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aoshen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史海钩沉(七十二)  

2009-08-11 11:13:50|  分类: 史海钩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——致文忠的一封公开信

 

林德中

 

 

 

亲爱的文忠:

你好!

你还记得吗?那是19691月,我有幸参加工作队并进驻巨力河大队,搞“一打三反”运动。因工作关系经常到你所在的集体户去,由此结识了你。

初见你时,给我的印象很深,身高一米七五左右,一身知青装束,蓝色西式棉衣棉裤,脚穿一双棉鞋,头戴一顶狗皮帽子,国字形脸,浓眉之下闪着一双不大不小而又炯炯有神的眼睛,那双眼睛好像会说话,有人说:眼睛是心灵的窗户,我以为是对的。你不善言辞,常常是嘴未开口,我却从你的眼睛里已经读懂了其所要表达的意思,俗话说:心有灵犀一点通,这话一点不假。看到你,我会产生一种莫名的亲近感,一片强大的磁场在吸引着我,亲密无间,无话不谈,到底是什么原因呢?

起初很长一段时间百思不得其解。后来,我们接触多了,聊天多了,自然得出了结论。原来,我们同属一个阶层,共同的思想,共同的语言,共同的处境,不测的前程,渺茫的希望,未知的将来。有了这样一个基础,我们的话更多了,心更近了,接触频繁了,信任增加了,双方相知相近,心心相印,畅所欲言,无话不谈。论年龄,我比你大三岁;论稳重,我不如你;论成熟,我还不如你;论深沉,我更不如你。我在你的面前是“小兄弟”,听你指挥,任你调遣,遇到疑难问题或棘手问题,都愿与你商量。你那睿智的头脑,逻辑的思维,透彻的分析,精彩的语言,大度的胸怀,耐心的态度,亲切的口吻……令我折服,让我赞叹,使我难忘。

文忠,你还记得吗?那是冰天雪地的寒冬,我徒步走了四十多里路,来到扎旗,饥肠辘辘,疲惫不堪,囊中羞涩,投宿无门。是你接纳了我,收留了我,领我到旗委食堂进餐,那可口的饭菜让我眼睛发光,甩开腮帮子,大口大口地狼吞虎咽,风卷残云般的一扫而光。晚上,你我等人又摆开了架势,在炕上打起了桥牌,是你手把手地教我,但我还是总出错牌,你却没有丝毫的埋怨,没有不满的责备,而是循循善诱,因势利导,耐心的培养我这个牌盲。夜深了,该顺着炕席站着了。没有空床,你委曲求全,愣是让我钻进了你的被窝,累的一宿儿没有翻身,直至天明。

文忠,你还记得吗?那是197933日,我在返回通辽的167次列车上,得知北京知青可以返城的喜讯后,到了扎旗首先找到的就是你,想与你共同分享,也想得到你的指点,你不吝赐教,指点迷津,还亲自领我拜见“五七办”干部姜云。于是,我马不停蹄地办理辞职、卖粮食、开证明、迁户口等手续,一股脑儿地将它统统交给了姜云,“五七办”马上向北京发函,九天之后收到回函,同意进京。在等待回函的日子里,我天天泡在鲁北镇,焦急地等待着消息,不知是祸还是福?是喜还是悲?心里总在打鼓,十五桶打水——七上八下。“五七办”的门槛都快让我给踢破了,每天去两三次探寻结果。然而,就是在我苦闷、彷徨、焦虑、憋闷之时,又是你为我答疑解惑,出谋划策。你还记得鲁北镇操场西侧躺在地上的那根水泥电线杆吗?就是在那里坐在电线杆上,你为我耐心劝导,驱散迷雾,深夜走时,地上留下了我的一大堆烟头。

文忠,你还记得吗?那是在返城后的日子里,你我的身份转变了,由知识青年变成了待业青年,由农民变成了居民。在待业期间,我经常到小口袋胡同去找你,打听有无分配的消息。碰巧你在家,我就一吐为快,就与你探讨分配的形势,就业的趋势,闲呆的苦闷,待业的无聊。那时,你我是多么羡慕那步履匆匆的上班族啊!什么时候我才能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啊?有时你不在家,我就与你的姨夫闲聊一阵,从侧面了解一下当时的分配动态。

文忠,你还记得吗?那是八十年代的某一天,那时你正在热恋阶段,我去找你,几年不见,仍旧一见如故,话匣子就打开了,像开闸的江水奔腾不息,滔滔不绝;像脱缰的野马信马由缰,毫无羁绊。我们之间从没有那些繁文缛节,没有那些客套寒暄,不知不觉到了饭点儿了,你就拿出头天的手擀面,托着盖帘说道:“德中,咱们吃剩面吧!”我连忙点头称是。我这人对饭没有奢望,平民出身,吃饱就得。但是,对于话是否投机,人是否投缘,却很重视。不一会儿,一大碗面条端上来了,定睛一看,一半是面条,一半是大虾,我惊愕、诧异、疑惑、不解,我想:在那个年代哪儿来的大虾?多少年了连见都没见过,甭说吃!你似乎看出我的疑虑,便说道:“这是亲戚带来的,你尝尝吧!”那天相见,大开眼界,大开斋戒,大块朵颐,大解馋虫。

文忠,你还记得吗?那是20065月的一天,我一家三口到贵府拜访,两家人在一起谈天说地,说东道西。知青的艰辛,无业的苦闷,分配的欣慰,返城的兴奋,城市的边缘,待业的烦恼,无房的困惑,婚姻的选择,幸福的家庭,宽绰的住房,子女的成才……这一幕幕回放,这一步步走来,着实不易,今非昔比,令人刮目相看,耳目一新。

文忠,让我们回顾一下所走过的路,酸甜苦辣,五味杂陈;回顾一下四十多年的友谊,洁白无暇,晶莹剔透。每逢重大节假日,你我都是短信频传,互致问候。说真的,你我之间可以称得上是管鲍之交,情同手足,乘车戴笠,如兄如弟。

四十多年了,我截取的只是其中的几个镜头,将它记录下来,流传下去,因为他是历史。

顺致安祺!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林德中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09-7-30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