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aoshen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史海钩沉(六十二)  

2009-06-18 19:27:31|  分类: 史海钩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  

 

我记得1969年春节前夕,那是下乡的第二个年头。农村的过年气氛格外浓重,过年是一个过程,从腊月二十三就开始准备了。

扫房。把干粮送给灶王爷之后开始扫房。老乡住的是土房,比较麻烦。虽说不用“塞向户”,但是登高沿低,用沙土挂墙还是比较辛苦的。扫除的那天,所有的东西都搬出来,放到院子里。先用沙土抹墙,然后用新席铺炕,铺上席子后屋里分外显得亮堂。其他的东西都在院子里被擦洗一新,一件件的搬回。沙土干了之后,在屋内一般用白纸或者报纸糊墙。等糨子干后,贴上新的年画。糊上新的窗户纸,粘上剪纸。打扫工作就完成了。

新衣新鞋。一进腊月,女人们却早早就忙开了,要拆洗被褥,要为全家老少每一口人都准备出新衣新裤,包括脚上的新鞋。这是一项大工程,平日里要抽空衲好鞋底,要把不能再穿的旧衣服拆洗干净,备好新袄新裤的里子,以便新年着新衣戴新帽穿新鞋。

蒸豆包。蒸豆包前一天,将和好的一大盆面就放到热炕上,让充分发酵,第二天一大早,即开始蒸,每个豆包上都用筷子点上红点。每锅半小时,大约要蒸五六锅,需要两、三个小时。这样,蒸出来的馍馍,屉屉飘香,吃起来更香。

杀猪菜。杀猪是年前最热闹的时刻。平时农民餐桌上是见不到肉腥儿的,辛辛苦苦一年了,该解解馋了。把猪从猪圈里捉住,四蹄捆住,放在矮桌子上,众人按住,只见屠户一刀下去,直抵心脏,顿时鲜血喷出,流入盐水中。然后再开水去毛、开膛破肚、取出内脏、大卸八块、剔骨取肉、改刀入锅、撒上海盐、架起大火、肉香扑鼻、诱惑难敌、大块朵颐、满嘴流油。

年夜饭。年夜饭其实很简单。凡同祖同宗在辈分最大的家中聚餐,每家出几个拿手菜。在年夜饭的过程中,是长辈给晚辈散发压岁钱的时候,也是成年人给老人送礼物的时候。饺子、年糕、白酒必不可少。永乐屯没有鱼,只好作罢。“穷年不穷节”,再穷的日子,过节不能马虎。

写春联。记得儿时在北京厂甸春节庙会,看到写春联的人比比皆是,隔不远就一个。 那时,能卖春联的人,大都写一手漂亮的毛笔字。在大街的一角摆一张桌子,饱蘸浓墨,洋洋洒洒,泼墨挥毫,龙飞凤舞,一副副充满吉祥祝福的春联一挥而就。有的人,围在桌子旁,不为买春联,为的是欣赏那炉火纯青的书法,我就是其中之一,站在那里流连忘返,羡慕至极。我想,那时的春联完全可以称之为艺术品。

渐渐地我对毛笔字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看到同学大都学颜体,我特别想买一本颜真卿《多宝塔》字帖,认为颜字好学,方严正大,朴拙雄浑,大气磅礴,但那时家境贫寒,妈妈不给买。妈妈却给我从故纸堆里找出一本柳公权《玄秘塔》字帖,没头没尾,残缺不全,只剩下中间一部分。柳体法度森严,清劲挺拔,瘦硬通神,比较难学。我只好硬着头皮学了下来,至今我的字里还有柳体的遗风。

“快过年了,得写几副对联,找谁写呢?”老乡们有点犯难,时不时的道咕着。大队书记顺口搭音:“咱村的老秀才脑血栓了,拿起笔来直哆嗦,写不了了。干脆找知识青年呗!他们有文化。”

有了领导的口谕,老乡们可乐了,一大清早就在一队社宅门口排起了长队,队伍歪七扭八,并不直留,时而鼓包,时而扎堆,小孩子们索性围住了桌子,秩序混乱。这也难怪,国人素来没有排队的习惯,现在不是还在倡导“排队日”吗?何况四十年前的农村呢?

