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aoshen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史海钩沉(三十一)  

2008-12-17 18:15:15|  分类: 史海钩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 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林德中 

 

郑子明(恩)卖油,路经陶洪庄园,摘食其瓜,为丫鬟所见,郑与陶女三春斗不胜,陶洪出,郑见其跛而且老,轻之,与斗不敌;陶洪喜其勇,招赘为婿。这是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叶盛章代表作《打瓜园》的剧情梗概。

我以为该剧中所说的“瓜”应指西瓜而非打瓜。那么何谓打瓜?打瓜,因拳打而食和含子量多而得名。其瓜圆形,表皮光滑浅绿,有深绿色条纹,瓜瓤色白较甜。瓜子黑边白心,颗粒饱满,片形较大。秋季,瓜成熟后,将瓜打破,食肉取子,用水洗净,晒干,即可应市。黑瓜子含有丰富的蛋白质、脂肪、维生素BD等营养物质,多做营养食用,其中单不饱和脂肪酸含量很高,特别适合高血压和心脑血管患者食用。因此,便成了人们普遍喜爱的美味食品。   

俺永乐屯就种植这种打瓜,这里有沙质的土壤,适宜的温度,充足的阳光和上乘的良种。天时、地利、人和三大条件都具备,得天独厚。我记得村子南边有一块沙土地,那里是打瓜的主产地。每逢春季,大姑娘、小媳妇开始播种,将优质饱满的种子埋在地里。男人则动手搭建窝棚,在旧房框子上面架起一捆捆高粱秸,呈三角形,直刺青天,可以遮风挡雨。屋里再搭一个“霸王炕”,炕上铺一张席子,炕体连着灶台。春夏之交,山里的夜晚仍有些凉。傍晚时分,把小炕烧得热热乎乎的,人躺在上面甭提多舒服了。现在有温泉泡吧一说,我想这“霸王炕”也一定具有热疗保健功能,不亚于泡吧。瓜窝棚虽设备简陋,但样样俱全,用现在时髦话来讲:不求最好,但求更好。

队长想找个秉公办事、大公无私的人看瓜。扒拉来扒拉去,物色到我,我被正式入选。我十分喜欢这份差事,吃、喝、拉、撒、睡都在地里,远离集体户,远离永乐屯,总有一种世外桃源的感觉,当然无法与晋代陶渊明相比,但也很惬意了。

天一蒙蒙亮,我就早早收拾行李,匆匆吃过早饭,雄赳赳气昂昂地扛起背包就出发了。到了瓜窝棚,把行李朝炕上一扔,气喘吁吁地往炕上一躺,卷颗“大炮”吧嗒吧嗒地抽了起来。不大一会儿,老王头来了,佝偻着腰一脚迈进了地窨子。他那被岁月侵蚀的道道沟壑像浮雕一样矗立在脸上,才五十多岁,已经老态龙钟了。我俩一老一小,相互配合;一个农村人一个城里人,相互帮助;一个文化人一个文盲,相互弥补。心想我俩搭档默契,肯定能把瓜看好。那天傍晚,家里传来口信:让他带孩子去看病。我只好一人独守空房。这里的夜晚静悄悄,想找个人说话都没有,寂寞难耐。方圆十几里渺无人烟,自己又没独立干过,一人躺在炕上假想起来。遇见狼、野猪等野兽怎么办?遇到偷瓜的怎么办?遇到砸民伙怎么办?遇到用耙子搂瓜秧的怎么办?遇见…..准备了一万个怎么办,恨不得能想到的都想到,做好预案。可是,那晚星光灿烂,彻夜无眠,平安无事。原来那里是大同世界一片净土,路不拾遗夜不闭户,一切假想都是多余的。

八月,绝对是个成熟的季节。打瓜熟了自不必说。你看那菜园子:豆角鼓肚了,苞米饱满了,白菜张开了,小葱翠绿,香菜顶着朵朵白花……虽然在野外生活,质量一点都不差,一日三餐吃的绝对是“绿色食品”。直到今天,城里人才意识到“无污染纯天然”。他们不会想到,我四十年前早已餐餐纳入绿色系列了。

在野外做饭是一种乐趣。柴禾满地都是,捡一把就够用了。粮食是家里带来的。菜到园子里拿,摘把豆角,掰个苞米棒子,拽根辣椒,薅棵白菜,外带几根香菜。够了,一顿丰盛的美餐就摆在眼前了。

阳历七月底八月初,瓜熟蒂落。在瓜地里就地取材,挖一个大坑,里面铺上塑料布或者帆布,把打瓜往里扔,然后男女劳力都跳下去用脚丫子踩,把打瓜踩碎踩烂,将瓜皮和瓜瓤捞上来,瓜汁控干,再将塑料布兜起,打瓜子便一览无余地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,晒干,卖给旗土产公司,我清楚的记得当时收购价0.38元一斤。这也算村里的一笔副业收入了。现在物价飞涨,瓜子也不例外,黑瓜子市场价6.00元一斤,还不是真正的打瓜子。

我看到瓜瓤都糟蹋了,顿觉可惜,心生怜悯。于是,就向队长请示,能不能拿几个回去吃?队长应允。于是,我们拿了瓜回到集体户,没有冰箱无法储存,不知谁无意中说了一句:干脆埋粮囤里得了。时间长了,大家淡忘了,这一下就埋到了春节。乡里乡亲欢欢喜喜迎大年,知识青年冷冷清清怕过年,两者形成强烈的反差,鲜明的对比。大年三十晚上,我们猛然想到了打瓜,寒冬腊月吃打瓜头一回,不管怎么说就算年饭了。从囤里掏出打瓜,一拳击破,你一块我一块地啃起来,吃得腮帮子都沾着瓜子,那狼狈相就甭提了。哇凉哇凉,沁人心脾。写到这里,我的口水不断的往出流,这口水一直流了四十年。常想常流,常流常想。

看了一年打瓜,一个贼未抓到。这里却成了我沐浴山水寄情世外的亲身体验,成了我四十年来积在心头的浓浓情结。是眷恋,还是乡愁?是神往,还是逃避?是清醒,还是迷惑?是他乡,还是归宿?

难忘,魂牵梦绕的永乐屯;难忘,沁人心脾的打瓜;难忘,颗粒饱满的打瓜子;更难忘,说不尽道不完的往事悠悠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8-12-10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2008-12-10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