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aoshen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史海钩沉(六十)  

2009-06-08 18:03:26|  分类: 史海钩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 目      

 

    林德中

 

 

目光,像一束束无形的光,在我的四周交错穿行。明眸善睐、目露凶兆、顾盼生姿、眉目传情、含情脉脉、瞠目决眦、怒目圆睁、眼神迷离、目光炯炯、目光呆滞……各种各样的眼神在我的四周飘散。

从目光中可以看到:失望、盼望、无奈、坚定、调皮、慈祥、冷淡、冷酷、关爱、示意、气愤、活泼、深情、凄凉、绝望等等,每一种目光都可以包含一个故事、一段情感。

那是1972年春节前夕,几个北京知青回家省亲,从通辽上车,乘坐168次直快列车(齐齐哈尔-北京),在车厢里我们仰天俯地,胡吹海哨,无所顾忌,旁若无人。突然,一个小男孩闯入了我的视野,看样子也就两岁左右,一头黑发,五官端正,两只大眼睛忽闪忽闪的,格外稀罕人。只见他在车厢里来回跑动,往来穿梭。一会儿踩在座位上,望着窗外匆匆闪过的景物,“楼!”“灯!”他惊呼着,似乎他对一切都感到那么新奇;一会儿跑到一年轻女子面前,不断的撒娇,“妈-妈”地叫着,妈妈好像没有反应;一会儿又跑到一中年男子面前,“爸,喝-水!”爸爸递过去一个茶缸子,小男孩“咕噜咕噜”地喝起来。这时我才发现他俩并没有在一起,中年男子则是远远的站在走廊里。我一看那男子的年龄、装束、肤色、皱纹,断定他不是知青。一下子他们三人之间的关系明确了,我顿悟。其实,那母子俩离我们并不远,就坐在对面,我便仔细端详起来,那女子漂亮、迷人,一条红色拉毛围巾缠绕在脖子上,一双带袢黑色牛皮靴穿在脚上,一身打扮在当时来讲称得上时尚入流。她听到我们谈笑风生,看到我们胡打乱闹,这时恰巧我与她的目光相对,但又迅速移开,眼眶湿润,眼泪不住的往下流,她默默无言地低下了头,头发也随之垂顺下来。是难堪的目光?是逃避的目光?是悔恨的目光?我说不清楚。

面对此情此景,面对此时此刻,我们几个知青面面相觑,不知所云。究竟是怎么回事?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哭呢?邻座有个老大妈顿感好奇,心生慈悲,开始劝慰起来:“姑娘,有什么事想不开?别哭了!”那女子低头不语。

“人这一辈子没有过不去的坎儿,有什么事跟我念叨念叨!”老大妈继续说道。

“我是上海知青,到东北插队,临走时妈妈送我到车站,对我说:‘你爸爸因触犯刑律,被判刑入狱,他这辈子算没什么指望了。你下乡后,农村如有合适的,就在那儿成个家吧!电匣子里不是说了吗!?让扎根农村嘛!’说着,妈妈硬塞给我100元钱。”女知青性格直爽,并不忌讳泄露隐私,竹筒子倒豆子,一吐为快,眼里透出率真的目光。

“那后来呐?”老大妈进一步关心的问道。

“妈妈离婚后又再婚,嫁给了一个根红苗正的工人。”女知青谈谈的说道。

“你妈妈为什么下嫁一个工人?”老大妈问道。

“妈妈说:‘这叫改换门庭,保护子女。’”女知青露出不解的目光,看来有点单纯。

“你呐?”老大妈穷追不舍。

“我下乡四个月,经农村媒婆介绍,就嫁给了一个丧偶的农民。”女知青的泪水又流了下来,边擦边说。

“你愿意吗?”继续追问。

“我开始不同意,架不住媒婆的舌头能说,天天磨叨,狂轰滥炸,后来我就投降了。”

“我又干不动农活儿,想找个靠山,不就省得干活了吗?”女知青补充道。

“你丈夫多大?”

“三十五。”女知青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,喃喃的说。

“是刚才给孩子喂水的那个男人?”老大妈似乎想对上号。

“就是他!”女知青涨红了脸,带着羞涩的目光,点了点头。

“你多大?”

“我二十一!”

“比你大十四岁!还是再婚。”老大妈惊愕的睁大了眼睛。

“你图什么?”老大妈甚为不解。

“我就懒得干活儿,嫁汉嫁汉,穿衣吃饭。”

“我从小就听话,是个好孩子,听电匣子里的话扎根农村,听我妈的话在农村成家!”女知青好像找出了理论根据,试图深层阐述。

“你的小男孩挺好的!”老大妈在转移话题。

“不瞒您说,我一看见儿子就想乐,一看见丈夫就想哭。”一说到儿子,女知青破涕为笑,眼睛充满希冀的目光。

“你幸福吗?”

“您说我能幸福吗!?有什么办法?一天天混日子呗!”女知青显出无奈的目光。

“你一家三口这是去哪儿?”

“妈妈刚再婚,让我们回上海看看继父。姥姥还没见过外孙呢!”女知青脸上挂着幸福的目光。

“回沪后,还有什么打算?”老大妈试探地问道。

“告诉您一个秘密,我主要想探监看看生父,你可别告诉别人。” 看来,女知青涉世不深,在泄露自己的行程。

……

“妈-妈!”随着声音的传入,只见一个小男孩撞撞跌跌地从车厢过道里跑过来,后面跟着他那其貌不扬的爸爸,至此,老大妈与女知青的谈话戛然而止。

“一身精神,全在两目;一身骨相,在乎面部。眼明则神清,眼昏则神浊。清则贵,浊则贱。清则寤多寐少,浊则寤少寐多。”我想以曾国藩的这句话作为该篇的结束语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9-5-25

 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