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aoshen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他山之石(六十八)  

2009-08-15 17:11:38|  分类: 他山之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左撇子(四)

ELW

 

大学五年,是最轻松愉快的时光。当时,主科是外文,汉语是选修课,体育只上一年,在食堂吃饭用勺子,没人注意我的中文书写,甚至没人知道我是左撇子,只有上体育课跳高时,我从左边上,偶尔有人开句玩笑:“呵呵!你是个左拐子!”说过就忘,没人在意。

参加工作后,我那纠正左撇子时落下的“后遗症”才开始显现。最初,我被派到上海搞“四清”,领导让我做“内勤”,主要是抄抄写写。上海人比较客气,发现我的书写差劲后,领导只是借口工作急需,为我调换了工作,对我算是给足了面子。然而我却心知肚明,感激之余还有几份苦涩。

后来回到北京,给一位老业务员当助手,做的第一件事是整理资料,工序很简单:将资料复印、剪下来、归类后再贴到白纸上。可他给我的剪刀,那个全处唯一的进口剪刀是右手专用,孔洞一大一小,不在一条线上,两齿还歪向一边,我根本无法用,只好用手撕,尽管小心翼翼,还弄得歪歪扭扭。老师是个细致的人,很豁达,没有批评我,只是对我说,做什么事都要认真,即使是最小的事情。我听了心里很难过。

作为业务员,要经常草拟公函,书写便函、请示报告、查询单等等,那时没有电脑打字,全靠手写。我蹩脚的书写暴露无遗,但经过多年的磨练,我已经学会了坦然面对。我熟悉了人们看我写的东西时投来惊奇的目光;习惯了领导一次次让我把草拟的函件拿回去重抄;听惯了初次打交道,人们好奇地问我什么文化程度……。其实我的内心很苦,心想要是能打字该多好,甚至下决心攒钱买一台中文打字机,还真的到旧货商店去看,发现体积太大,价格太贵,不是我能买得起的。我的好友劝我:“别异想天开了,打字?要是那么容易学,还要打字员干嘛!”

我的另一个“后遗症”——笨拙地用筷子,也在宴会上频频出丑。印象最深的是,一次陪公司领导见客,那领导一时兴起,要教外宾用筷子,还让我示范。我以自己操作不正规为由拒绝了,领导脸上立即露出不满的神情。席间,他不断投来异样的目光,看我用筷子,于是本来就不利落的右手就更加慌乱了。回来的路上,领导当着众同事的面“回敬”我:“我怎么忘了,你是学外文的,想必刀叉用得更得心应手,下次示范刀叉时,我记着一定请你!”众人哄堂大笑,我羞得满脸通红,感到无地自容。

有意思的是,我这左撇子还真为自己洗清了一件“冤案”。那是文革期间,我刚参加工作不久,六楼女厕所发现了反动标语,还惊动了公安部门,于是六楼办公的人全成了怀疑对象。传看拍照的字样时,一位同事开玩笑说,这字体很像是我的。我笑称:“当时你们都在六楼,都是怀疑对象,可我在一楼看文件,不在现场。”确实,那天下午我在一楼机要室看文件。机要员有个怪癖,喜欢用大头针,她把每份文件都用一颗大头针钉起来,等人们阅完后再拔掉归档。我看文件时,得先把那大头钉摘下来,阅后再别上。那天,文件特别多,我拆了看,看了钉,反反复复,整整一个下午没出屋,手都被大头钉抠疼了。

后来,对六楼的职工进行全面排查,办公室的同事们都互相作了证明,排除了嫌疑。而我却找不到证人,因为那天机要员出去开会,事先把文件放在桌上,还把门钥匙给了我,整整一下午没遇到一个人。办案人员说,找不到证人就排除不了嫌疑。我急了:“要是非找证人,只有这些文件能证明,不信,你们验指纹,文件上都有我的指纹!”在一旁的机要员听后灵机一动,说或许她能证明,说着翻出我看过一份文件,问我:“你是不是左撇子?”我点头说:“是。你怎么知道的?”她对办案人说,这就对了!原来文件上的大头钉都是从右往左别,而我这个左撇子看过文件后,大头针都变成了从左往右,这就证明我确实看过这份文件。接着,她找出那天所有的文件,大头钉都是朝一个方向。办案人看着这一大堆文件说:“好一个左撇子!是够她看一下午的了。”于是排除了嫌疑。我想,如果机要员没有这个怪癖,如果她及时将文件归档,那我可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。后来,我问机要员,何时发现了这个至关重要的细节。她笑称,当初第一次给我的文件归档时就发现了,用右手去抠左向的大头钉很费劲儿,还暗暗骂过我。后来,我同那机要员成了好朋友,这是题外话。

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,电脑开始走进人们的视线,当我得知电脑可以打字时特别兴奋。当时,办公室有一台出口的286样机,年轻人一哄而上,我也加入了这个行列。不少人给我泼冷水,劝我“一大把年纪了别跟着小青年瞎起哄、赶时髦”,可我决心已定,毫不为动。我动力十足,从拼音开始学,学得缓慢而艰苦,白天电脑不空,我就晚上上机,终于如愿以偿。令我最为欣慰的是,我不仅可以把想要写的全漂亮地打出来,还可以随心所欲选择字体和字号,不过,我总是选择楷体,因为它最像人们用手写出的字。

到了九十年代初,我被派驻外,当时行李重量严格受限,但我却带了一台当时还十分少见的386笔记本电脑。那时驻外机构函件量很大,主要靠手写,我所在的部门只有一台电脑,只有一人会操作,只有最重要的文件才能打字。而我的“笔记本”十分招眼,我这个年过半百的操作者更是令人刮目相看,人们纷纷投来羡慕和赞许的目光,我也出尽了风头,自尊心得到了很大的满足。这台电脑一直陪伴着我,直至几年后使馆普遍配置电脑为止。电脑打字既掩盖了我蹩脚的书写,也提高了工作效率,那是我最愉快的一段时光,从此我彻底摆脱了埋藏在心灵深处的心理障碍,尽管它来得很迟。

每每提起我的童年,我总是想,如果当时多一些理解,少一些强迫,童年将会是多么快乐;如果没有那几十年折磨我的心理障碍,生活也会变得多么轻松、愉快。目前,随着社会的进步,科学的普及,左撇子逐渐得到了社会广泛的认知和理解,我真的很羡慕如今的小左撇子们。

前几年,在报刊上读到,国内也有经营左撇子用品的商店,满怀热情地去了解,却被泼了一盆冷水,因为那里的商品贵得惊人,比一般商店的价格至少高出十倍,一个普通的剪刀,竟卖到几百元一把,暴利呀!如今,打开网络上“左撇子商店”的页面,映入眼帘的是几个惊人的大标题:打工仔要发左撇子财,“左撇子专卖店造就百万富姐”,就连报道2002年国内开设第一个左撇子商店老板马某某的文章,其标题也是他的一句经典之词:“我开左撇子商店发了大财”……。感叹当今的社会已经成了金钱和利益的社会。不禁想到,如今西方的左撇子商店已经非常普遍,而中国有一亿多左撇子,这是个不可忽视的庞大群体,而商家们关心的却只是从中谋取暴利,确切说,是赚取其中为数不多的富翁的钱。殊不知,这个群体中绝大多数是平民,有谁为他们利益和需要考虑呢?

即使如此,我对未来仍旧充满了希望,也像广大中国的左撇子一样,期盼着人们对这个群体给予更多的关注与理解,期盼着商业能为这个群体的平民开放的那一天。在2009年“国际左撇子日”到来之际,这就是我——一个人左撇子的肺腑之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(全文完)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