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aoshen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他山之石(二十一)  

2008-11-21 17:37:10|  分类: 他山之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母   爱

         ——童年回忆之三

     ELW

 

——即使在穷人家里,你也可能拥有一些愉快的、令人悸动的、光辉的时刻。映照在贫民院窗户上的落日与映照在富人屋宇上的是一样的灿烂。——[]梭罗

 

 

小时候,父母都工作,年迈的奶奶同我们朝夕相处。记忆中,母亲总是早出晚归,晚上下班回家时,是我们最幸福的时刻,她经常从包里拿出水果糖,分给我们每人一块,我们含着甜甜的糖,依偎在母亲身边,尽享着母爱的温馨。

但是,这一时光太短了,吃过晚饭,母亲就又严肃地催促我们做功课,她则忙着干那永远也做不完的家务,直至深夜。渴望母爱的我就总有些失落,又开始盼着母亲第二天早些下班,给我们发糖。

当时,我们住在北池子大街附近的一个小胡同里。我的一位同学住在斜对面,她没有父亲,与母亲独居在一个小院里,用现在的说法是单亲家庭。那母亲长得十分彪悍,样子很凶,记忆中,她总是叉着腰、板着脸,让人望而生畏。这女人很怪,总怀疑她女儿受人欺负。我放学回家时,走到她家门口,经常被她拦住,询问是否有人欺负她女儿。我若回答说有,她会不停地纠缠,追问是谁,还跑到人家家里去吵闹;要是回答没有,她那像小扫帚一样的浓眉又一竖,吓唬我,说我骗她,跟我没完。

我同学是个文弱的人,经常挨她妈的打骂。要是她受了别人欺负,回家来要挨骂,说她窝囊废;要是欺负了别人,又要挨打,说她不争气。那女人打人忒狠,专往脸上打,同学经常被她打得鼻青脸肿,淌鼻血,可她妈还说,当妈的就得这样,不打不成器,打是疼,骂是爱嘛!听着同学泪流满面向我倾诉,我惊呼,天下哪儿有这样凶狠的妈妈,哪儿有这样奇怪的“疼”与“爱”!

那女人说话尖酸、刻薄,从不饶人,在胡同里跟大家吵遍了,街坊邻居都不喜欢她,不与她交往,背后叫她“母夜叉”。

那同学经常到我们家来玩,可我只到她家去过一次。那次是同学邀请我去的,我们玩得很开心,可是玩了不到10 分钟,就被那“母夜叉”给赶出来了。那天,我们玩逮人的游戏,当我用手抓住了同学的后脖领子时,“母夜叉”窜出来,一口咬定我欺负她女儿,任凭我俩怎么解释,她仍坚持让我“滚”。当时,我的同学很难过,眼睛里噙满了泪水,但也不敢顶撞母亲,只好拉着我的手把我送了出来。望着同学那痛苦而失望的神情,受了委屈的我反而安慰她,家里有这么一个凶狠的妈妈,我真为她难过。此后,每每看到她母亲那张恐怖的脸,我就落荒而逃。

记得有一天,是一个初秋的下午,我放学后在家门口玩,忽然发现斜对面的街门开着,好像还有人说话。我很奇怪,那家向来大门紧闭,很少有客人来,就好奇地走过去。我看到一个中年妇人,蹲在门洞里的垃圾箱旁,身边围着五个小孩,或蹲或坐。那妇人穿着一件洗得发白的蓝色大襟上衣,胳膊肘处补着两个大补丁。那几个孩子的衣服很不合身,但同样洗得干干净净,缝补得整整齐齐。妇人的脸很白净,乌黑的头发整整齐齐地盘在后面,高高的额头下长着一对温和而明亮的大眼睛;嘴紧抿着,嘴角略微上翘,总好像在笑。她是那么温和、慈祥,是我见过的最美丽、最和善的脸,我真被她的美震撼了。

垃圾箱旁有一个打破的糖罐,她用指甲抠着粘在糖罐上残留的糖,每抠一下就将手指送进身边孩子的嘴中。她依次叫着孩子们的小名,待孩子的头微微伸过来,就将食指轻轻放到孩子的嘴里,慈爱地看孩子贪婪地嘬吸着,柔声柔气地问:“甜吧?”她那慈祥的笑容挂在脸上,留在嘴边,浸透到那简短而柔和的声音里。

