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aoshen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史海钩沉(五)  

2008-07-27 11:16:58|  分类: 史海钩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林德中

 

 

我在村里插队时,那里没有电灯。这在四十年前的偏远农村,是极其普遍的现象。无论生产或者不需要灯光的那种生活,摸黑都行,但读书看报无论如何是不行的。村里老乡过的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,而知青的生活习惯就不同了。白天与乡亲们一样下地劳动,晚上就来精神了,有的捧起书本,有的抄起过期报纸,有的象棋对弈,有的打桥牌,有的甩扑克……诸如此类都需要灯光。

看到老乡家的煤油灯,或美观大方,或小巧玲珑,有的似鲲鹏展翅,有的似蜻蜓点水,有的象观音莲花,有的象孔雀开屏……真是风格各异,独具匠心。我羡慕极了,于是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:土法上马,因地制宜,自制一盏煤油灯。

先在垃圾堆里找来一个玻璃罐头瓶,但没有铁盖。怎么办?我就在上下工的路上留意观察,四处觅寻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终于发现了“新大陆”,在壕沟里捡到一个铁盖,高兴极了,赶忙揣到兜里,回到集体户往瓶上一扣,正合适,严丝合缝。接下来的活儿,也不那么简单。要在盖上钻个眼儿,用废铁皮卷成圆柱圈,把棉线搓成灯芯,将灯芯穿过圆柱圈,再把圆柱圈塞进铁盖上的小孔,瓶子里灌满煤油,这样一盏煤油灯就做完了。一件精心设计,精心施工的工艺品诞生了。望着那如诉如泣的灯光,那黄豆粒儿大小的灯光,那若明若暗的灯光,兴奋之心情,成功之喜悦溢于言表,难以形容。诚然,灯艺水平无法与乡亲们比,款式也没有那么新颖别致,但毕竟是我的处女作,我十分珍爱它。

每天晚上我就点燃这盏煤油灯,把它放在炕沿上,或者陷入墙龛里,开始了精神生活的畅想和知识海洋的遨游。看古典文学,阅世界名著,翻过期报纸,找来凡是带字的印刷品,如饥似渴地充实自己的头脑。次日醒来,洗漱时才发现鼻孔变成了两只烟筒,全是黑黢黢的。那时我想,要有电灯多好呵!物质生活的贫困算不了什么,别人吃白面,我可以吃窝头;别人吃干粮,我可以喝粥。但一个人缺乏精神生活,那是不能忍受的,那将无异于动物。这盏煤油灯伴我走过了七年艰苦的农村生活。

一九七五年,我被分配到医院工作,还把煤油灯随身带在身边。公社里虽有发电设备,但有时发电,有时不发电,时有时无。一旦没电时,这盏煤油灯就派上了用场。它伴随着我走进了一九七九年,我把这盏煤油灯带回了北京,一直珍藏着。四十年来,它一直鼓舞、鞭策、激励着我在人生的路途中艰难地前行。

 

2008.7.23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