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aoshen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他山之石(三)  

2008-07-16 20:39:18|  分类: 他山之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ELW

 

——小韩,大名韩强,最年轻的知青,来自西北贫困县城,中专毕业,自修大专,地区级先进工作者,时代的幸运儿、佼佼者。肩负重担,满怀期望来到欧洲进修,却被提前遣退,他一度消沉,甚至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。几经周折,形势转变,还有最后三个月,他能否战胜自己?他是重整旗鼓,还是随波逐流?——

 

(一)

 

那是1995年初夏,周末我在使馆传达室值班。听到短促的一声门铃,透过监视器看到一个消瘦的身影,身穿十分正式的西装。我按下对讲按钮,说了声:“请进!”给了一个开门的信号。那人没反应,不是中国人?又用外文说了一次,他才迅速拉开门。

我把他让到接待室,泡了一壶茉莉花茶送来,见他站在一幅山水画前发呆,经我招呼,才转过身来,自我介绍说叫韩强,从K市来。那是一张年轻、忠厚、老实的面孔,皮肤略黑,一双明亮的大眼睛,忧郁的眼神里流露出些许局促不安。

我请他在沙发上落座、喝茶。他却没有动,直视着我:“阿姨!您的中文真好听!”我愣了,出国几年,从没人这么称呼过我,长这么大,也无人称赞过我的中文发音。

见我诧异,他忙解释说:“出来一年多了,很少听到中文,看到国画,闻到茶香,这,这太亲切了!”说着,眼圈红了。我想,他准是遇到了麻烦,就安慰说:“小韩!先喝茶!到使馆就是到了家,有话慢慢说。”

韩强很快调整了情绪,打开了话匣子。原来,他是PPC项目的进修生,属于驻在国为我贫困地区培训专业人员的援外项目。他学牧畜专业,期限15个月,现在还剩最后三个月。我知道,项目的承办单位是当地一个赫赫有名的基金会,名额很少,选拔十分严格。还听说,项目启动后,曾在省里引起轩然大波,人们闻风而动,拉关系、递条子,竞争空前激烈,造成了选拔人员上的难产。

小韩在县畜牧局工作,那是个出名的贫困县,经济不发达,且相当封闭。他中专毕业,自修拿到了大专文凭,是局里的业务骨干,地区级劳模。出人意料,去年,那唯一的、招来数万人竞争的进修名额分给了这个地区,经过层层选拔、考试、审查,这宝贵的名额竟落到了他的头上,在这个小小的县城里引起了很大震动。

我插嘴说:“是啊!机会应该留给年轻人。”

“我可不年轻了。”他笑了:“我是知青。”

我很惊奇,知青是文革的产物,那批人年纪都跟大隋、老秦差不多,少说也得四十几了,可眼前的这位看起来如此年轻。

见我诧异,他又笑了:“我是最后一批知青,上学时还跳过几级,算是知青中最年轻的吧。”我知道,畜牧名额只有一个,这十五个月,他得孤身一人接受培训。设想一个从小生活在偏远县城的人,突击几个月外语后来到异国,置身于环境陌生、语言不同、国度不同、连思维方式都完全不同的外国人当中,是何等的艰难!

但是,他并没有讲述这个话题,我默默地猜测着他的来意。过去,进修生来使馆不是抱怨待遇低,就是来办理“免税汽车指标”,因为根据规定,他们可以拿到一张回国后购买免税汽车的指标,当时,汽车是国内十分紧俏的物资。

可是,小韩也根本不谈这些,而是说起了培训内容和计划,他思路敏捷,逻辑性强,口若悬河,直到这时,我才品出了点儿知青的味道。他抱怨培训不对口,培训目的是培养跨世纪的管理人才,可来这里一年,先后在牧场、检测站等五个单位学习,没有一个涉及到管理,最后一站是州农业局,却把他分到农业局的培训中心,还是接触不到管理。为此,他曾多次向培训方提出意见,却无人理睬。

他激动地说:“如此下去,我这15个月,也就是455天就将一无所获!我如何回去见送我出来学习的各级领导和家乡父老!”

