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aoshen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史海钩沉(九十)  

2009-12-09 19:05:15|  分类: 史海钩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林德中

 

提到香山公社,其实并没有什么可写的,但脑子里也并非一片空白,支离破碎的印象还是有的,也并非无法着墨,无法落笔。只有一些刍荛之言,只是没有永乐屯那么一往情深罢了。

香山公社位于永乐屯的西南方向,两者相距12华里。在永乐屯生存生活七年,去香山公社的时间满打满算加起来,不足一、二个月。与公社接触时间短,自然感情就浅,甚至于对公社谈不上什么感情。现在回想起来,每次都是步行去,11路回;急急去,快快回。因为公社没有落脚休息的地方,在公社办事的时间没有往返走路的时间长,办事只需几分钟,来回路上却用两个多小时,所以,对于公社来讲,我只是来往匆匆的过客,犹似划过天际的流星瞬间即过,因此,对公社缺少更深的了解,没有留下深刻的印象。现在追忆起来,只是零打碎敲,只言片语。

香山邮所位于路南的几间小土房里,是知青去的最勤最多的地方。在交通不便,信息闭塞的那个年代,想获取知识,书信往来,领取包裹,香山邮局便成了我们知青的首选之地。  

先说书报信件,香山至鲁北的班车隔日一趟,路经永乐屯,载人可以,但往往不夹带信件和报纸,大约都是邮递员每周往村里送一次。一来就是一大抱,不能及时快捷满足知识青年的愿望和要求。知青毕竟认识俩字儿,整天生活在与土坷拉打交道的山窝窝里,那种求知若渴的心情是可想而知的。为了更早更快更多的获取信息,我们知青便隔三差五步行十二里,亲自到香山邮局去取报纸、取家信。报纸不看想看,看了又觉得没有什么东西。那时,全国上下一个声,但寂寞难耐还是想看。书信就不同了,那里有亲人的温暖,朋友的问候,消息的传递,北京的变化。

再说领取包裹。领取包裹必须手持《通知单》,大队证明信和本人手戳三个证件才能亲自到邮所办理领取手续,缺一不可。记得有一次,我照例带着“老三样”来到香山邮所,递给工作人员。《包裹领取通知单》上载明:糕点2斤。工作人员认真履行完审核手续之后,便将一个已经拆开的包裹扔到柜台上,我沿着拆开的缝隙再次撕开一看,包裹里面只有三块桃酥,再没有其他任何食品了。惊诧,愕然,随口便问:“包裹为什么拆开?两斤糕点为什么只剩下三块桃酥?难道三块桃酥就有二斤吗?”问得工作人员哑口无言。

工作人员张口结舌:“我……我们不知道!”

“领取单上分明写着糕点二斤,白纸黑字,清清楚楚,你如何解释?”我态度强硬起来。

“反正从鲁北班车卸下来就已经开包了!”工作人员在推卸责任。

“不可能!”

“从班车卸下来就三块桃酥!”工作人员继续强词夺理。

“找你们邮电所长!”我想向其领导反映问题。

“所长不在!”工作人员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姿态。

“上哪去了?”我追问。

“回家秋收去了!”

“怎么工作时间不在岗?”我穷追不舍。

“上班时间办私事在这儿是常事!以后你们知青慢慢就习惯了!”

……

后来,我没有再去找到所长,索赔之事也不了了之了。

我又匆匆返回村里,与知青们共享饕餮大餐的梦想破灭了。“带回去的只有三块桃酥,只有三块,只有三……”嘴里念叨了一路。

香山公社有两位大官,他俩的家都在永乐屯,永乐屯的领导盼望着贵人相助,永乐屯的老乡指望着带来福音,永乐屯的知青企盼着解决难题。但是都没有得上济,近水楼台未得月。每逢回村他们骑着高头大马,都是酒气熏天,躲在家里,不问村是,尽享天伦之乐。我在村里生活7年,从未见过他俩光临集体户,根本谈不上嘘寒问暖,更谈不上解决知青所面临的诸多难题。村里见不着,公社也见不着,想当面反映问题,但始终未曾谋面。麻木、冷漠、逃避、装傻、迟钝……这些面具在他们手中经常变换,如同四川艺人变脸一样。不断地敷衍知青,糊弄知青,搪塞知青。1972年在北京知青慰问团欢迎酒会上,那位大官说出了一句感人至深的话:“这次我才认识到知青问题必须提到议事日程上来,非常感动。”我从与会人那里听到此话以后,心里想道:下乡已经四载,问题成堆,大官刚刚醒悟,是否有些迟钝?

公社见不着,北京总该能见到吧!记得1973年春节前夕大官来京。我和秦**闻讯后,当晚立即赶往前门一家旅店,要求谒见,苦苦等了四、五个小时,才见到大官那醉醺醺的踪影。一问才得知某位知青请他看完戏后又吃夜宵,姗姗来迟,一看他不停地说胡话,语无伦次,红头涨脸,面对这种醉态,无法反映,无法诉求,无法沟通,凌晨1点我们便悻悻地离开了旅店。满怀希望而去,满载失望而归。

19758月分配工作,大队通知我到公社办理招工手续,风尘仆仆步行12里,找到公社张秘书,此人不善言谈,性格内向,没有繁文缛节,没有虚伪客套,经过简单的询问之后,二话不说,张秘书抄起那决定我前途和命运的大笔,飞快地开具了招工手续,从迈进公社的门口到离开张秘书,前后不到五分钟,就结束了我生活的煎熬,完成了生命的转折,露出了希望的曙光,看到了渺茫的前途。

1979年知青大返城,34在返回通辽的167次直快列车上,得知知青可以返城的消息后,坐四百余里的汽车抵达鲁北,放下行李,直奔旗“五.七”办,探听虚实,得到肯定的答复后,马不停蹄地返回永乐屯,到香山粮店卖掉口粮,到香山公社开具转移手续,然后到旗里办理病退回城手续。扎旗发函,北京回函,9天之后成为北京人。神奇神奇,不容置疑,十二年与九天,这是一个不合规律的比例,又是一道难解的数学题。有了旗领导放行的指示,香山公社并没有设卡,没有为难,没有阻拦,而是一路绿灯统统放行,不分贫富贵贱,不论有无背景,不管插龄多少,不计出身如何,在这里知青又一次享受到公开、公正、公平,又一次享受到自由、平等、博爱的滋味,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应该感谢香山公社。

抚今追昔,东鳞西爪,断简残篇,流年碎影。这就是历史,这就是一段知青史,留给后代,让世人评说。

 

2009.11.26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5)| 评论(2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