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aoshen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他山之石(五十二)  

2009-06-10 19:21:25|  分类: 他山之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“赶考”琐记

    ELW

 

2009年的高考落下了帷幕。68日下午,当高考结束时,我家附近的交大附中考场门前沸沸扬扬,尽管飘着小雨,已在雨中站立几小时的家长们激动得一拥而上,有的上前拥抱,有的热泪盈眶,有的赶紧递过饮料瓶,还有的向走出考场的孩子们献上一束束鲜花……可怜天下父母心呀!

见此场面,我的心也不平静,想起五十年前我们这代人高考时,可不是这般待遇。那时,我在女12中上学,要到位于交道口的22中赶考,考试期间住在教室里,教工食堂供应一日三餐,算是极高的待遇了。记得第一天,我怀揣着父亲的怀表,手拿着文具乘坐公交车去赶考,竟坐过了站,看到22中的大门一掠而过,我惊呼糟糕,下一站飞奔下车,小跑步赶到学校,还好没迟到。那时高考好像没多大压力,家长们也都很坦然,谁要是让家长护送赶考,那可是十分丢人的事儿。前曾载文谈到我云南的同学老葛,与他的赶考相比,我可是舒服多了,起码有公交车坐,还有一日三餐定时供应。而他则要走出大山、赶赴县城,徒步四天,还要带足干粮,据他回忆,去时还好,回来时干粮发霉了,只好对付着吃,或者到人家地头去挖萝卜充饥。此一时彼一时呀!

其实,我还参加过一次比高考更为惊心动魄的考试,那是年近半百时一次高级职称考试。要说这事,还得从头讲起。文革前,曾有一套职称评审制度,文革时被“砸烂”,文革后又百废待兴,直到八十年代中期才又提到日程上来。当这一消息传来,曾在我们单位引起了极大震动。宣读文件那天,原本坐不满的礼堂座无虚席,不仅在职的来了,多年的长期病号也都来了,有的拄着拐杖,有的由家人搀扶着……看这景象,真有点儿悲壮!当时,还没实行退休制度,各级领导还是解放时进城的老革命,几十年不变换,积压了一大批五十年代的大学毕业生,如今这些“秀才”们也已满头白发,不再指望升迁,也不敢奢谈功劳,只期盼着这次职称评定能对自己几十年的苦劳给个说法。

文件规定:不是人人有份,而是公平竞争,评定后与工资挂钩,申请高级职称的底线是65年毕业的大学生。为之振奋的是,我们这批人刚好压线,而且占据优势,参加工作20年,眼下都是单位的骨干,要说公平竞争,天平向着我们这边倾斜!再说,每月56元工资拿了二十年,上有老,下有小,一直过着紧巴巴的日子,现在,又有职称又涨工资,可谓是“名利双收”,怎能令人不振奋!

随后,成立了“职称评定领导小组”,其第一次“新闻公报”却又给我们泼了一盆冷水,因为高级职称的名额有限,重点是解决历史遗留问题,希望大家不要“一窝风”,号召“年轻人”发扬风格。所谓的“年轻人”指的就是我们这批人。随后,“领导小组”成员、我的“领导”又代表组织找我谈话,希望我听党的话,劝我放弃,不要同那些老同事去争。还援引文件说,如今改革开放了,将形成制度,年年都会评定,我还年轻,还有下次,而对那些人来说,这却是“最后一班车”,因为紧接着,就要落实退休制度了。受党教育多年,我向来是党的“驯服工具”,认为“组织上”说得有道理,就没有申请。但是,有的人却不听这一套,说如今可不是文革年代了,不肯发扬风格,依然在众人不满的“啧啧”声中提出了申请。

