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aoshen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打开尘封的记忆(五)  

2008-06-15 08:03:08|  分类: 打开尘封的记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路在何方

 

 

四月,这里虽然寒冷依旧,但终于渐渐回暖,地里的活计开始了。厌烦了整天唠嗑儿的日子,我盼望着出一身臭汗,滚一身泥巴。队里给后来的我和斯每人送来两件工具,一把新锄和一把新锹,那是用知青的安家费买的。

锄头比我上学学农时见过的大多了,头儿像个大大的螃蟹盖,两头尖尖,中间是弧形。锹没有什么特别的,只是把儿既不平直又不光滑,像根小树干。我知道,它们将取代我手中的笔,成为我今后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伴侣。

然而,我和这两个伴侣相处的并不好。那把大锄耪地还行,间起苗来,“螃蟹尖”根本不听使唤,索性横胡噜,结果一秃噜就是一行,让我没少挨队长的骂。那把新锹,第一次翻地就断了。那是去翻稻田的地,我一脚狠狠踩下,锹头直没地里,然后气运丹田,双膀一较劲,“咔吧”一声把儿断了。这是我走了四里地到稻田翻地的第一锹,没办法,只好在队长的白眼下灰溜溜地往回跑,赶紧到供销社再买一把。

虽然每天贴饼子粘黄酱,就点儿咸菜,我依然吃嘛嘛香,但就是干嘛嘛不行。不是不努力,天生不是这块料。堂堂的五尺汉子,干活儿比不上女知青的快手;唠嗑儿又没那么多闲篇儿,跟人对不上牙;干部让我得罪了,老乡又为不下。我觉得自己快没路了。

越是不能干越累。长长的一垅地,你耪到头儿时,人家已经抽完一袋烟,歇过一气儿了。队长一声吆喝,又接着干了,你连喘口气儿的功夫都没有。要是拉得短点儿,也许哪个好心人还能接你一把;要是拉的长了,连接你的人都没有。我几乎每次都是单兵作战,最多有一两个和我一样孬的知青哥们儿陪着。

薅地,别人蹲着薅,我跪着薅。慢还不算,手指缝儿和膝盖都磨出血。薅过的地,苗儿还是扎堆儿,自个儿都看不过去。多少次,我真想躺在地里再也不起来了。可是,路还得走啊。   

真是天无绝人之路。我做梦都没想到,让我的生活有点转折的,竟然是楚河汉界。那天下工后,我看到街上有人下棋,就凑了过去。看着看着瘾上来了,就和其中那位胜者战了起来,直落两局胜了他。后来才知道,我那天战胜的原来是永乐屯的棋王——曲大牙。我居然就这样歪打正着地在村里有了小小的名气,提到那“干活不行的小白脸儿”,都知道下棋有尿儿。“有尿儿”是当地的土话,有本事的意思。这也是我到永乐屯以来获得的第一次夸奖。

从那以后,村里主动和我接近的年轻人多了起来。我也想和他们搞好关系,于是我又当起了说书先生。由于喜欢文学,尤其是古典文学,所以看过一些古典名著和武侠小说,就从中挑了几个比较熟悉的故事讲给他们听。我说的第一段书是“徐良打擂”,什么“拳打泰山泰山崩裂”,“脚踢四海四海扬波”,什么“双风灌耳”“黑虎掏心”,把一帮小子听得直眉瞪眼,天天磨着我给他们说。而且,还有人从我这里趸了以后又给别人讲,无形之中给我做了宣传。

俗话说一俊遮百丑,何况我还不是“一俊”,是“两俊”。这“两俊”着实给我遮了不少干嘛嘛不行的丑。就这样,我在永乐屯的处境渐渐好了起来。可是,自卑依然萦绕在我心头。因为我心里清楚,这哪儿是本事,不过雕虫小技罢了。

要想在村里站稳脚跟,要想在这里成为一个有用的人,我的路在哪儿呢?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1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