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aoshen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打开尘封的记忆(一)  

2008-06-07 17:53:47|  分类: 打开尘封的记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写点回忆的想法由来已久了,但惰性太大,一直没有动笔。这次知青圆梦行动感染了我,朋友的文章启发了我,自己的博客逼迫着我,使我下定决心,去打开尘封的记忆,即使用笨拙的笔,也要记下那段不平凡的岁月……

 

去动荡的远方

 

那是69年的初春,我和斯像两只孤雁,告别了亲人和家园,独自向北飞去。周围没有壮观的雁阵,也没有熟悉的同伴,只有亲人揪心的伤痛和朋友别离的泪水陪伴了我们一路。那时,我们才二十出头。

就在我们迈出家门的那一刻,母亲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。本来就说好不送我们到车站,生怕那个场景她受不了,结果还是没能摆脱这种局面。我知道母亲难以忍受这摘心般的痛苦,虽然是她给我迁的户口,虽然这几天我没见她哭过,可是越是这样越让我有一种不安之感。

母亲以前曾晕倒过两次。一次是我小的时候,父亲要去酒泉支边,户口和人事关系都已转去。也是父亲要走的那天,当着父亲单位的领导,母亲突然晕死过去,父亲因此留在了北京。另一次是1964年,我正读初三,空军在北京的学生中招兵,十万人里挑出十人,我是其中之一。虽然父母已签字同意,但因我是独子,既无兄弟又无姐妹,部队要与家长面谈。就在谈话时,不知道那句话触动了母亲的神经,她仿佛“故伎重演”,一下子断送了我当飞行员的梦想。虽然当时我和家里闹了一个多月的别扭,但后来还是理解了母亲的心情。母亲对我说,我和父亲就是她的心,少了谁就跟摘她的心一样。

这次,当“广阔天地大有作为”、“好儿女志在四方”的口号在广播里、在街道的墙上铺天盖地的时候,母亲也意识到了大势所趋,唯一希望的就是我能享受照顾,留在北京。学校果然照顾了我,8.26大批同学慷慨激昂奔赴边疆的时候,我还在等待分配。

终于有一天,照顾的岗位来到了——京西木城涧煤矿,一名矿工的位置在等待着我!我想起了电影《燎原》中的那些矿工,那人间地狱般的矿井,简直不寒而栗。斯因为三个姐姐都不在北京,父母身边只有她,也在受照顾之列。而且这时,毛主席的最高指示“知识青年到农村去,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,很有必要……”发表了,这对母亲来说无疑是最大的说服力。于是两家商定,同意我们“私奔”,结伴飞往天苍苍野茫茫的草原。

父亲和我把母亲抬到了床上,又把我们送出了街门,告诉我们不要担心家里,嘱咐我们一路小心,常给家里来信,然后挥挥手……火车开动了,斯偎依在我身旁,我们一句话也没有,只是默默地望着窗外,望着渐渐远去的北京。

不知是谁打破了我们的沉默,见我身边有个手风琴,非要我拉上一曲。我们到扎鲁特是奔着我的同班同学也是我的好友李振常去的,他和女友比我们早“私奔”两个月。这架手风琴是我帮他带的,我根本就不会拉。但是不管我怎么解释,掌声还是一浪高过一浪。无奈,我朗诵了一首《沁园春?雪》才算应付过去。

 都说少年不知愁滋味,真是不假。火车上的一阵热闹,很快就把心中的忧伤化解了。待到我们坐上从通辽到鲁北的汽车,看到骏马在草原上飞奔,白云在蓝天上飘荡,远处宛如珍珠般的羊群时,立刻被这如诗如画的草原美景陶醉了。斯甚至情不自禁地低声唱了起来:听风雪喧嚷,看流星在飞翔,我的心向我呼唤,去动荡的远方……

就是这样,我们奔向了动荡的远方,带着忧伤,带着热情,带着希望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1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