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aoshen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史海钩沉(五十四)  

2009-05-08 14:35:38|  分类: 史海钩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老蔫和他的媳妇

(小小说)

 

林德中

 

这是塞北一个偏僻的小山村,它那么沉寂,那么静谧。

这村坐落在山坳里,几棵大杨树高高的直立着,从山上往下看,一团团树冠,就好象一块块碧绿的翡翠散落在村里的土地上。农舍虽高高低低,上上下下,就势而建,但仍感到那样错落有致,井然有序,绝无私搭乱建之嫌。四十多户人家世代生活在这里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朝夕相处,和睦相居,平安无事。

“文革”中,一群北京知青来到这村,沉寂泛起波澜,静谧变成热闹。老乡纷纷走出家门,来观赏这“西洋景”,看看知青细腻的脸庞,摸摸知青晰白的双手,甚至蹭蹭知青穿着的衣服,问这问那,说长道短,嘘寒问暖……总之,对知青充满着一种神秘感,渴望了解天子脚下的一切。

那时,上级都给知青配发了一套蓝色棉制服,绝大部分都比较合体,但有位知青的棉服太小,怎么穿都进不去,换吧!上级说没富余的,一对一按人头下来的,怎么办呐?这时,大队支书说:“这身衣服交给大队,我们再给做新的!”找谁呢?

“咱村老蔫媳妇不是会做衣服吗?”妇女主任提醒道。

“可老蔫家住自然屯呐!离这儿八十里地,太远,不方便。”队长插言。

“咱这疙瘩儿没有像样的裁缝,就得找她。”支书一语定乾坤。

“可不!西式棉服一般裁缝做不了。”妇女主任似乎掌握内情。

“再说,给知青做衣服,要像点样,得找个好裁缝啊!”队长随声附和着。

“那工分怎么算?”妇女主任问道。

“什么?工分,她还敢要工分?反了她了?!”支书十分气愤。

“白干活儿不给工分?天下哪有这理?”队长有点打抱不平。

“要不,少给点儿?”妇女主任似乎在求情。

“你们真没头脑,缺少阶级斗争这根弦,老蔫是专政对象!”支书一语惊天。

“您的意思是让她出义务工?”队长好像这才理解支书的高瞻远瞩,恍然大悟。

“那好吧!我去办吧!”妇女主任一脸的无奈。

“就这样吧!”支书得意的点了点头。

支书的指示没有隔夜,马上执行,就像长了翅膀似的,传到了老蔫家。老蔫媳妇听了以后,一句埋怨的话都没有,这要赶上刁钻媳妇,一定会说:“嫁给你,我算倒了八辈子霉!”,但她却说道:“今天太晚了,我还得走八十里夜路,要不,明儿天刚一放亮,我就走!”送信儿的人点头称是。

次日下午,老蔫媳妇终于赶到了集体户,为那知青量体裁衣,到大队领了新棉花和蓝布。知青留她吃饭,她说什么也不吃,随手从包袱里拿出干粮,说道:“你瞧,我带着呢!”紧接着,她又踏上了返家的征程。

不几日,她又亲自送来了一身西式棉服,“穿上,赶紧试试,不行我再改!”那知青连忙双手接过来,翻过来调过去的看,熨烫平整,针紤匀称,棉絮均匀,想不到在农村竟有如此高级的裁缝,居然会做西式棉服。按现在来说,应该叫作服装设计师,在无数位男女时装模特的簇拥下出现在T 台上。那位知青换上新衣,情不自禁地说道:“嘿!别提多合适啦!”于是,千恩万谢地把老蔫媳妇送走了。至今,她记忆犹新。

一年以后,“一打三反”运动开始了,这个小村不再沉寂,不再静谧。

“今儿晚上开批斗大会!”大队支书发话了。

“斗谁?”队长问道。

“老蔫!”支书不假思索地说。

“为啥?”队长不解。

“还为啥!?就因为解放前他当过国兵!”支书右手一拍桌子,横眉立目地说道。

“那不是很早的历史问题了吗?”队长紧皱眉头反问了一句。

“越是历史问题,越要深挖,这才能挖出大家伙!”支书当仁不让。

“再说老蔫的历史问题早就作过结论了。”队长仍旧不开窍。

“这是阶级斗争反复辟的大事!”支书开始上纲。

“有这么严重?”队长傻呵呵地问道。

“你呀,一天到晚就知道干活,光拉车不看道,像你这样,还不得拉到资本主义沟里去?”支书开始上线。

“我看老蔫也没有什么阶级斗争新动向!”队长还是懂得点新词。

“这就像冬天的大葱——叶枯根烂心不死。别光看表面,要看内瓤。”支书高屋建瓴。

“内瓤,怎么看?”队长不解。

“那天他见我,连招呼都不打,一扭脸走了,这分明是对我不满。”支书显然是在猜疑。

“这也不能叫内瓤啊!”队长反问道。

“再说,咱村再也没有什么有渣儿的了,不斗他斗谁啊?”支书在回避问题,同时又在发动进攻。

“这么做合适吗?”队长提出疑问。

“你要知道这是运动,不拿出点成绩来,怎么向公社汇报?”支书在考虑政绩。

队长无言。批斗会开始了,社宅里挤满了人,看上去黑压压一片,只见一盏马灯一闪一闪地眨着眼睛。老蔫气喘吁吁地刚从八十里地以外赶来,还没有落座,一进门就径直被“请”到台上,哆里哆嗦,半喷气式地站在那里,面对既熟悉又陌生的老乡交待问题。

“说,你为什么当国兵?”一个愣小子问道。

“我妈生了五个孩子,因为家里穷,没饭吃,正好国民党军队路过村里,我妈就让我当了兵。”老蔫不紧不慢地回答。

“再穷也不能当国兵?”一个小嘎子问道。

“那儿不是管饭吗!?”老蔫反问道。

“一点志气都没有!”

“你是不是特务?”

“你的上级是谁?”

“你是不是汉奸?”

……

你一言,我一语,面对老乡这突如其来而又乱七八糟的问题,老蔫的脑袋就像那拨浪鼓来回摇个不停,弯了半天的腰想直直,但他没敢动。这时,他感到腰膝酸软,四肢无力,头晕脑胀,打了个趔趄,差点摔倒在地上。

这时,会场上出现了鼾声,队长发话:“行了,行了,今天批斗会就开到这儿,明天还得上工呢!散会!”

是啊,明天老蔫也要上工,而且,今晚还要顶风冒寒步行八十里路。他的媳妇正在家等候着,凶吉未卜,七上八下,忐忑不安,她的心里在打鼓。

四十年过去,光阴荏苒,风雨飘摇,物是人非,当事人已仙逝,谁对谁错,孰是孰非,谁能予以评说?

只有那几棵高高的大杨树才是历史的见证人。

 

2009-4-24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