最后评审的结果,却大大出乎所料,凡是提出申请的人无一例外全部通过,而我们这些老实人,当初听了党的话、发扬了风格,却都没份,竟在评选比例中充当了分母。听到这消息,我的情绪有点儿失控,这太不公平了!就去找“领导”评理。而此时又说:哪儿有绝对的公平!开初,上面的精神确实是让“年轻人”发扬风格,哪知道,评到一半,又来了新精神,说尽量解决历史遗留问题,扩大了名额。我们单位申请的人数刚好与名额数相符,就全都通过了。我问,既然精神变了,为什么不传达?答复是,鉴于组织原则,不能这么做。听到这里,我只能自认倒霉,眼巴巴地期盼着明年的机会。

话说是形成制度,每年都要评,可是,事态变化莫测。第二年没有再评,第三年、第四年仍然没动静。直到第五年才下来文件,把这事又重新提到日程上来。那几年,职称与工资挂钩,工资年年上调,职称越高,涨幅越大,那些评上高级职称的“幸运者”们工资直线上升。想想看,整整五年,我们这些“党的驯服工具”越来越不赶趟,与他们收入的差距也越拉越大。我的心里很不平衡,凭什么他们是“幸运者”,我们是“倒霉蛋”?就凭他们当初不听党的话吗?

终于盼到了第二次评定职称。可是政策细则却又变了。第一次是解决历史遗留问题,凭资历就能通过。而这次得通过考试,还得论文答辩,外语考试分两级,业务人员参加水平高的“一级考试”,行政人员参加相对简单的“二级考试”,我不幸又是前者,只得连连叫苦。对于年轻人来说,考试算不得什么,可对我们这些年过半百的人来说,却并非易事。面对新的政策,每天下了班,只好硬着头皮捡起书本。真正坐下来复习,我才意识到了形势的严峻,如今我可以完全自如地运用外语,但是真正抠起语法和单词来,还真不如刚毕业的时候,精力和记忆力也差多了呀!此外,又增添了新的精神压力,想想看,作为外语专业毕业生,具有几十年工龄的业务骨干,一个在年轻人面前做表率的中层干部,倘若外语考砸了,我将以何颜面对众人?!

还好,领导开恩,放三天假在家复习,还派专车送我们去考场。背负着沉重的精神枷锁,怀揣着老花眼镜,我战战兢兢地走进了考场,就在心里“咚咚”跳,忐忑不安地等待着发考卷的那一刻,我又重温了三十多年前高考时的感觉,那感觉,那压力可比当年惊心动魄多了。

就在我用颤抖的手翻开考卷的时刻,隔壁的“二级考场”传来一阵骚动,听说一位老太太因为紧张而昏倒,当她被两位“白大褂”搀扶着从我们的门前通过时,我看到了她那张苍白的脸和花白的短发。旁边的人还说,这老同志特认真,长期搞党务,外语搁置多年,太紧张,压力太大……。

还好,试卷并不难,我早早就交了卷,从考场出来,在停车场寻找车时,听到阵阵被压抑了的哭声,我循声而去,看到一辆车上坐着那位在考场上昏倒的老太太,她独自一人坐在那里,显然是等着一起坐车回单位,她时而哭泣,时而“嘿嘿”笑。我顿时感到有点儿不寒而栗,想起了“儒林外史”中的“范进中举”。都是年过半百去赶考,都是因为考试而受到刺激,所不同的是,范进终于在53岁那年考中了举人,而眼下这位白发老太却又失去一次宝贵的机会,只能参加下次考试。下次又在何时?又会添加哪些新的细则与规定?这些谁又能预测得了!可怜而又倒霉的人!

老天有眼,我终于通过了考试与论文答辩,得到了“高级经济师”的职称。但是,想想自己的经历,终究还是运气不好,一步走错,步步不赶趟。那历史遗留问题,一直让我耿耿于怀,始终是我心中的结。直到退休,我的工资级别还与那些“幸运者”相差甚远。为此,我得出的教训是,做人不能太老实,要有自己的主见,得懂得维护自身的利益,否则,别人无法拯救你。我想起了达·芬奇的一句名言:“当幸运出现时,就要在前头用确信的手抓住它,因为在幸运的背后是光秃秃的一片。” 只可惜,我的感悟太晚了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