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aoshen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他山之石(六)上  

2008-07-24 19:26:14|  分类: 他山之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“五以下”

ELW

 

——老武,大名武玉遐,外号“五以下”,山东人,老三届,文革毁了大学梦,一生的遗憾,被迫回乡当知青,参军,复员,进国企,先进工作者,年届不惑出国。座右铭:“知足而不满足”,看似矛盾,其实很有哲理。——

 

第一次见到老武是在1997年,我在驻德国使馆工作,他是汉堡一家中资公司的行政主管,那家公司很小,总共六个人,公司经理李某是我的老朋友。那次,我去汉堡出差,行前打电话给李总,他说,刚好有一辆车路过,能把我捎上,来了就住公司客房。我欣然同意。

那天,车子提前十分钟就到了,我忙下楼来,司机迎上前,自我介绍说姓武,帮我放好行李,替我开了车门。

老武是个身材魁梧的中年人,一身合体的休闲装,浓眉大眼,举止文雅,憨厚健谈,一上路,我们就攀谈起来,不一会儿,就像老朋友一样无所不谈了。两人一路谈笑风生,话题很多,天文地理,国内国外,政治经济,无不涉及,五个多小时的路程一点儿也不寂寞。

偶尔说起了年龄,他说自己年近半百,我很诧异,看起来不像呀,他说千真万确,属鼠,四十九周岁。向他询问保持年轻的诀窍,他说,四个字“知足长乐”。

于是,他打开了话匣子:“一个人知足才能长乐。而知足不是停滞不前,也不是庸庸碌碌,而是不断往前奔,一句话:‘知足而不满足’这是我的座右铭。”

我笑了:“这可是矛盾的,知足不就是满足吗?”

“知足和满足可不能划等号。”

我很感兴趣:“那你具体又如何把握呢?”

他沉思着说:“其实,我也曾是个不懂得知足的人。”

接着,他讲起了自己的故事。老武生长在山东农村,哥儿四个,他最小,从小受到“特殊待遇”,吃最好的,穿最好的,不干农活,不沾家务。不过,他的学习成绩不错,从小学到中学一直名列前茅。后来保送上了县一中,出了名的尖子学校,依然一路看好。老师说,他有可能上北大、清华,最不济也能上山大(山东大学)。家里也为出了这么个秀才而骄傲。高二升高三那年夏天,他带着进入名牌大学梦想,憧憬着美好的未来,做好了最后冲刺的准备,可是文革爆发了。开始,他以为风暴会很快过去,可是形势越来越紧张,学校越来越乱,继而停课闹革命,接着伟大领袖一句话,成千上万知识青年下乡,他这才如梦方醒,放下书本,回到老家。没能上大学,这是他一生的遗憾。

刚回来的时候,他把自己关在屋里三天不出来,一切梦想都破灭了,十一年寒窗白费了,他也像三个哥哥一样成了整天在地上刨食的农民了。他无法接受这个现实。第四天,生产队长来催,他只得扛起锄头下地干活。从小没干过农活,第一天就累得全身像散了架,两手都是血泡,第二天还得硬撑着下地。真苦,真累,他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不幸的人了。就在情绪最低落的时候,他认识了在村里落户的城里知青,成了知青点里的常客,在他们那里,他又有了知音。当时,知青的处境很惨,他们告别父母,远离城市,来到这偏僻而艰苦的农村,住破房,干重活,成天饥一顿饱一顿。他想,与他们相比,自己是幸福的,起码干活有家人照应,回家有口热饭热汤。他这才感悟到了“知足”两字的含义。他想,我虽然知足,但是不能满足,我得往前奔,而第一步就得跳出农村。那时,上大学和参军是两条出路,大学不再招生,这条路已堵死,只剩下参军了。于是,他就等待机会,终于参了军。临走那天,知青们来送他,看到他们疲惫的面容,破烂的衣衫,他流泪了。自己幸运地走了,可他们的前程又在哪里?

他说:“参军后,我的信条仍是‘知足而不满足’。”

当时,部队里工种很多,话务、机修、司机、电工都很抢手。可是偏偏分配他去了炊事班,想起还在地里干活的知青,他很知足。同去的一个新兵想不通,结果神经衰弱,提前复员,回家种地了。

“那时,连队做饭就是凑合,煮熟了就行。我琢磨着,得在有限的菜金里变点儿花样,就买了本淮扬菜谱,和司务长一合计,照葫芦画瓢,弄了个三菜一汤。”

他沉浸在回忆中,略有些激动:“没想到,这小小的改革在战士中的反响特别强烈。当你做的点点滴滴得到别人的肯定时,那快乐简直没法说。我就想,战士们满足,我可不能满足,我还要做得更好。你若是不满足,就有前进的动力,永不满足,就永远有向前的奔头。”

“知足而不满足”咋一听似有矛盾,经他一解释,才知其中深奥的哲理,我不禁对眼前这个山东大汉肃然起敬。

提起目前的工作,他说:“还是那六个字‘知足而不满足’。”他掏出名片,上面写的是:“行政主管”。他笑道,这是为了工作方便给的职务,其实就是“杂务主管”。原来就让他做厨师和总务,他很知足,可是这个公司很小,几个人,一栋小楼,事情又多又杂,他可不能满足于份内的工作,于是,就把除了睡觉的所有时间都用上,增加了采购、司机、保洁、机修、票务、园丁、客房服务等工作。他是慢慢加码的,开始做内勤,学车后才开始做外勤,经过一年才逐渐熟练,因为同机场、车站和旅行社打交道要有一个适应和熟悉的过程。

