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aoshen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他山之石(二)  

2008-07-09 20:37:22|  分类: 他山之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 

ELW

 

——大隋,北京知青,大学本科,外语专业,外交官头衔,长驻欧洲;长脸,小眼,白面书生,脾气随和,健谈幽默。走南闯北十余年,最刻骨铭心的竟是知青那一段。最有趣的是,还领着老少爷们在异国他乡“自己动手,丰衣足食”。——

 

1994年,我在欧洲某国驻外使馆工作,认识了大隋。他姓隋,四十出头,北京人,个子不高,偏瘦,长脸,小眼,戴一副宽边眼镜,一副白面书生,弱不禁风的样子。叫他大隋,是因为他这年纪不尴不尬,叫“小”不合适,叫“老”又有点儿说不出口,于是大家就叫他“大隋”。

当时,驻外规定已放宽,外交官可以带配偶,但是由于种种原因,配偶们难于成行,就我们这只有10人的小部门中就有4人还是“单身”,我、大隋、老秦和小金。四人中小金最年轻,还没结婚;我最年长,是唯一的女性,我们仨都是因为家里孩子上学要照顾,配偶没能随任。

每天下班后,眼看着别人成双成对地回家做饭,我们则回宿舍,草草地泡上一碗方便面,端到外面的露台上。那露台很大,上面有一张圆桌,几把塑料椅,八小时以外,这里就是我们单身的“小天地”。三个年长的吃方便面,而小金则去外面餐馆吃麦当劳或肯德鸡,吃完了回来聊天。

大隋其人如名,特别随和,非常爱聊,还很幽默。他曾在农村插队三年,后被推荐上大学,毕业后进机关当了公务员。说起当年上大学,他说“纯属偶然”,当时要推荐一名知青,报上几个都被打回来了,因为政审不合格,要查祖宗三代,于是“根正苗红”的他就“脱颖而出”。

他还说,他爷爷哥儿三个,祖上留给的家业都一样,结果他爷爷因为抽大烟把家产全折腾光了,土改时给定了个贫农;他爸没活路就参军,成了“革军”。而那两个兄弟苦心经营多年,保住了祖业,土改时划成了富农。

“哈哈!所以,我还得‘感谢’我爷爷,他老人家要是不抽大烟,就划不成贫农,我爸也不会去当兵,成不了‘革军’。”他诙谐地说。

大隋经常讲述插队那段经历。说也奇怪,他参加工作十余年几乎走遍全国,也去过很多国家,在农村只待了三年,可他情不自禁地总爱讲那段经历,只要他开个头:“我们那会儿……”我就知道又来了。想必那是他人生中最刻骨铭心的吧。

一次吃完晚饭,他神秘兮兮地拿出一个饭盒说是让我们尝尝鲜,打开一看是煮玉米,一共四个,不多不少,一人一个。这在异国可是见不到的美味呀!大家贪婪地啃着香甜的玉米。

老秦边啃边说:“真香呀!”

小金嘟囔着说:“就是太少了,还不够塞牙缝!”

我说:“从来没吃过这么好的玉米。哪儿来的?”

大隋抿嘴一笑,唱了一句:“大地啊!我的母亲!”

小金和老秦不明戏,还追着问。

我明白了:“地里偷的?这——不合适吧?”

大隋急忙解释说,是在附近的大田里掰的,那是块饲料地,玉米成熟后,收割机就把玉米的果实和茎叶全都囫囵碾碎,做成饲料。大家一听,都“啧啧”咂嘴说,这么好的美味碾碎了喂牛,真可惜!小金最先啃完了玉米,把玉米棒往垃圾箱里一甩:“这太不公平了!别便宜了那些牛和马,咱们再去‘收获’一次吧!”“对啊!就这么办!”三位男士一拍即合,说干就干,约定明晚动手。

可我觉得,这事可有点儿不太光彩,尽管是在饲料地里掰玉米,说白了,总归是偷呀!可他们却不以为然,说这不是“偷”,而是“小秋收”,是“自己动手,丰衣足食”。

翌日,吃罢晚饭,三个人就高高兴兴地上路了。那小金是出了名的愣头青,仗着年轻,贼大胆,什么都不怕,我担心他惹麻烦,就把大隋叫到一边嘱咐了一番。他却不以为然,淡然一笑:“能出什么事!你就等好吧!”

他没事人一样的走了,我可真心虚,心想,西方人爱管嫌事,万一要是被人发现报了警,中国外交官偷玉米?多丢人呀!这可怎么收拾呀!头一回参与这种事,我心里十分不安,后悔没有拦住他们,急得在露台上来回走,心里七上八下的。

我的担心是多余的,一个小时后,三人凯旋而归。小金唱着歌走在前面,身上干干净净,大隋、老秦背包随后,衣服上不少泥点,鞋上粘满了泥巴。我想,他俩准是掉泥坑里了。我赶快接过他们的“战利品”,拿到厨房去煮。坐在露台的椅子上,啃着鲜美无比的老玉米,喝着自泡的龙井茶,四个老少“单身”都陶醉了。小金嗓音高八度,绘声绘色地向我讲述了“偷”玉米的过程,全然一副“战斗英雄”架势。

老秦感慨地说:“真没想到,大隋一个文质彬彬的白面书生在这方面竟然这么老到!佩服!”

大隋却谦虚地说:“小菜一碟!想当初,我们那会儿……”于是,讲起了他们知青当时如何“自己动手,丰衣足食”。应该承认,确实无法与当年比,他们那会儿的行动可比现在惊险多了。

听完后,小金说:“啊哈!原来你们知青各个也是谗猫!” 大家全笑了。

大隋没有笑,沉默了半天,才慢吞吞地说:“恐怕你永远不能理解,那时候,真饿呀!”

笑声止住了,气氛一下子变得凝重起来。

回宿舍的路上,我问大隋:“这次小金没给你们添麻烦?”

“哪里!一到玉米地边上,他就吓得两腿打哆嗦,连车都没敢下,一直坐在奔驰车里,要不,怎么浑身那么干净!”

“啊?可他还——”我立即反应过来,惊奇地说:“什么?你们开着使馆的大‘奔驰’去偷玉米?真可以呀!”

又过了两天,是周末。大隋说,饲料地开始收割了,联合收割机“轰隆隆”把玉米地踏平,“喀嚓嚓”地把玉米连杆碾碎,那阵势可真壮观。听他这么说,大家也都想见识见识,于是,四个人就开着大“奔驰”去看。可是,离着老远就被警察拦住了,原来前面拉着警戒线,再一看,收割机也已停摆,警戒线后有不少围观的人。我又心虚了,紧张地问大隋:“是不是你们偷玉米的事被人发现报了警。”

他赶快下车向围观的群众打听。人们说,饲料地里发现有野猪出没,威胁着人的生命安全,所以暂停收割,眼下警察正在搜捕野猪。顺着那人指的方向望去,玉米地已被警察封锁,一群全副武装的警察正在地里搜索。

“噢!”我悬着的心放了下来,随即又蹦紧了神经,天哪!多亏上次他们去“偷”玉米时没有撞上野猪,否则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0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