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aoshen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史海钩沉(三十)  

2008-12-14 16:48:19|  分类: 史海钩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

 

林德中

 

   

结束了“一打三反”工作队的任务后,我回到了村里。两年云游四海,今日孤雁归巢。我猛然彻悟,如梦方醒。原来永乐屯才是我的家,破陋的房才是我的窝。

山依然是那座山,井依然是那口井,房依然是那间房,生活依然是那样清苦,知青依然热情不减。艰苦的生活摆在面前,把我从虚拟中带回到现实,我的身份是农民,不再是颐指气使的工作队员。

大田里干活很累,同时看到知青陆续当了教书匠,于是我自然萌生了当民办老师的想法,便向学校和大队分别提出了申请,几个月下来杳无音信,无果而终。我百思不得其解,究竟问题出在哪儿?症结卡在哪儿?经过调查了解,结论出来了,当地领导听信谗言,认为不适于担此重任。听后我万念俱灰,一下子跌到了人生的谷底。一个知识青年想用自己的智慧献身于村办教育事业,都无法实现无以施展。悲哉!憾哉!真是虎落平原被犬欺。当时,我想不通,又无法申辩,无力改变,只能自我消化,自我嘲解。怨谁呢?怨天,怨地,怨人,都不能怨,只能怨自己命不好。思前想后,我终于也得出一个结论:人只要活着就有希望!

不行!我不能气馁,不能沉沦。要拼搏,要抗争,决不能向命运低头。我灵机一动,突然想到驻村的工作队。找他们谈谈,或许能起点作用。向T谈了我的想法,他听后没有当即表态,不置可否。大约过了几个月,工作队撤了以后,大队正式通知我:春季开学时你到学校教书吧!一言定乾坤,它改变了我的生命轨迹。

春节期间我回家探亲,特意花120元买了一块天津产的东风牌手表,认为教书用的着。手表显示时间,时间支配生命,只能向前,不可逆转。今后要用它来计数我的生命,计算课堂45分钟如何发挥到极致。我还特意买了一件新汗衫,以便上课时登台演讲备用。初五过后,我早早返回村里,准备履新上任。作为教师,我将驮着理想耕耘在广阔无垠的大地,蘸着心血创造这人类进步的阶梯。

1973年春上,“开学了!”消息不胫而走,乡亲奔走相告。学生们稀稀拉拉背着书包来了,教室前的空地上熙熙攘攘。北面一排平房,这无疑就是教室了。四周没有围墙,没有操场,没有任何体育器材,显眼位置也没有校牌。小学条件极为简陋,用“三子”可以概括:破房子,土台子,泥孩子。学校有百十来学生。9名教师挤在一间办公室,在这里哺育着祖国的花朵。孩子们的课余活动不外乎是跑跑跳跳,打打闹闹,拾粪割草,上山刨药。“噹噹噹!”犁铧子敲响了,开始上课了。学生们蜂拥而入,窄小的教室座无虚席。我身着新汗衫,手带东风表,踌躇满志胸有成竹地走进教室走上讲台。此时此刻,忽然想起1968年上半年我在北京某小学当辅导员时的情景。我不是白纸一张,不能算没有经验,毕竟当过半年老师。唯一区别的过去是城市,现在是农村。望着40多名小学生,讲些什么呢?我是接受再教育的,怎么又教育起人来了?不思其解,其实根本得不到解释,“葫芦僧判葫芦案”,还是糊涂一点好。我的任务是教四、五年级语文和数学。依我的本事来讲,应该是绰绰有余的。根本用不着备课,现趸现卖就够了。一本教科书,一本参考书就行了,也用不着写教案,完全游刃有余。课上滔滔不绝口若悬河;课下交口称颂赞不绝口。我一周大约40节课,在老师中工作量是最大的,但我不觉得苦,总比下大田轻上许多。几年来,我的学生顺利地升入香山中学。“十年树木,百年树人。”40年后,据回村知青讲,他们现已成才,长成参天大树,成为扎旗各行各业的栋梁之材,他们对知青老师念念不忘感德戴恩。

农村学校生活并没有那样优美空灵,但营造的那种恬静的氛围和朴实无华的意趣,是任何一座物欲横流、人满为患、喧哗嘈杂的都市永远无法克隆的。那种“不知有汉,无论魏晋”的超然和简约,会让我终身感怀刻骨铭心。我以为,民办教师不但需要一种耐性和超脱,更需要一种胸襟以及静若止水的心态。

我那播种的快乐,耕耘的快乐,收获的快乐以及四季轮回的快乐,不是人人都能体会到的。你若不身临其境,很难想象到那种恬淡与悠远,那种境界与福分。

民办教师是中国农村教育的脊梁。他们吃苦耐劳,忍辱负重,淡泊名利,恪尽职守,无私奉献。想起他们,我心情感奋;想起他们,我心灵净化;想起他们,我思想升华。

民办教师作为专业名词,很快会从时间的辞典中消失。作为历史的群像,将永远留存在人们的记忆中。他们既是脑力劳动者,又是体力劳动者;既是干部,又是农民;他们自豪于桃李满天下,又愧疚于歉收庄稼。富足的精神与微薄的收入形成极大的反差,他们彷徨而无奈。多年来,他们一直在希望与失望之间徘徊,思想上承受着脑力和体力的双重负荷,同时也承担着心理上的巨大压力,令人同情,叫人无奈。

19758月的一天,我正在地里组织学生进行“学农劳动”。突然,有个学生跑来告诉我:“您被扎旗卫生局招工了!马上到大队去。”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再三盯问,学生回答非常肯定,才使我疑窦稍解。因为我对招工早已不抱任何希望。等我跑到大队才证实了消息确实准确可靠。我双手捧着录取通知书热泪盈眶,激动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在临行之前,我和学生们一一告别,他们哭得跟泪人似的,感激涕零,依依难舍。此时,触景生情,我也抑制不住,行行热泪掉在衣襟上,洒在永乐屯的土地上。七年啊!七年。永乐屯啊!永乐屯。是你接纳了我,是你收留了我,是你养育了我,是你锻炼了我,是你磨礰了我。让我由受教育者成为教育者,走上讲坛。四十年后我再次叩首跪拜,衷心地感谢你让我走出低谷,向着人生的高峰一步步攀登。我的生命轨迹再次印证了那句至理名言:人只要活着就有希望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08-12-4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