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aoshen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随笔(二)  

2008-06-23 21:34:58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点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Wai po

    

     年初才到永乐屯,一切都感到新奇。在农村过春节的新鲜劲儿刚过,天气回暖,春耕过后就该播种了。当地人管这个活计叫点种。在农活里,点种算技术活儿,一般都是由队长指派,而且大多从妇女中选。三队的队长张贵眼拙,竟然选中了我。三队的女社员张志和与我最要好,头天晚上跑来悄悄告诉我,明天开始点种,有我一个。躺在床上,我兴奋得难以入睡,因为这是我到农村做的第一份工,而且还是队长点的将,是我接受再教育的第一课,可不能演砸了……想着想着渐渐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 第二天,天刚蒙蒙亮,张志和就来敲窗户,还小声地喊着我的名字。我睁开眼赶紧爬起来,胡乱擦了把脸,就和她上路了。东边的天,泛着红晕,周围一片寂静。来到地头,队长看人都到齐了,就开始交代任务,还让老带新一帮一。我自然和张志和一组,她是点种的老手,村里数一数二的女能人。点种的工具是一个木头做的约三公分宽,六十公分长的细长槽。槽的一头拴着个布袋,里面放着种子,让种子顺着槽流向另一头。另一头微微翘起,由点种人用木棍敲击槽口,控制种子的流量。我学着张志和的样子,背起种子袋,调整好槽的位置,左手拿起木棍就要下地。张志和一把拽住我:“反了。”我奇怪地看着她。她把种子袋换到我的左肩上,把木棍递到我的右手里。惨了,我是左撇子,右手不灵啊!我无奈地跟着她来到地头,一人一垄站在地的左边,开始点种了。别人是边敲边走,我是顾敲顾不了走,不一会儿,脚底下就拌蒜了。我站住定了定神,想着脚底下要和敲击声协调起来,我就走一步敲两下。嗨,还真行。我光想着脚底下,又顾走顾不了敲了。张志和听声儿不对,走过来一看,好长一垄地,才掉进仨种子。她帮我调低了槽口,让我再试试。这一敲,哗啦啦一堆种子进了垄。听着我的左右有节奏的敲击声,看着种子均匀地流进垄里,我羡慕极了。就这样我凑凑活活地干了一天。我点的种,不是没有,就是扎堆,兴许明天会好点儿。分手时,张志和说明早还来喊我。

    越不会干人就越觉得累,晚上一躺下我就睡着了。也许是心里有事,醒来时天还没亮,我躺在炕上想着头天的事。这点种工具,也许是老祖宗不用手撒种后的第一代产品,应该算文物了,有收藏的价值。回北京时向队长张贵要一个,送到历史博物馆去,这也是为国家做贡献呀……想着想着天发亮了,张志和怎么还没有来?我屏住呼吸,听着外面的每一个声响。街上的动静越来越大了,人声、牲口声噪杂一片。天光大亮了,张志和依旧没有来。这时,我才意识到,我下岗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7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