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aoshen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随笔(六)  

2008-07-11 23:06:29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 亲历大阳坡

     Waipo 

  

 

记得在永乐屯插队时,我们经常和老乡聊天,感兴趣的话题之一就是村子周边的自然景物,说到底是想找个玩儿的地方给苦闷的生活加点佐儿料。可让老乡一说,就邪乎了。说那八叉山,峭壁悬崖,有不怕死的从山上掉下来,没了全尸;又说那小河西水库,水深流急,龙王爷年年收人,捞上来都泡化了;再说那鲁北的“大阳坡”又高又陡,一不留神摔下山去,没了踪影……听得我们哭笑不得又半信半疑。仗着年轻气盛,我们决定去“探险”。农闲时,我们结伴登上了八叉山,又在小河西水库里游了个痛快,高高兴兴地回到村里。晚上炕头一坐,眉飞色舞地一通侃,老乡瞠目结舌,说这北京知青“神了”。

说来也巧,我要去鲁北办事,正好途经“大阳坡”。问老乡借好了自行车,我就去了张志和家,想问问他们有没有要在鲁北办的事。一听说我要骑车去鲁北,老太太连连摇头:“不中!不中!”我告诉他们,论车技,我一车前后能带俩人;论路程,我骑车去天津240里地打来回,去鲁北才60里地保准没事儿。临走,张志和反复叮嘱:到了大阳坡,推车下坡,千万别骑。

第二天,雨过天晴。几个同学把我送到村头的公路旁。那时的公路,全都是土路,平时就坑洼不平,雨后又多了泥水。我单脚滑轮,一迈腿上了车。这二八男车蹬着死沉,脚蹬子还咯咯作响。特别是倒轮闸,我极不适应,一蹬倒轮,车就要倒。临走有个男同学支了一招,用右脚踩住前轮,就当车闸使了。我试了试还挺灵。那时候村里的自行车前后都没有挡泥板,所以车轮一转带起的泥,直往我身上甩。我迎风前行,享受着雨后清新的空气,心情格外好。不一会儿,经过小河西时,想起几天前我们在水库游泳,直想笑。前方就是八叉山了,雨后的山,一片翠绿,美不胜收。永乐屯远去了……

我选择着平坦的路面,绕过车辙的泥泞,前面就是一个下坡。雨后的路又湿又滑,我赶紧用右脚踩住前轮,让车减速,下了坡把脚收回,再蹬车。就这样我平地加速,下坡踩轮,越骑越顺。这之中又翻过了几个大坡,也都顺利地通过了。

骑了好久,又经过路边的一大片庄稼地,我依稀看到远处有一排排的房子,不像村落,莫不是鲁北?我激动了,忘记了疲劳,加快了车速。前方又是一个大坡,我习惯地用右脚踩住前轮,让车减速下坡。这坡好长呀!我握紧车把,踩住前轮,极力控制着车速。突然,右脚脚心一阵灼烫,我本能地抬脚,刹那间,失控的车就着冲劲儿连车带人翻倒在坡上。也不知过了多久,我慢慢地爬起来,浑身像散了架,我试着动了动腿还能走,可右膝生疼,卷起摔烂的裤腿一看,已是血迹斑斑,好在没伤着骨头,身上全是泥了,连脸上、头发上都有。我抬起右脚一看,塑料凉鞋的底磨穿了。早知道当闸使,应该穿双底结实的鞋。车呢?顺着坡往下看,离我有五、六米远,横躺在那儿。我瘸着腿走过去一看,车把歪了,链子掉了,右脚蹬子“腿”也弯了,车是不能骑了。我正了正车把,装上链子,推着车一瘸一拐地走下了坡。

回头望去,好大的坡啊!足有百十多米长,被过往车轮压出的一道道车辙清晰地印在宽阔的坡面上。这无疑就是鲁北的大阳坡了。

当我忍着痛推着车艰难地踏上鲁北街头,再次回头凝望大阳坡时,一股敬畏之情油然而生。那高耸的坡顶日复一日迎接着这里的第一缕霞光,而后又留住了最后一道晚霞。大阳坡古朴而壮观,没有粉饰,没有雕琢,它见证了一代又一代扎旗人在这里繁衍生息,它也见证了我们知青在这块土地上的艰辛、悲凉、奋进、抗争。

四十年后的今天,登八叉山、在小河西水库游泳的事已记忆模糊了,然而“马失前蹄”大阳坡,却让我记忆犹新。那刻在我右膝上的印记,成了我对鲁北大阳坡永远的眷恋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