄“自留地”的积极性受到了挫伤。再后来,老秦任期满回国了,没人再继续张罗,还没到秋天,“自留地”里的菜就自生自灭了。

后来,我也期满回国,听说,花坛一直荒芜着,外交官们换了一批又一批,没有人知道这里曾是给大家带来欢乐的“自留地”,更不知道还有一位热心肠的“庄稼把式”曾在这里默默耕耘。如今,十几年过去了,可我依旧难忘老秦那憨厚朴实的面容,还有那挥之不去的菜香,这一丝丝美好的回忆将永远留在我的脑海里。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