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aoshen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打开尘封的记忆(十三)  

2008-07-18 00:43:22|  分类: 打开尘封的记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离开永乐屯

 

我是在惶惶不安中离开永乐屯的。没有向朋友告别,也来不及留恋,大队一辆胶车把我连同我的行李一起送到了扎旗军管会。

那是7010月的一天,下午我还在地里收玉米。收工后,我和马树奎想找点“战利品”,便在收过的玉米地里搜寻,不一会儿,二十几个棒子就堆到了地头。我们找了点儿干草,点起火来,想在回集体户前尝个鲜。那堆干草不禁烧,老玉米还没“翻身”,火就成灰烬了,我俩只得又分头去找柴禾。当我们回到地头时,只见周围的草已经着了起来,面积足有两间房大。火苗虽然不高,但火顺着风势正在迅速向外扩延。我们俩都慌了,这要烧起来,那还了得!于是赶忙用手中的柴禾扑打。但是我们扑灭的赶不上蔓延的,眼看火势就要控制不住了,我大喊一声:“脱棉袄!”两人硬是用棉袄连扑带打,好不容易才把火扑灭。坐下喘气时,谁也没心吃老玉米了。

地上是一片烧过的痕迹,遮也遮不住,盖也盖不了。明天要是有人发现,该怎样解释?我们俩你瞧瞧我,我瞧瞧你,两个“黑鬼”绞尽脑汁也无计可施。

祸是闯下了,棉袄也烧了,证据与现场完全吻合,想抵赖也抵赖不了。心一横,车到山前必有路,到时再说吧,大不了好汉做事好汉当,要杀要剐悉听尊便。这么一想也就想开了,拿上没烧熟的玉米,我俩一路聊着回到宿舍。

刚到宿舍就有人告诉我,大队找我,让我赶紧过去。到了队部,大队长对我说,今天收拾好行李,明天送我去鲁北军管会。我问他什么事,得多长时间,队长说他也不知道,上边就这么通知的。难道是因为今天的事?不可能呀,就是大队知道了,鲁北也不可能知道。我一无劣迹,二无前科,军管会找我干什么?还带着行李?我百思不得其解。

第二天一早,大队的胶车就把我送到了鲁北。临行时,我告诉马树奎,把队长的话如实跟大家讲,别的就不要说了。在向门卫通报了我的姓名后,两个当兵的把我迎进了军管会。看他们又和蔼又帮我拿行李,我的心才静了下来。

刚给我安排好住宿,门一响,进来一个人。“老王!您……”我愣了,来的这个人正是两个月前到我们村落实中央25号文件的军代表。那次他找我谈话竟谈了两个多小时,我把知青的处境、思想状况以及对郭金事件的看法一股脑地全谈了出来。他还问了问我的个人情况,我也把为什么学针灸、怎么学针灸、如何给老乡看病以及我对摄影的爱好如实进行了汇报。说到知青安家费的使用情况,他忽然问起了我向旗知青办退还补贴的事,我告诉他家里来信说他们在北京给我们领过了。临走,老王鼓励我在永乐屯好好干,让我们这些高中同学给初中同学做出榜样。当时根本不知老王是旗军管会的,所以在这里见到他让我惊讶不已。

“你是第一个到的”,老王拍拍我的肩膀,操着四川口音对我说,“先休息休息,一会还有人来,下午再跟你们谈工作”。到这时,我才知道我是来这里“工作”的。这次旗里一共从各村抽调了七名知青到军管会协助工作。除我之外,还有王海峰、刘建新、李里江、黄虎生以及两个女生:刘颖娟和周和燕。

稀里糊涂地离开了永乐屯,我的插队生活戏剧般地翻开了新的一页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8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