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aoshen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史海钩沉(五十五)  

2009-05-14 14:17:34|  分类: 史海钩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 十七斤白面

 

    林德中

 

 

唐代李白《静夜思》: 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。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。这是一首世上妇孺皆知的著名诗作。每逢中秋我便想到它,想到它背后那终生难忘的故事。

那是1971年春上,地质队进村勘探矿藏,浩浩荡荡,足有二、三十人,他们住在永乐屯三队社宅北房。我们知青虽然居住分散,但吃饭都在一起,都到三队社宅的西南房进餐。他们吃供应粮,粗粮占60%,细粮占40%;我们知青吃农村粮,而且全部是粗粮。知青与地质队同在一个院子,低头不见抬头见,彼此就有了来往。况且,又都是外乡人,又都认识两个字,也算半个知识分子了,共同语言就多了起来,共同话题也多了起来。每当晚饭后,夜幕降临,我们便三三俩俩分散地坐在院子里,谈天说地,道古论今,仰天俯地,海阔天空。

“你们一共有多少北京知青?”地质队长问道。

“二十七人。”我认真地回答。

“我怎么没见那么多人?”

“其他人回北京啦!现在村的只有十七个。”

……

时间过得真快,转眼之间到了八月十五。说实在的,这个传统佳节对我来讲,已经很淡漠了,几乎忘却了。有诗云:每逢佳节倍思亲。佳节都忘了,何谈思亲?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过得完全是与农民无异的日子,过得是“不知今夕是何年”的日子,农村也不放假,根本就没有节日的概念。而地质队还有个黄历,知道什么阳历、阴历的,什么节啊、日的。

我记得中秋节那天下午,地质队大厨用银白色的秤盘给我们端来十七斤像雪一般纯洁的白面,我一时间不知所措,只听到大厨说道:“快找个家什来!”我踅摸了半天,既没找到簸箕,也没找到笸箩,倒找到一个泥瓦盆,“得,就倒在这里吧!”望着那黑黑的泥盆,白白的面粉,光洁的秤盘,一脸的汗珠,憨厚的脸庞,由衷的笑容……我的心在沸腾,我的眼在湿润,我的血在涌动,真不知说什么好,只得以“谢谢”这最简单而又直接的语言,这朴实而又无华的语言,来表达我们知青的心境。“这是队长让我送来的!别客气,我们都是异乡人。”大厨进而说道。是啊!说得好!我顿时想起“独在异乡为异客”这句诗。相对永乐屯来讲,我们都在异乡,同时我们又都是异客,他们是因工作所致,我们则发配使然,不期而遇,咳!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。我紧紧的握住他的手,千恩万谢地送走了客人。我万万没想到,一句不经意的回答竟换来十七斤白面。

“今天晚上吃饺子,好好改善一顿!”在家的几个知青异口同声。

“没有肉怎么办?”难题又来了。

“昨天,二队杀了头菜驴,不知队长能不能开恩?”

“他不给,没事。就让他记账呗!年底结算。”知青来了几年了,对农村的野路子算是摸透了,可以说门清。

说干就干,于是,我找到胡队长,这位胡队长号称“酒仙”,谁也喝不过他,什么时候见他,都是酒气熏天,满脸通红,涨得跟猪肝似的,说话颠三倒四,我和他一说:“胡队长,晚上到我那儿吃饺子去!”

“行,没,没问题!”他爽快地答应着,但带着几分醉意。

“队里还有驴肉没有?”我问到裉结上。

“有,有的——是肉,你——你找仓库保管割去吧!”他一边说一边打了个趔趄。

“没有你的批条,保管能给吗?”我继续盯问。

“没事,你就说我说的!我说没事就没事。他敢不给,不听我的——我就撸了他。”他一言九鼎,说了就算,虽是醉话,但脑瓜还清醒。

我顺利地拿到了驴肉。由此看来,酒精在发挥作用,糊涂有糊涂的好处。

我们几个知青开始忙活开了,有的和面,有的剁馅,有的摘菜,有的拌馅,有的擀皮,有的负责包。没有擀面杖,就用酒瓶子来代替;没有盖帘,就往炕席上扔。人多手快,不一会儿,饺子包得了。十七斤白面用完了,馅也用完了,面光馅净。几百个饺子摆了一炕,一眼望去,蔚为壮观,犹如秦陵兵马俑,个个威武雄壮,挺立在炕席上。大火架起,烧开柴锅,饺子一下,犹如散兵游勇,浪里白条,上下翻滚,如鱼得水。煮得了,捞出来,这回倒没找尿盆,而是找了个脸盆盛出来,放在炕上,十七个知青围坐在一起,吃着这十七斤白面包的热腾腾的饺子。

这时,我说了一句:“胡队长怎么没来?”

忘了是谁答曰:“他另有宴请,传话说不来了。”

“地质队哪?”我忽然想到“吃水不忘挖井人”这句名言,人是要讲点良心的。

“那就给他们端一盆去吧!”大家不谋而和。

我给地质队送去一盆饺子,他们说什么也不肯收下,就连尝一个都不尝,我只好又完璧归赵。

望着十五的月亮,吃着这热饺子,想起那十七斤白面,百感交集,泪如雨下,是思乡?是感激?是烦闷现实?是瞻念前途?是……

时至今日,地质队员那身磨得发白的工作服,肩上背的那工作袋,手里永远拿着那个小榔头,脚下穿的那双大头鞋……将恒久定格在我的脑际里,定格在深深的沟回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9-4-30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