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aoshen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史海钩沉(十六)  

2008-10-26 19:17:26|  分类: 史海钩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作者按:北京市大兴县大白楼村,是中国农村改革取得巨大成绩的一个缩影。在王国福精神的指引下,大白楼人敢想敢干,艰苦奋斗,创造财富,共同富裕。《二访大白楼》一文仅仅是从一个侧面反映大白楼村的沧桑巨变,愿它能引起人们的一些回忆和思考。

 

   二访大白楼

    林德中

 

    初访大白楼

王国福(1922——1969)山东省汶上县义桥乡孙汪人。生前任北京市大兴县红星公社大白楼村队长兼支部书记,12岁时逃荒至北京,后定居大兴县大白楼村。1952年,他带领两户贫农,靠着人拉犁和驴套车,组织起全乡第一个互助组,任组长。1955年,他同群众一起夺取了合作化后的第一个丰收年。他当了基层干部后,坚持“三同”,即同吃、同住、同劳动。平时,铁锨不离手。人送外号“万年劳”。他领着群众治碱治硝、治理良田,组织群众大力发展养殖业。1969年,他所在的生产队,粮食亩产由建国初期的几十公斤增至362.5公斤,人均超过千余斤。同时,达到每人饲养一头猪。他关心群众,热爱集体,克勤克俭,律己奉公。至1969年春,全村31户盖上了新房,而他自己仍住在旧时的“长工屋”。1969116,他积劳成疾,罹患胃癌,抢救无效,因病去世。

1970120,由“北京市革委会调查组”、《北京日报》记者、新华社记者联合采写长篇通讯《拉革命车不松套,一直拉到共产主义——记无产阶级优秀战士王国福》,刊载于当日《人民日报》。后其事迹被选入小学课本。两年后,著名作家浩然以其为原型创作出长篇小说《金光大道》,不久被搬上银幕。

当时,流传着“不拿集体一根草,不多吃集体一口饭,不乱花集体一分钱”、“干活,他是头一个;分东西,他最后一个”、“一分钱掰成两半花”、“小车不倒只管推”、“拉革命车不松套”、“身居长工屋,放眼全世界”等王国福语录和人民群众对他的赞誉。还有曲艺节目单弦《铁打的骨头,举红旗的人》,头一句便是:“王国福,家住大白楼,身居长工屋,放眼全球……

随后,北京市革命委员会充分赞扬了王国福同志的先进思想和优秀品质,并作出《关于学习王国福同志的决定》。王国福同志的模范事迹在报上发表以后,引起了强烈的反响,也打动了远在内蒙古扎鲁特旗插队落户的北京知青。1970年冬季的一天,天寒地冻,北风怒号,我和沈符民、林景林、刘穗生在北京相约一起,骑车前往大白楼。

现在回忆起来,那时村里虽是土路,但干净整洁;农舍民居,排排矗立;给我一种静谧的田园风光之感。我们找到队部,与领导取得联系。首先,自我介绍,说明来意;其次,参观王国福模范事迹展览;最后,有幸结识了王国福之子(因年代久远,其姓名已忘记),与其畅谈,追忆其父的先进事迹。他还饶有兴致地带我们参观了其父当年住过的“长工屋”。这哪里是房屋啊?分明是窝棚!摇摇欲坠的屋顶,破烂不堪的窗户,未见一块玻璃,依我看,就是地窨子,一进门地面下陷一米。这样的房子地上可以少垒墙砖,降低高度,节省建材。屋内极为狭窄,阴暗潮湿,日照时间极短。虽然屋门已封,但隔窗观察,由此可见一斑。

王国福的儿子十七、八岁,身材一米六零左右,高鼻梁,眉清目秀,眼睛中度大小,头带一顶单帽,身穿中式黑色棉袄棉裤,五对算盘扣均匀地排列在衣襟上,左胸前佩戴的硕大毛主席像纪念章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,金光闪耀。在写着“王国福同志生前住的长工屋”的木牌前,我等四人与他留下了颇有纪念意义的合影。当时,我激动万分,热泪盈眶,逢人便说:我这双手是与劳模之子握过的手,有他的体温、有他的感情。恨不得三天不洗手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Image

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 1970年冬在王国福“长工屋”前合影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左起:林德中 沈符民 王国福之子 刘穗生 林景林

 

     

     二访大白楼

前不久,我到北京城南办事,在返回途中,想抄条近路,结果闯到了大白楼村。大白楼已经今非昔比,不但夯实了农业基础,工业更强了,农民更富了,环境更美了。

在无人陪同下,我走进大白楼村,相当一部分土地上很多公司的生产基地和库房接踵而起,村民的居舍也不再是从前的土房子,而是窗明几净的大瓦房,充满了现代气息。一片片现代化的厂房,把偌大的工业园区装扮成一个大花园;一辆辆大小汽车,在村里穿梭不停,令人刮目相看。这次访问大白楼村,我实地感受到社会主义新农村——美丽的大白楼村,即村容美、厂容美、田容美、水容美。这“四容并美”,就是全面小康,科学发展,和谐农村的一幅美好蓝图。此时此刻面对此情此景,不由得我想:要是王国福老书记九泉之下有知,也该感到欣慰了。

我在大白楼村竭尽全力觅寻旧迹陈踪,长工屋没找到,那块木牌也不知去向。我询问年轻的过路人:长工屋在哪儿?无人知晓。又问:就是王国福曾经住过的?答曰:王国福是谁?转了半天,也没有见到王国福之子。若能见到,真想与他重逢合影。

岁月如梭,光阴荏苒。三十八年过去,弹指一挥间。许多事情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慢慢淡忘;有些事情却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更加珍惜,耐人回味。已近花甲,多年漂泊,我仍然保留着这张黑白老照片。今天首次披露它,公布它,与大家共享。每当看到它,都在细心的品味,认真的端详,双眸的凝视,深入的思考。“长工屋”、王国福语录、工作作风、人品道德、贪污腐败、人民公仆……一个个关键词映入眼帘,萦绕脑际,回味无穷,任人遐想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81024星期五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4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