那几个孩子中最大的是个男孩,大约十来岁,他在后面半蹲着,护着前边的弟弟妹妹;最小的也就两岁左右,是个小女孩,穿着一个肥大的,显然不是自己的天蓝色连衣裙,短灯笼袖口耷拉在胳膊肘下,她很漂亮,有着满头曲卷的黑发,像洋娃娃一样白嫩的脸,像她妈妈一样水汪汪的大眼睛。

那些孩子很乖,懂事地依偎在妈妈身旁,不争不抢,依次把头伸过来。他们肯定很久没有尝到糖的甜味了,虽然每次只能抠下一点点,但他们都贪婪地用嘴拼命嘬吸。母亲就那么一点点地抠着,孩子们也就那么慢慢地嘬着、吸着。我被这场景吸引了,情不自禁地顿足注视。那母亲发现了我,没有说话,只是向我投来微笑的一瞥。

这时,“母夜叉”出现了,她叉着腰,扯着破锣嗓子大喊:“哎呀!我的天!是谁把这些小要饭的给放进来了!”接着,是一连串的脏话。

几个孩子立刻连滚带爬地躲到了母亲的身后。那妇人并没有站起来,只是威严地用双手护着孩子,转过身,脸上略带微笑,用平静而坚决的语调说:“劳驾!您小点声,别吓着孩子!”

“……那“母夜叉”一愣,不知是被妇人那美丽的面容惊呆了,还是被那不卑不亢的话语震住了,或许是动了恻隐之心,一向嘴上不饶人的她竟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。

那妇人从容不迫地站起身来,依然面带微笑,用和缓的语气继续说:“您错了!我们不是要饭的,只是想在这里歇息一下,您若容不得,我们立刻就走。”

这时候,传来我奶奶的叫声。我赶快跑回家,奶奶让我去买酱油,我抓起钱,抄起瓶子就往门外跑,我很担心,“母夜叉”会怎么对付那母亲和她的孩子们。

等我再跑出去,斜对面的大门已关闭,在我们家门旁边,那母子六人围坐在阳光下,母亲给孩子抻着皱了的衣服,眯眼笑着对孩子们说着什么。

等我拎着酱油瓶回来,见那母子几人仍坐在那里,中间放着那个打破了的糖罐,最小的女孩依偎在妈妈的怀里睡着了,她那洋娃娃般漂亮的脸上挂着幸福的微笑,母亲嘴里轻轻哼着曲子,一只手搂着孩子,另一只手抠着那碎片上的糖,慈祥而疼爱地喂着其他四个孩子,孩子们顺序张开嘴吸着、嘬着,脸上洋溢着满足、陶醉、幸福的表情。望着那幸福的母子,我心中滚过一股热流,他们很穷,没有糖吃,但他们和母亲在一起,尽享着母爱的甜蜜。

那天晚上,母亲给我的糖我没有吃。我躺在床上,抚摩着手中的糖块,久久不能入睡,那母子几个围坐在一起抠糖吃的画面仍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。我反复地想,他们很穷,没有糖吃,但是他们在母亲的身边,生活得甜蜜蜜,真令人羡慕啊!噢!我忽然明白了,这就是母爱,最纯真,最高尚的母爱,从此,我懂得了母爱的真谛。

此后,我把每天的糖都存起来,放到书包的小口袋里。几天后,我已拥有了六块糖,放学后,就在附近的大街小巷里转悠,希望能碰到这母子六人,我要把自己攒的糖送给他们每人一块。可是,转到天黑,也没有碰到他们。此后,竟再也没见到这母子几人。

如今,半个世纪过去了,我从一个孩童成了为人之母,后来又有了自己的孙辈。在漫长的人生路中,岁月在我的脑海里不断增添新的印记,抹掉旧的经历,但是,儿时的那段往事却一直烙在我的记忆里。那抠糖罐的母子几人,你们还在吗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