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aoshen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他山之石(二十三)  

2008-12-06 21:09:18|  分类: 他山之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遭遇小偷(一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ELW

 

前不久,在一位朋友的评论中,我曾提到几天前与小偷擦肩而过的经历:那天,我从家乐福超市购物出来,遇到一位穿着体面、十分儒雅的男士问路,我热情地为他指路,忽感到自己右肩的提包变轻了,忙拽过一看,拉锁已开,幸好钱物还在。瞬间,身后两位打扮入时的女士和那问路的男士夺路而逃,方知他们是小偷。后面一位居委会的大妈赶上来对我说,我一出超市,就被这三人盯上了,最近这一带小偷猖狂,一般是三人作案,一人转移视线,一人作案,得手后立即转给第三人,即使你抓到行窃者,也难于人赃俱获。还说,他们身上有凶器,若喊叫就对你不客气。我听后直冒冷汗,幸亏小偷没得手,幸亏我没喊叫。

人的一生中会有各种各样的经历,遭遇小偷这种经历恐怕每个人都有,到了花甲之年,想想刚才的事,回忆自己大半生,曾多次遭遇过小偷,有时只是擦肩而过,有的小有损失,有的却是损失惨重。下面,就说说我的这些经历。

 

——有“良心”的偷儿——

 

在儿时的记忆里,似乎周围的世界里没有小偷的印记。虽然物质并不丰富,社会风气却很好,可谓路不拾遗,夜不闭户。四合院的街门白天总是虚掩,深夜才用木板插上,家家户户的屋门没有装锁,但从未听说过谁家失窃。那时,还没有信箱,邮递员就把信件、报纸、杂志插在门缝里,从没听说谁家丢过。送奶员把牛奶放在门口的木盒里,挂到门边的布袋里,或干脆放在台阶上,也没听说谁家的牛奶不翼而飞。那时,周围的世界似乎是一片净土,从小学到大学,在我的脑海里,根本就没有防盗意识,直到参加工作后,自己吃了苦头,方知社会的复杂。

六十年代中叶,我毕业后被派到上海实习,当时月工资只有46元。周末第一次逛南京路,就遭遇了小偷。那天傍晚,当我换乘了三次公交车,回到位于吴淞的宿舍时,惊奇地发现,放在外衣口袋里的钱包不翼而飞了。我很惊慌,那里有60多元钱,我全部的家当,还有出入证、医疗证、宿舍的门钥匙……。同事们都说应该报案,可我根本搞不清,是丢失还是被偷,如果是后者,是在商店里,南京路上,还是回来的公共汽车上,我也说不清。没办法,只好认亏,祈祷有个好心人捡到我的钱包,让其物归原主。

第二天一早,人事科通知我,南京路一家药店打电话来说,早上开门前,有人从门缝塞进一张纸片,一看,是我的出入证,上面还拴着一把钥匙,让我赶快去取。当天下午,行政科又通知我,有人将我的医疗证投进信筒,邮递员给送来了,让我去拿。

上海当地的同事们都说,我是被偷无疑,这些小偷也是人,深知寻常百姓上班离不开出入证,看病不能没有医疗证,回家还得用钥匙开门,于是偷了钱后,还“好心”地将这几样东西送回,此类小偷在上海不计其数,是典型的上海“特色”。

我不再存有幻想,但也长舒了一口气,心想,多亏这位有“良心”的小偷送回了这几样东西,避免了不少麻烦,算是不幸中的万幸。钱是找不回来了,经过“清产”,算算我手头的零钱还不到三元;再查看饭票,菜金只有两块多,到下月发工资还有整整20天。这可苦了我了,只得省吃俭用,坚持到下个月发工资。

两年后,我回到北京,北京的治安比上海强,流动人口也少,那时进京要地方省市特批,所以小偷都是“本地产”,且数量也有限。自从在上海被偷后,我吸取了教训,格外注意防范,深知自己的衣服口袋不安全,外出时总是带着手提包,包不离手。这样过了很长一段时间,竟没与小偷打过交手。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