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aoshen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打开尘封的记忆(二)  

2008-06-08 20:39:35|  分类: 打开尘封的记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

 

经过翻肠倒肚的颠簸,傍晚时分,我们终于到了扎鲁特旗的首府——鲁北镇。200多公里的路程汽车走了9个多小时,除去中午在舍伯吐打尖,车上的人简直就是一直在“摇篮”中。坑洼不平的土路,不是让人们左摇右晃挤作一团,就是上窜下落,头顶几乎能撞上车顶。车里喊的叫的吐的闹的,再加上一股股汗味膻味骚味臭味,让我们初尝了这次人生旅途的艰辛。

幸好鲁北有个知青接待站,虽然不大,也很简陋,但感觉就像到家一样。不记得那个大爷姓什么了,只记得他50多岁,一脸沧桑,使我联想起鲁迅笔下的闰土。和大爷一起吃了点儿我们带的面包香肠,吃得大爷连声说香。斯又把几粒话梅塞到了大爷嘴里,大爷嚼了一会儿,脸上立刻露出一种异样的表情。我赶忙用手捂住脸,偷偷地笑起来。等大爷咽下话梅后,斯非要大爷说说是什么味儿。大爷想了想,吐出一句:“北京那疙瘩儿的味儿?”逗得我们哈哈大笑。

第二天一早,我们去旗知青办办手续,接待我们的是主任。她40岁上下,清瘦的脸上透着一股书香气,齐耳的短发,整洁的衣着,文雅的谈吐,一看就知道不是本地人。问过我们的情况后,她给我们开了到永乐屯报到的介绍信,还给我们每人发了21元钱的补贴。钱我们后来退了,因为家里在北京给我们领了。从她的签名中我们得知她也姓吴,和斯同姓,叫吴蕴清。没想到这次的见面竟使斯后来多了一个大姐,斯可以病退回京的政策就是她告诉我们的,斯回京的扎旗手续也是她帮助操办的。真是天涯何处无芳草!

终于可以逛逛鲁北了。其实根本谈不上“逛”,因为被知青戏称“七十一条街九十一座楼”的鲁北,其实一条街,就是一座楼。那条街还算繁华,两旁有旗机关、电影院、农机厂、大车店,还有一些卖土产的小门脸和一个包子铺。那个包子铺就是“一座楼”,一座二层小楼,原来是澡堂,没人洗改成饭馆了,外面还能依稀见到“人民浴池”的字样。中午我和斯就在这个饭馆用的餐,羊肉包子我吃了四个,斯只吃了一个皮儿,她说那味儿无论如何让她接受不了。没有地方可逛了,电影院大门紧锁,不知是我们没赶上时候还是它一直没开。街上看不见一个知青,倒是看见一些人不时向我们张望。也许我们相当惹眼,但我们自己不知道。无处可去,只好先回接待站。

下午是在焦急的等待中度过的。李振常知道我们的车次,说好来鲁北接我们。我们也急于想知道村里的情况,因为那是我们即将生活的地方。在和接待站的大爷闲聊中,我们知道所有来鲁北的车都得经过大阳坡,也就是说大阳坡是必经之路。于是我们立即决定:奔赴大阳坡。

大阳坡就在鲁北镇街的尽头,是一个宽阔但不高的山坡。这里没有高山,所以在大阳坡上居然有一览众山小的感觉。远处的丘陵延绵不断,一望无际的草原尽收眼底,鲁北镇里升起了袅袅炊烟,一种塞外村落的美顿时征服了我们。虽然初春的山坡还是一片萧条,但在我们眼中远远胜过万紫千红。我好像突然明白,原来萧条也是一种美!

夜幕降临了,那是我在北京从来没有见过的星空。湛蓝、辽阔、神秘。我久久地望着它,真想知道它里面究竟容纳了多少梦想?仿佛,我在天地交际处,看到了我美丽的永乐屯……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0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