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aoshen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他山之石(六十二)  

2009-07-28 14:47:46|  分类: 他山之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闲扯学术腐败

ELW

 

最近媒体曝光了三起论文剽窃事件,均发生在名牌大学,均涉及知名学者,即:辽宁大学副校长陆杰荣、武汉大学学术委员会秘书长周叶中、浙江大学药学院院长李连达。此事在学术界乃至整个社会引起了极大震动。

从小受到传统的教育,对学者和专家我一直十分尊重和仰慕,印象中学术领域是一方净土,曾几何时变得如此污浊?最近,与多年的朋友老何闲谈时说起此事,我这才茅塞顿开。

老何是业内人,曾在中科院任职。据他说,建国以来,科技领域一直十分有序,是最纯净、最少受干扰的领域。然而,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来,学术不端开始抬头,论文剽窃时有发生,后来愈演愈烈,涉及学者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,目前已经到了非遏制不可的地步。

说起往事,老何侃侃而谈。改革开放初期,他曾任中科院某学科的“学报”评审委员,当时“学报”是国内学术界比较权威的刊物。那时中央尚未制定相关的法规,评审工作是按照类似于一种潜规则颇为有序地进行:交上来的论文都要隐去作者姓名,请人重新抄写后再发给评审委员。评委在评审中只看科学价值而不问作者姓名。他就曾经“枪毙”过一位知名学者,也是国内泰斗式老前辈的文章。事后得知十分内疚,曾上门去“请罪”。而那位老前辈却非常豁达,说在科学面前人人平等,没有“前辈”与“晚辈”之分,只有一个客观标准,那就是“实事求是”。足见当时还有一个严格的评审机制,还遵循一个相对公平的、科学而客观的评审标准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评审的潜规则逐渐偏离了原来的轨道,从隐去作者姓名到看重作者姓名,最后又演变成了只认作者姓名,似乎姓名比内容更为重要。年轻的学者因为是无名小卒,要想在刊物上发表文章非常困难,必须找一位学术名人署名后,才能得以发表。其结果是,文章一经发表,年轻人铺平了通往科学殿堂的路;而名人学者们不用耗费丝毫的力气就变成了论文的作者,而且是第一署名,不但可以得到不菲的稿费,还可以把科研成果记在自己的账上,为今后仕途的升迁添砖添瓦。可谓双赢!何乐而不为!在这种机制和潜规则下,鱼目混珠,学术的腐败也就不可避免了。

老何本人也深受其害。九十年代初,他曾到西北某市讲学,曾提到自己正在研究的某些论点,令他惊异的是,回京不久就在该市出版的报刊上看到了这些论点,而且一字不差地引用了自己的原话,当然署名是别人。后来,他又到山东与学科内同行进行学术交流,随后出国了。几年后回国,在一家书店里,竟然看到有人把他的研究成果写成了一本书出版,当然署名和成果都变成了别人的。为此,他很恼火,咨询了律师,但已为时过晚,因为他的科研成果就像商标一样,已被别人“抢注”了。老何说,由于研究的项目不涉及国家机密,长期以来,在学科内进行讲学和交流是很正常的事,按照同行之间的潜规则,首先要尊重别人的成果,即使想在自己的文章里引用一些观点,也都事先打个招呼,而这种赤裸裸地剽窃,过去真的很少见,而现在却见怪不怪了。

对上面提到的三起恶性剽窃事件,教育部长曾义正严词地做出回应:说对这种行为“零容忍”,要“发现一起,调查一起、处理一起、曝光一起,无论涉及什么人,都要一查到底,决不护短、不姑息、不手软”。然而,据“南方周末”报道,令人失望的是,这三起案件的最后处理都是让徒弟们当了替罪羊,而第一署名的老师既不认错,也不道歉,更不承担任何民事和法律责任,不但逍遥,反而照样升迁。如武汉大学的周叶中教授,不仅保留了学术委员会秘书长的职位,不久前还荣升为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评议组成员。可谓怪事!

听到老何的这一席话,看到报刊的这些报道,我真的有点儿失望了。感叹如此下去,中国的学术界还有何净土可言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