接着,他两眼正视着我,十分执著地说:“还有最后三个月,每一分钟对我都很宝贵,我不能虚度时光!请务必帮我交涉。”

我告诉他,这事得与国内操作项目的单位联系,没有国内的委托,使馆无从也无权对外交涉,还提醒他,不要直接与外方接触,思维方式不同极易误解,事情会越来越糟。

小韩很痛快,点头说有道理,表示回去后给国内发传真。我送他出门,最后一瞥,看到的是他那张忧郁重重的脸和那无比坚定的目光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二)

 

大约过了一个星期,早上刚上班,就接到小韩的电话,他急切地说:“电话卡快用完了,长话短说,培训中心通知我中断进修,提前回国,立即动身。”他十分激动,说不能接受这一决定,宁可死也不能提前回去,还带着哭腔说:“我,我不想活了……”就在这关键时刻,听筒里响起“嘟嘟”声。

我心里一“咯噔”,意识到事态的严重,马上向领导汇报,领导让我立即赶赴K市处理,还让老秦开车陪我去。动身前,先打电话给培训中心主任,说明情况,请他们关注小韩的情况,防止意外,我们随后就到。

路上,我把情况通报给老秦。我说,曾接待过很多进修生,大多是抱怨待遇低,要求增加津贴。学非所用的情况不是没有,去年使馆的招待会上,就有一位进修农艺的对我吐真言道,他是“后门”来的,根本不学也不搞这个专业,出国来唯一的目的是学外语,为今后的前程开道。像韩强这么认真地提出学非所用,要求交涉培训内容的这是第一个,还那么较真、执著。

“这就是我们知青的本色,不要享受,不要待遇,只要报效祖国。”老秦骄傲地说。他也是知青,在农村待了整整十年,对这事,他当然是“立场鲜明”。

“如今,这样执著的人可真不多了。”我感叹。

两人分析,酿成中断培训的后果恐怕也坏在这执著与较真上,因为他总是提意见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我说:“可是,为这就要死要活的,也太脆弱了。都说知青吃过苦,心理承受力大,可这位?无法理解。”

老秦沉默了一会儿说:“当年我们在农村是真苦,真累。可我琢磨着,兴许眼下他也有自己的苦处,我说是精神上的。”

我沉默了,心想也是,从那么偏远的地方来,那么宝贵的名额,难得的机会,多少人都眼巴巴地看着呐!领导的重托,乡亲的期望都是压在肩上沉重的担子呀!学成回去是他无比坚定的目标,让他半途而废,那不是要他的命嘛!

大约四个小时后,我们到达了K市。培训中心主任亲自出来迎接。他说,早上通知本人后,小韩情绪失控,立即安排看了心理医师,上午一直派人陪伴,目前情绪已经稳定。

在接待室里,我们见到了小韩。他身穿工作服,神情沮丧地坐在那里,几天不见,消瘦和憔悴了很多。见我们进来,他眼圈红了,缓慢而平静地说,从使馆回来立即给国内发了传真,还没有回音,今天却接到了立即回国的决定,他无法接受这一事实。

“真是晴天霹雷呀!我不能走,因为我不能半途而废。我是省里唯一的畜牧专业进修生,省领导、市领导、县领导都看着我,父老乡亲都千叮咛,万嘱咐,等着我学成回去,我,我对不起他们呀!”

我也很不平,外方随意遣退进修生的做法确实太过分了,虽然我无权交涉修改培训计划之事,但我必须维护进修生的合法权益。我们安慰了小韩几句,就径直来到主任办公室与其交涉。交涉的结果并不顺利,主任强调,“通知”是基金会和州农业局联合发出的,他只是执行而已。我们必须与上述两个机构交涉。至于让小韩中断培训的原因,果然是因为他一直提意见,还说自己一年来一无所获,“没有成效的培训必须终止”这就是他们的结论。

最后,他说:“韩先生来这里只有一周,他勤奋、好学,大家都喜欢他,我也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。鉴于他目前的健康状况,也不适于立即动身。我所能做的,只是以此为理由,把行期往后拖一拖,赢得一些时间,希望你们抓紧联系。”看来,也只能这样了。

随后我们告诉小韩,使馆将出面与基金会和州农业局继续交涉,做最后的努力,请他作好两手准备,万一联系不成,要提前走时,我们将出函向省里说明情况。

中午,在培训中心食堂用餐,小韩跑来跑去为我们端来了快餐,还有两大杯鲜牛奶,说是“中心”的奶牛产的,非常新鲜可口,让我们务必尝尝。

牛奶果然十分鲜美。望着落地窗外一望无际的草地,小韩的情绪似乎好了一些。这时,我想起了一个一直困惑的问题,就问他:“有一点我搞不清,这个国家是个发达的工业国,不是农业大国,更不是畜牧强国,这个州也只是一个很不起眼的州,作为畜牧专业进修生,你曾在五个部门学习,应该对这个行业很了解了,还有什么没有学到,没有看到的呢?”

