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aoshen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他山之石(二十二)  

2008-11-25 19:37:42|  分类: 他山之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 “小鬼”

   ——童年回忆之四

    ELW

 

1949131北京解放,那年我7岁,上小学一年级,家住北池子大街。当时,城外解放军围城,炮声隆隆;城里国民党军队疯狂逃窜;学校被迫停课,变成了兵营;大学生上街**,不断与警察发生冲突。随着日渐密集的隆隆炮声,京城老百姓家家紧闭院门,人们处在一片惊恐之中。

我不知外面发生了什么,不懂得害怕,反而充满了好奇,每天躲在墙边,侧耳倾听着外面的动静。隔壁邻居的大妈大婶喋喋不休地传播着街头新闻,从她们嘴里,我知道是共产党在攻城,还听说共产党都是红鼻子,绿眼睛……云云。我虽然不大懂,但是对共产党却生起几分恐惧。

一天,墙外的喧闹声特别大,夹杂着歌声、口号声和警笛声。邻居们又说,是学生造反了。什么叫造反?好奇心驱使我忘记了恐惧和父母的禁令,偷偷溜出了家门。

一出院门,我就被那里的场景吸引住了。成千上万的学生**,有的扛着大旗,有的挥舞着三角形小旗,唱着歌,呼着口号。警察从正面拦阻,他们就手挎着手,呼喊着冲过去。他们的口号我听不懂,好像有“XXX快投降”几个字。XXX是谁?什么叫投降?回到家里,我很兴奋,就问母亲。吓得母亲立刻给了我一巴掌,并捂住了我的嘴。后来才知,学生们是在逼迫守城司令投降。

又过了几天,炮声停了,外边突然平静下来。这是为什么,我很好奇。于是,清晨又偷偷溜出家门,来到北池子大街上。我被那里的景象惊呆了:街上十分寂静,但是人行道上满是穿军装的士兵。他们军装的颜色和我见过的兵不一样,好像暗一些,也破旧一些。此时,他们有的裹着棉大衣半躺半靠着睡觉,有的倚墙坐着打瞌睡,有的在啃又干又硬的干粮,还有的站着跺脚取暖。他们是什么兵?坐这里干吗?好冷呀!难道他们就在这里过的夜?我脑子里一片疑团。

 这时,一位高个士兵转身发现了我,冲我一笑,叫了声:“喂!小鬼!……”我吓得转身就跑,回到家,心里还直打鼓:什么是“小鬼”?“小鬼”又是什么鬼?是哪路的鬼神?这就是我第一次见到的解放军。

又过了些日子,学校开学了,我们又回到了熟悉的校园。可是,这哪里还像学校!为了架锅烧饭,操场上挖了一个个大坑,玻璃窗几乎全破了,不少桌椅被他们劈柴烧了,现存的大多也缺胳膊少腿。老师们也都来了,面对学校的惨景,校长和老师束手无策,有的女教师还落了泪。

开学后,校园里多了一位穿棉军装的军人,现在分析,他就是军代表吧,但那时,我们一概称呼老师。他领着师生们填平了操场,用纸糊好了窗户,又动手修理桌椅。桌子不够,就找来木板,用砖架起来;椅子不够,学生们就坐在砖头上。几天后,正式上课了。校园里又传来朗朗的读书声。

那时,老师都很严肃,学生见了老师就像老鼠见了猫。可是军代表却不同,没有一点师道尊严,他不授课,却经常和学生们坐在一起听课,还鼓励学生向老师提问题。下了课,就和我们平起平坐,教我们唱歌、扭秧歌,给我们讲故事,跟我们一起疯玩,他还爱笑,笑起来特别开怀,大家都非常喜欢他。从他那里,年幼的我们接受了最启蒙的民主教育;从他那里,我也知道了,他们是解放军,也是共产党。

北池子大街上有两座红楼,住着许多解放军,经常来学校与学生联欢,大家一起扭秧歌,高唱“解放区的天”、“咱们工人有力量”。每次都少不了听他们讲故事,故事讲得有声有色,但是,由于口音重,有时听不懂,经常闹误会。他们管国民党叫“刮民党”,管革命叫“阔命”,管老乡们叫“老虾们”;每次闹误会,都是以笑声四起,孩子们七嘴八舌地纠正而告终。他们是那样和气、亲切,这一切在我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  

但是那可怕的谣传给我的印象太深了,所以,我对解放军还一直怀有畏惧心理。有一次联欢时,我鼓足勇气举手说,我还有个问题。当我一本正经地问:“解放军是不是都像你们这样子?有没有红鼻子、绿眼睛的?”周围的战士听后哈哈大笑,坐在一边的军代表却没有笑,严肃地说:“那是刮民党造的谣,解放军和你、我、他一样,都是黑眼睛、白鼻子。”还做了个鬼脸,摸摸自己的鼻子问:“你看看,是红的还是白的?”他的话被笑声淹没。等笑声平息后,我又壮了壮胆子小声问:“那‘小鬼’又是什么鬼?”想不到竟招来更大的笑声,有的战士已笑弯了腰。

军代表站起来,指了指我们这些小学生笑着说:“就是你们这些小孩子家!”我不觉得有什么好笑,但笑声却打消了我的疑虑,我相信他说的话。

 二十年后,我也成了共产党员,就在我对着党旗宣誓的那一刻,我想起了第一次见到共产党、解放军的情景,在那寒冷的清晨,士兵们露宿街头的画面;军代表那和蔼可亲的面容,战士们那浓重的口音,开怀的笑声,还有那动听的“解放区的天”……,我禁不住流下了激动的泪水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