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aoshen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打开尘封的记忆(四)  

2008-06-12 16:54:12|  分类: 打开尘封的记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郭金事件

 

我的预感没错,风暴还是来了,只不过是悄悄闯入了我的生活。它在外界没能形成气候,却全部刮进了我的心里。这场风暴的起源就是郭金事件。

郭金被定为内人党缘于一封书信。那时候,村里所有的来信都被放到大队部,由收信人自己去取。信几乎全是知青的,村里很少有人与外界有书信来往,郭金是这很少人中的一个。小五队离大队部较远,那里的人平时没事也不到大队来,所以郭金的这封信很长时间没人领取。于是有人相中了这上好的卷烟纸,无意中引发了一件这小山村的惊天大案。

当过兵的郭金有几个一起复员的哥们儿,信是其中一人写的,讲了些他们家乡整内人党的事情。要命的是,信中说有俩哥们儿已被卷了进去,让他千万小心。而且信是从内人党最严重的锡林格勒那边寄来的,不能不让人动了阶级斗争那根弦。郭金铁嘴钢牙,死活不承认自己是内人党,更供不出组织关系,结果差点被砸烂狗头。

这个风口浪尖自然是考验人政治立场的的最佳时机,知青无不关注。尤其是知青中的高中生,更有展现自己政治成熟的想法,我也不例外。但是当我第二次参加批斗会的时候,我惊愕了。郭金的案件有了让人匪夷所思的新突破。突破当然不是在内人党的证据上,而是郭金的头上又多了顶“新帽子”——**犯。他居然狗胆包天把队干部的女儿**了!但是这件事又是死无对证,没人看见,没有旁证,一个死咬,一个否认,让清官难断。不过,不管断还是不断,断的了还是断不了,郭金都臭了,臭到家了。

层层的疑问,使我无论如何也激不起心中的愤慨,当然也没有投入口诛笔伐的行列。其实沉默也就算了,不会招来是非,但貌似聪明实际傻笨出奇的我,竟在和我年龄相仿的民兵连长面前流露了我的疑问。结果,我再也没看到过书记、队长的笑脸,再也没看到过民兵连长和其他队干部的笑脸。尤其是那位身为“被伤害人”之父的队干部,看我的目光总是冷冰冰,甚至有股杀气。听说大队还专门派人到旗里查过我的档案,结果他们只能不露声色。我空军都过关了,还过不了大队的关?我想,要是换个有碴有砟的,恐怕就要大祸临头了。

不到一个月,我竟发觉,这个偏僻的小村就是一个王国。这里等级分明,权力决定一切,而权力又建立在家族之上。小村长期与外部隔绝,不用说没见过火车,有人都没见过汽车。所以内部婚配繁衍,形成了几个大姓家族,也形成了亲连亲、亲套亲的宗族关系网。如果你不小心得罪了一个人,就等于得罪了一片人。初来乍到不知深浅的我,哪能想到如此复杂的关系?也许真是性格决定一切,我不但没有丝毫悔意,反而多了一层思考:绝不能困守在这孤僻小村,一定要开辟自己的新天地。这大概也是我一年后就能离开这个村的原因之一吧。

郭金的事儿还有一种说法。说是郭金有个漂亮的女儿,十七八岁,正值花季年华,被那个队干部相中,要为自己傻儿子娶做媳妇。队干部是村中的大姓家族,郭金是外来户,本想一说就成,结果遭拒,颜面尽失,才有了后来内人党、**的事……

有人说郭金被判了刑,又平了反,不过我在旗公安局(当时叫军管会)没有见到记载。后来我就没再见过郭金,但这件事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因为那是永乐屯给我的第一个启发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9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