“行政管理,也就是如何运用行政手段引领整个行业。”他说。

我犹豫着,不很肯定地说:“作为一个西方强国,他们的政府行政管理部门机构很小,人员也少,职能和权限都很有限,比如……”

“等一等!你是说——”小韩突然插嘴,却又闭嘴,低头沉默片刻,抬起头来,面对我惶惑的目光,激动地说:“这就对了!我明白了!他们是靠市场运作,用法律和税收来调节和制约,再加上行业协会的协调,这就是管理模式!”他一口气说出了正是我想到的但没有表达出来的观点,好敏捷的思路,清晰的思维!

他两眼放光,似乎恢复了自信,但随后又变得沮丧:“我怎么就没想到呢?!唉!一切都晚了。”

我劝他,不要太悲观,也许还来得及,我一定会尽力交涉。我们的车缓缓开出了培训中心大门,回头一望,看到心事重重,满面忧伤的小韩站在门口向我们挥手,消瘦的身影在风中显得更加单薄。事过很久,我总也忘不掉他那充满忧伤的眼神。

 

(三)

 

回到使馆后,我立即与基金会和农业局联系,约见有关人士,递交书面声明,几经交涉,对方表示重新研究,三天后给答复。

结果,两天后我就接到小韩的电话,听到他轻松的语调,我知道事情有了转机。他说“中心”已通知他收回决定,按期回国。他激动地说,出国前,面对领导的重托,乡亲们的期望,他曾给自己确立了目标,但是来到这里后,却发现自己离目标越来越远,于是再三提出修改培训计划。其实,他忽视了两国国情的不同,是在用中国的模式去套西方的管理制度,向外方提出了他们无法理解也无法做到的要求。还说,自己真是太失败,太糊涂,太丢人。

我劝他不要太自责,他的出发点是好的,只是在东西方碰撞中暂时陷入了认识上的误区,其实他是一个十分优秀的人,会成为一个跨世纪的、成功的畜牧管理人才。

放下电话,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,也许是上次见面他那沮丧的神情、忧郁的目光给我的印象太深了,我仍然放心不下,不知他能否真正走出思维的误区,这最后三个月,他是重整旗鼓,还是随波逐流。

 

 (四)

 

三个月很快过去了,这批进修生纷纷来使馆办手续,以便回国后得到那难得的免税汽车指标。但是一直不见小韩的身影。有一天,来了两位年轻的姑娘,其中一个是进修生联谊会主席,就向她打听。听到这个名字,她笑了:“你是说那个‘怪佬’?已经通知他了。他还没来?”

我摇了摇头:“怎么?他怪吗?”

两个姑娘笑了,一个说:“有点儿。这人既深沉,又内向,不喜欢交往,总说没时间,昨天,大家一起吃‘散伙饭’,他都没来。”

另一个说:“他是真忙,听说在写书,关于欧洲畜牧行业的专著,天天废寝忘食,日以继夜,已经写了几万字了。昨天我在州图书馆还看到他在查资料呢。要是他的书能写成,可算是我们之中成果最大的一个了。”

我笑了,悬着的心放了下来。那两个姑娘还追问:“您怎么认识他?他来过使馆?”

“是。啊?不!”我掩饰不住兴奋的心情欲言又止,想必他对那段不寻常且不愉快的经历不堪回首,也不愿声张,我还是替他保密为好。于是,我笑笑,不置可否地说:“哦,那很好!随便问问而已。”

此后,我一直盼着小韩的到来,想问问他的情况,谈谈他的书。直到基金会来电话通知,说此次培训圆满结束,人员全部按期回国,这才意识到,他不会来了,他把别人认为十分宝贵的免税汽车指标也放弃了。其实从开始我就看出来了,在他的眼里,除了他的事业,其他的都不重要。

如今,十几年过去了,我一直没有他的消息,不知他是否事业有成,他的书出版了没有。但是,有一点我敢肯定,他正在西北那边远的小城,为了他心爱的事业正默默地、如醉如痴地工作着、奉献着。我想起普希金的一句名言:“人生的光荣,不在永不失败,而在于屡仆屡起”。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