在车里,我不小心碰掉了放在两座中间一个小黑本子,拣起来时无意看到本子上都是德文对照的句子,这才知道,他在德国几年,经常对外打交道,竟不懂外文。

“打交道不一定都得说话呀,我不是带着‘随身翻译’嘛!”他拍了拍那小黑本子,“说实话,几年下来,本人还没因为语言误过事。”。

说着到了加油站,车子得加油。德国的加油站全是“自助”,自己加油后到款台交款。总共有十个加油台,第六个空着,他却执意排在第五台,我提醒他,他也不理会。加完油,该去付款了,我担心他说不清是哪个加油台,想下车帮忙,他却笑着把我按回座位上:“放心!我不懂德文,但是fuenf德文5还是说得出的。”

 

 

(二)

 

到了汉堡,老武停好车就去厨房忙活,我则上楼去见李总。李总陪我来到了位于三楼的一间客房。房间很小,但十分整洁,布置得温馨、典雅。茶几的花瓶里插着一朵粉红色的鲜花,沙发上“坐”着一个长毛玩具狗,双手展开一个横幅,上面四个工整的隶书体字:“您到家了!”,床头柜上一个塑料夹,翻开一看,是打印的中德文对照“汉堡旅游指南”。

我情不自禁地说:“这种布置可真与众不同!”李总笑了,说那都是老武搞的,他喜欢别出心裁。

坐在李总办公室,我们边喝茶边聊天。话题自然提到了这一愉快的旅程,不约而同谈到了老武。我得知,老武复员后到了省城的一家国企当炊事员,曾是市级劳模。李总在出席宴会时尝到他做的菜,觉得不错,见到本人后,发现他举止得体,反应敏锐,就千方百计把他“挖”到了国外。

李总说:“真要把他调过来,却碰到了很大阻力,总公司嫌他年龄太大,又没学历。”

“他是老三届,文化根基应该不差。”

“就是。他插过队、当过兵,素质也错不了。所以我坚持说不要博士、硕士,要的就是他。事实证明,我是对的。”

他说,老武到公司后很勤快,除了本职工作,还逐渐“承包”了所有杂务,接着,又试着修理设施和电器。奇怪,他不懂外文,却看得懂线路图,损坏的电器到他手里个个起死回生,他还修好了一台搁置多年的复印机,为公司省下了一大笔钱。李总感慨地说:“真是个难得的多面手。”后来,他又学车,语言不通,却一次通过,于是又承担了不少外勤。

我提起老武的座右铭,李总点头说:“这人总是那么知足,从未提过个人要求,承担那么多工作,却也总不满足。‘知足而不满足’多么有哲理!可见他的思想境界。别忘了,他是插队知青。有人说,他们那批人是特殊材料在特殊环境下造就的特殊的一批人。可惜啊!仅此一批!”

“目前,这批人都是各单位的骨干,中坚力量。”

“没错!不过,老武也有弱点,就是外文不行。那么聪明的人,几年的耳闻目睹也该有所长进了,可他至今只会说几句问候语,还有五以下的几个数字。”李总笑道:“他叫武玉遐,谐音‘五以下’,于是,这就成了他的外号。”

“哈哈!多聪明的人也有弱项,也许他是不走这根筋。”我终于明白他为什么不在空着的六号台加油,偏要在五号台排队的原因了。

这时,楼下传来一阵清脆的铃声,楼梯上一片脚步声和笑声,李总说:“开饭了!”于是,我们来到了位于半地下的餐厅。

大约40平米的餐厅布置得十分独特。一进门是墨迹饱满的五个大字“民以食为天”,两面墙上挂着一米多长的雕花刀叉、硕大的温湿度计和拖着长摆的挂钟。半地下室的窗台上摆放着毛绒玩具。虽然有些凌乱,但确实给人一种家的感觉。

桌上摆着热气腾腾的五菜一汤。大家的食欲很好,不一会儿,就风卷残云,盘盘见底了。李总邀请我去楼上卡拉OK,我没去,见老武还在忙活,就进了厨房。挂在厨房门口的一串小铃铛吸引了我。那是铜制的,一碰就发出清脆的叮当声。我问:“开饭前是这铃声响吧?”

“是啊!除了吃饭,起床也打铃。公司年轻人多,睡得沉。”

我想起在国内的女儿,就说,我女儿也特别能睡,每天早上都得靠大呼小叫,生拉硬拽才起床。

老武笑了:“年轻人都这样。不过,你可不要大呼小叫,因为人在睡眠状态中受到噪音刺激,不利于身心健康。”

他说,这串小铃是在跳蚤市场买的,还指指餐厅说,那里挂着的、摆着的也都是跳蚤市场的。此时,他收拾好厨房,请我去参观他的陈列品。

我随老武进了他的宿舍,惊奇地发现,墙上,桌上,窗台,床边,书架到处都摆放着五颜六色的工艺品,简直是个小小的博物馆,老武说都是跳蚤市场淘换来的。床头一个自制的小书架上摆着一排书,有各种菜谱、营养学、德汉字典、政治经济学、哲学等教科书。我翻开哲学教程,书已十分陈旧,里面圈圈点点,封面用隶书体写着老武的大名,到底是有文化根底,字可真漂亮!

明天是周末,老武邀请我去逛跳蚤市场,我答应了。出了老武的宿舍门,碰到几个年轻人,拉我去打牌。在牌桌上,大家聊了起来。他们问我:“参观‘五以下’博物馆了?”我点头。

“你有没有发现这些展品的共同点?”我茫然地摇了摇头。

“它们的价格都在五马克以下,‘五以下’的表达范围内。”

大家全笑了。我说,明天将和老武一起逛跳蚤市场。他们又七嘴八舌地说:“你可找对人了!”“他可真厉害,没学过经济比我们专修经济的还懂行情;不会外语,比我们外语专业的还会讨价还价。”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