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aoshen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史海钩沉(四十一)  

2009-02-26 21:09:24|  分类: 史海钩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Image

  一双鞋

    林德中

 

《说郛》引唐·留存《事始·鞋》记载:古人以草为屦,皮为履,后唐马周始以麻为之,即鞋也。

提到鞋,有男鞋、女鞋、童鞋、皮鞋、布鞋、休闲鞋、登山鞋、运动鞋、凉拖鞋、时装鞋、工作鞋、高跟鞋、足球鞋、篮球鞋、增高鞋、舞鞋……不一而足,不胜枚举。

在模糊的记忆中,对鞋只留下一些一鳞半爪和支离破碎的印象,零散残缺,大脑中无法构成一幅完整的映像。我依稀记得二十岁以前穿的鞋都是妈妈手工制作的。青年时期,只见妈妈把那些碎布头敛起来,捆好放在针线笸箩里,一块都舍不得扔。当时不懂事的我心中纳闷:留这些破烂有啥用?怪占地儿的!可是妈妈不以为然地说道:“把这些碎布头攒起来,积少成多,废物利用,以后可以做鞋。”集腋成裘聚沙成塔的道理我懂,但这些烂布头可以做鞋?顿生不解,妈妈见我小,也就不再解释。

在冬季的一个夜晚,妈妈收拾完碗筷,用锅打起糨子来,一会儿糨子打好了。只见她抄起鞋刷子,蘸上糨子,在一块木板上“噌噌噌”地刷了起来,先四周,后中间,就连木板边沿都要刷到。然后,将碎布头一一挨墙靠本地蘸在糨子上,一层又一层,层层覆盖,均匀排列,厚薄相同。从表面上看,虽参差不齐,但错落有致;从远处看,俨然就是一幅无需雕琢无可挑剔的西方油画,粗犷而质朴,古拙而大方。袼布打好了,放在炉子边烘烤,待干备用。

妈妈用刀子小心翼翼地从木板四周边沿入手,一点一点地起下,左手按住木板,右手攥着袼布一角,随着“哧啦哧啦”的响声,一大块袼布就被撕扯下来了。望着这第一阶段的战果,妈妈欣慰地笑了。

又是一个夜晚,妈妈先量了量我的脚,然后剪出个纸样,把纸样放在袼布上。只见她坐在床沿上拿起剪子,按照纸样一丝不苟严丝合缝地将袼布剪下来,这般如此,一会儿绞出了十个鞋样,一个个的用白布条包好边,五个一摞的码好,以备用。

又是一个夜晚,妈妈手里拿着搓好的麻绳,戴上顶针,拿起锥子,一针一线地纳起鞋底来,只见她飞针走线,上下穿梭,还不时的往上推推眼镜,偶尔用针尖划划脑袋。我一觉醒来,看见妈妈还在灯下经纬交错,左右纵横。“妈妈,您还不睡?”“我今夜得纳完!你赶紧睡吧,明天还得上学。”一句话感动了我,在妈妈的心中只有他人,唯独没有她自己。东方欲晓,鸡司晨鸣,妈妈终于取得了第二阶段的战果。又是一个不眠之夜,清晨又踏上了上班的征程。

又是一个夜晚,妈妈开始给鞋上帮了,黑布,白帮,松紧带一一配齐,鞋帮再刷上大白粉,齐了。一双标准的千层底懒汉鞋完成了,一件精美绝伦的民间工艺品诞生了,一件非物质文化遗产该申报了。

我就是穿着这双鞋,踏上了远赴内蒙插队的征程。永乐屯这村很美,这个论点我在《史海钩沉》系列文章中多次提到。直至现在,也说不清是我多年生活有所偏爱的结论,还是本来就确实很美。八岔山,转山渠,甸子地,十排房,林荫道,四合院,……不用再描述了,你说美不美,又有谁能说自己的家乡不美!

我穿着这双鞋,走遍了永乐屯的山山水水和沟沟坎坎,在那里我献出了宝贵的青春。鞋底磨薄了,再后来鞋底磨穿了,但是,我仍旧舍不得丢掉它,依然珍存着它,之所以这样,只有一个原因,那就是妈妈亲手做的鞋。

在农村,没鞋怎么干活?怎么过活?于是,我就和挚友景林商量,借回京探亲的机会,买一双鞋。主意已定,1969年春节前夕,我们踏上了返京的归途。一路上我俩商量着,新鞋买不起,因为队上没分红,家里生活拮据。那么,只有买旧鞋了。上哪儿买旧鞋?“天桥旧货摊!”景林张口就来,我也附和着。到北京的第二天一大早,我俩便相约来到天桥。抬眼一望,黑压压一片,满街筒子全是人,一条窄小的马路两侧站满了摊商,中间是南来北往熙熙攘攘的人群。我俩好不容易挤了进去,一家家看,一摊摊瞧,货比三家的道理我们是懂得的,我们想用最少的资金发挥最大的效益。不怕遛腿肚子,不怕磨嘴皮子,只求物美价廉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我走到一个摊位,意外发现了一双军用高腰球鞋,最后以3元价格斩获。有人不免要问:你为何钟情高腰鞋呢?答曰:农村适用,不进土也。这双鞋一直伴我走过永乐屯七年的插队生活,无愧于耐磨,无愧于结实,无愧于实用,无愧于好鞋。

查了一下史书,鞋的历史悠久,源远流长。在中国,鞋的形象最早见于氏族社会时期的彩陶。现存最早的鞋是湖南长沙楚墓出土的一双用皮缝制的鞋。

近代,中国人多穿布鞋;皮鞋初为上层人士着西装、军服时穿用,后来穿者增多;胶鞋随体育运动的兴起而流行。20世纪初,中国有了初具规模的制鞋工业,生产皮鞋、布鞋和胶鞋;50年代后,逐步形成皮、布、胶、塑为主要材料的制鞋工业体系。

世界各国的鞋中,公元前3000年古埃及的牛皮凉鞋,为现存最古老的鞋。在埃及还发现公元前2000年左右的用纸莎草编结的鞋。中世纪欧洲曾流行软鞋、凉鞋和简单的长统靴,贫困的人则多穿木鞋;阿拉伯人用优质皮革制鞋。直至近代,大多数鞋仍由家庭制作。

从古至今,从中到外,那些鞋我都不感兴趣,不值得回味,唯一让我追忆的是妈妈亲手制作的那双千层底白边懒汉鞋,还有那双天桥旧货摊购置的军用高腰球鞋。

这是平凡的鞋,这是普通的鞋,它记录了我人生的经历,生活的曲折,命运的坎坷。平淡中凸现人性,平凡里又见高雅,普通中彰显珍贵。路在脚下,这鞋曾经踏遍万里崎岖,这鞋曾经走过千山万水,这鞋曾经走南闯北,这鞋曾经穿沟越壑,这鞋……这鞋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9-2-24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09-2-25修改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09-2-26再改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