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aoshen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史海钩沉(四十四)  

2009-03-24 21:09:35|  分类: 史海钩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Image

 

“干净刘”

 

林德中

 

 

过去一提到农村,总爱和脏乱差联系在一起。东北人叫埋汰,北京人叫邋遢。今天,我所要讲的是内蒙永乐屯“干净刘”的故事。

说起“干净刘”,附近十里八村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。村里人就不必说了,世代生活在这里,抬头不见低头见,舌头嚼够了,嚼累了,也就不嚼了,也就见怪不怪,习以为常,熟视无睹了。有个别好事的外村老乡,慕名前来一睹风采。我们知青初来乍到,备觉好奇,一直想探寻究竟,苦于没有机会,陷入一筹莫展之中。

我忘记了是谁想出了一条锦囊妙计:推碾子时,向他家借簸箕,不就手可以光顾了吗?主意已定,立即行动。于是,一人占好碾子,其他人都去了他家。走进一看,四周用土垛起的围墙,北房三间,院内有一口井,辘轳永远架在井台上,一畦畦蔬菜,鲜亮亮,绿油油。中间一条土道,直通堂屋。虽说是土道,但锃光瓦亮,没有一丝浮土,仿佛象路碾子轧过那样平整,那样光洁。屋檐下左边挂着一串串红辣椒;右边挂着一簇簇苞米棒子,颇具农家院的特色。迈进门槛,墙上挂的是沙里子,脚下象踩在水泥地一样,锅台上干净整洁,没有一点灰尘,做饭家什摆放得井井有条。里屋炕上几床被褥整整齐齐码成一摞,炕席擦得锃亮。北墙靠着一个躺柜,鉴可照人。我们几个知青满身是土,穿着泥鞋,时而坐在炕上,时而地上溜达,弄得满屋全是泥土,这对中年夫妇也不好说什么,我想可能因为知青首次登门拜访的缘故吧!

通过聊天,我得知这是一个两口之家。女方漂亮白皙,中等个头,条顺,盘亮,在农村来说是个难得的美女,心比天高,命比纸薄,高处不胜寒,一直未能找到如意郎君,从18岁耗到30岁,从青年耗到中年,眼看着青春即逝,最后不得不下嫁“干净刘”。婚后五年未生育子女,两人相伴度日。据老乡讲,凡是来客坐过的炕,都要好好抹抹;摸过的东西,都要反复擦擦;走过的道,都要认真扫扫;握过的手,都要仔细洗洗;开门时从来不用手推,而是用脚踢;收工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在院子里洗手、洗脸、洗脚,然后才能进屋。

有一次,妻子洗脸,顺便把手镯摘下来,洗了洗上面的灰尘,小心翼翼地放在窗台上,唯恐弄坏。因为,这是结婚时婆婆送给她的翡翠手镯,弥足珍贵。谁承想,意外的事情终于发生了,“干净刘”干净惯了,笤帚不离手,见着窗台就想扫,不小心一笤帚把镯子扫到了地上,只听“扑嚓”一声,掷地有声,镯落身碎,“干净刘 ”连忙俯下身去捡起那些碎片,怎么拼对也不成,找驴皮膘也没能粘上。“干净刘”心疼,她心碎了,直埋怨:都是干净惹的祸。

农业植根于土地,农村依靠着土地,农民指望着土地。天天与土砬坷打交道,终日与土为伍,与地为伴,岂能没土?岂能没泥?岂能没灰?岂能没尘?土屋、土墙、土炕、土灶、土路、……每个人都灰头土脸的,衣服上沾满了灰尘,鞋上也沾满了泥巴,就像刚从土堆里爬出来似的。而“干净刘”就是与众不同。

一般来说,洁癖就是太爱干净。 一个人爱干净是好事,但过于注重清洁以至于影响了正常的学习、工作和生活,特别是社会交往,就属于洁癖了。

洁与不洁,在不同的文化里解释完全不同。中国的隐士都有洁癖,自我美化。而西方(包括印度)的苦修者却满身污秽,用肉体肮脏来报复精神的不洁,用自渎的方式来净化。

道德洁癖与文明禁忌相关,最初起源于生物性恐惧,后来抽象化为道德洁癖,最终又在个体身上表现为生理性洁癖。古代女子因为男人拉过她的袖子就把胳膊砍了,这正是道德洁癖向生理性洁癖过渡的极端形式。道德禁忌实际上是最无能的一种治理方式,割了最省事,这就是中国古代极权主义的思维。

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洁癖之士要首推明初大画家倪云林。他爱洁成癖,连自己的文房四宝——笔、墨、纸、砚,都有两个佣人专门负责经营,随时擦洗。院里的梧桐树,也要命人每日早晚挑水揩洗干净。一日,好朋友来访,夜宿家中。因怕朋友不干净,一夜之间,竟亲起视察三、四次。忽听朋友咳嗽一声,于是担心得一宿未眠。及至天亮,便命佣人寻找朋友吐的痰在哪里。佣人找遍每个角落也没见痰迹,又怕挨骂,只好找了一片树叶,稍微有点脏的痕迹,送到他面前,说就在这里。他斜睨了一眼,便厌恶地闭上眼睛,捂住鼻子,叫佣人送到三里之外丢掉。

因他太爱干净,所以少近女色。但有一次,他忽然看中了一姓赵的歌妓,于是带回店里留宿。但又怕她不清洁,先叫她好好洗个澡,洗毕上床,用手从头摸到脚,边摸边闻,始终觉得哪里不干净,要她再洗,洗了再摸再闻,还不放心,又洗。洗来洗去,天已亮了,只好做罢。此君堪称洁癖之登峰造极者。

世界上最爱清洁的国家当推日本,是公认的洁癖之邦。在日本,几乎所有的商品,如圆珠笔、汽车方向盘、钢琴、棒球手套、鞋袜、内衣、银行存折等都要经过灭菌处理。地铁车厢里,许多妇女厌恶接触扶手圈与栏杆,万不得已时就用手绢将手包起来。更有甚者,有的女士出门时随身带着消毒剂与除臭剂,以便对便桶、垫圈进行消毒。

过分的洁癖可导致人的免疫功能减退,影响健康。不少日本人离开了本土,就不能健康地生存。有一年,印度尼西亚的著名旅游圣地答里岛,200多名日本游客集体爆发霍乱,而其他国家的游客却安然无恙。

社会关系中也存在洁癖。如名门贵族瞧不起普通平民;城里人看不起乡下人;大城市的人看不起外地人;白人看不起黑人;基督徒看不起异教徒……以为自己很高贵,其实是非常浅薄而可笑的。

由此,想起2003年“非典”时,饭前要洗三遍手,每人带一个十八层的大口罩,距离5米之外才能讲话。写到这儿,我倒想说:“干净刘”,你有先知先觉,你有历史渊源,你有现代理念。四十年前,你已经走在世人的前列。你的事迹值得一写,你将载入永乐屯的史册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9-3-19
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