一张长条白楂桌子摆在社宅门前,一条长板凳上坐着我们三位知青,我记得是王利民、万绿江和我。笔墨纸砚伺候,文房四宝摆开,一切工作准备就绪,我等三人列开架式,就开练了。裁纸、铺平、研磨、泡笔、探墨、落笔、藏锋、行笔、顿挫、捻笔、出锋……笔在手下运用自如,行云流水,出神入化,一挥而就。就笔体而言,真草隶篆;就流派而言,颜柳欧赵。我等三人八仙过海,各显神通。就这样,一副副春联走进了千家万户。

我依稀地记得四十年前农村那富有时代特征的春联,贴在门上的春联大多是:

三山伟业千古秀,四化福树万年青。 门楣: 江山多娇

春回大地山河秀,日暖神州气象新。门楣:普天同庆

鞭炮声声辞旧岁,赞歌阵阵迎新年。门楣:欢度春节

政通人和百业兴旺,风调雨顺五谷丰盈。门楣:勤劳致富

在农村院子里所有的墙壁上都要贴四字春联,比如:“风调雨顺,克勤克俭,紫气东来,春光明媚,国富民强,满院生辉,人寿年丰,繁荣昌盛,春色满园,万事亨通,人杰地灵,春光永驻,人勤春早”等。

 
   
就连牛栏马圈猪圈都要贴上:“牛肥马壮,猪养成群,六畜兴旺”等。很有趣的是贴在鸡窝上的对联:“一窝一窝又一窝,今年就比去年多,横批:鸡多蛋大”。严格地讲,这称不上对联,但却通俗易懂,朗朗上口,表达了农村人对美好生活的一种愿望。

 
   
屋里的一些家什上也要贴春联,炕上要贴:“身如松柏,福如东海,寿比南山,幸福人家”等,水缸上要贴:“源远流长,饮水思源”等,粮缸上要贴:“五谷丰登,年年有余,勤俭节约,勤俭持家”等。

书写的方式丰富多彩,比如把“招财进宝,福禄寿喜,抬头见喜”等四个字叠加拼凑在一起写成一个字;而把一个“有”或“酉”字,上下左右各写一个,组成连在一起的四个字,但看上去却是独立的一个字,表示“四时四处”都有。最有创意的是画一个手持拐杖的老寿星,而这幅画实际是个“福”字,图文并茂,颇具匠心。

如今,看着满大街千篇一律的春联,纯一色电脑设计的字体,尽管依靠先进的科学技术设计得别出心裁,但在我的眼里呆滞有余,华丽有余,却内涵不足,缺少韵味,实在没有购买的兴趣。

 
    
查阅史书才知道,春联起源于桃符(周代悬挂在大门两旁的长方形桃木板)。据《后汉书·礼仪志》说,桃符长六寸,宽三寸,桃木板上书“神荼”、“郁垒”二神。“正月一日,造桃符著户,名仙木,百鬼所畏。”所以,清代《燕京时岁记》上说:“春联者,即桃符也。”

五代时,西蜀的宫廷里,有人在桃符上提写联语。据《宋史·蜀世家》说:后蜀主孟昶令学士章逊题桃木板,“以其非工,自命笔题云:‘新年纳余庆,嘉节号长春’”,这便是我国的第一副春联。直到宋代,春联仍称“桃符”。王安石的诗中就有“千门万户幢幢日,总把新桃换旧符”之句。宋代,桃符由桃木板改为纸张,叫“春贴纸”。

 明代,桃符才改称“春联”。明代陈云瞻《簪云楼杂话》中载:“春联之设,自明太祖始。帝都金陵,除夕前忽传旨:公卿士庶家门口须加春联一副帝微行时出现。”朱元璋不仅亲自微服出城,观赏笑乐,他还亲自题春联。他经过一户人家,见门上不曾贴春联,便去询问,知道这是一家阉猪的,还未请人代写。朱元璋就特地为那阉猪人写了“双手劈开生死路,一刀割断是非根”的春联。联意贴切、幽默。经明太祖这一提倡,此后春联便沿袭成为习俗,推动了春联的普遍盛行,一直流传至今。

 
   
到了清代,春联的思想性和艺术性都有了很大的提高,梁章矩编写的春联专著《槛联丛话》对楹联的起源及各类作品的特色都作了一一论述。春联在当时已成为一种文学艺术形式。

春联也叫“门对”、“春贴”、“对联”、“对子”,它以工整、对偶、简洁、精巧的文字描绘时代背景,抒发美好愿望,是我国特有的文学形式。每逢春节,无论城市还是农村,家家户户都要精选一幅大红春联贴于门上,为节日增加喜庆气氛。

这就是永乐屯春节与春联的故事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9-6-3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