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aoshen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他山之石(九十四)  

2009-12-29 19:36:42|  分类: 他山之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雪花呢大衣

     ELW

 

前不久整理衣柜,翻出一件呢大衣,女儿说,这种大衣早过时了,收废品的都不要,还留着干嘛!扔了算啦!

那是我的雪花呢大衣,又重又厚,颜色灰暗,样式老旧,如今确实没人穿了,可我却舍不得扔。要知道,上个世纪六十至八十年代,这种大衣可是最时髦、最气派的呀!那时,人们的大衣面料多为棉布或混纺咔叽布,雪花呢因其价格昂贵,穿的人并不多。我年轻时,最大的愿望就是拥有一件自己的雪花呢大衣,但由于囊中羞涩,直到参加工作二十年后,这一愿望才得以实现。可是没想到,穿了没几年,随着改革开放的大潮,大衣面料不断推新,各种款式的防寒服、羽绒服相继投放市场,这种大衣很快就被淘汰了,我只好把它压箱底。

我舍不得扔掉它,还因为它曾带给我不少美好的回忆。在拥有自己的雪花呢大衣前,我只在临时出国时穿过几次。那时出国人员的服装都是公用的,如今听起来有点儿离谱,可在那物质匮乏的年代却只能这样,人们穷呀!借的衣服谈不上合身,但穿在身上我却十分知足,特别提气,不过,也曾闹过一些误会,出过一些笑话。

有一次在莫斯科转机,碰到一个团组去北欧,团里一位总工程师通过安检门时铃声大作。按照安检员的示意,他搜遍身上的口袋,依次拿出了钢笔、钱包、名片夹、钥匙、香烟、打火机等,后来又解下皮带,摘下眼镜,依然无济于事。当时中苏关系很紧张,看到这边有情况,几个警察聚拢过来,把团组其他人都挡住不许靠前。警察用手持探测器检查后说,大衣里藏有违禁物品,结果翻了个遍,才发现大衣内侧口袋脱线,一枚硬币掉落在夹缝里,拿出来一看,是南斯拉夫最新版的硬币,当时苏南已断绝外交关系,他的护照中没有去过南斯拉夫的记录,本人对硬币的来历又不能自圆其说,致使警方对他的身份产生怀疑,竟被扣留了几个小时。其实问题很简单,都是大衣惹的祸,别人不慎将硬币掉落在夹缝里,与他根本没关系。然而如何解释?堂堂“总工”出差借大衣穿,怎么说得出口,即使说了,谁又能相信!

还有一次出差,全团15人,除我外,都是男士,大家都身穿灰黑色的雪花呢大衣,那时都集体行动,外出时一片灰黑,在花花绿绿的西方犹如一道独特的风景线,十分显眼,回头率特高。因为大衣雷同,大家十分注意存衣的位置或顺序,以免拿错。那天参观工厂,大衣脱在进门的接待室里,出门时却是另一个大门,接待我们的罗达女士就开车把大衣取了回来。这下可乱套了,原来的次序已打乱,十几位男士都涌过来,急着往身上穿,不少人穿错了,脱下来再找,唧唧喳喳的埋怨声、责备声四起,着实乱了一阵子,直到出了大门,还有人在换大衣。

看到这一幕,罗达女士笑着对我说:“中国男人真奇特,他们能从自行车的海洋中一眼认出自己的车,却分不清自己身上穿的衣服!不可思议!”我哑然,这事听她说过一次,不久前,她在北京一家电影院前看到一片自行车的海洋,车的颜色、外表都一样,碰巧赶上散场,人们潮水般地涌出来,奔向自己的车,秩序井然地推出来,仅几分钟就“OK”了。她很惊异,后来问我,车主怎能如此准确地找到自己的车呢?我告诉她,这不难,自己的车天天骑,当然熟悉,再说每辆车的磨损也不一样。而对她这次的困惑,我却只能笑而不语,天机不可泄露呀!

后来,又一次出差,同行的是两位女士——老郭和小茹,路上我把这事儿讲给她们听,听完笑过后,老郭说:“这次可别出笑话,我们三人全是‘特体’,大衣可换不得。”老郭一米七几的大个儿,却瘦如麻杆,我和小茹只有一米五几,她富态,我瘦小。三人不约而同地看了看自己的大衣,虽然都是雪花呢料,颜色差不多,但质地和薄厚不同,兜和领的样式也各异。就凭这些,准不会搞错。

第一站到柏林,中午用餐后走进衣帽间,都一眼认出了自己的大衣。老郭不无骄傲地说,看来穿错大衣的事只能发生在粗心的男士身上。晚上,东道主请客,餐厅里烛光闪闪,灯光昏暗。饭后起身,主人先行一步,替我们拿来了大衣,三位殷勤的男士拎着衣领,微笑着等我们穿。我们全愣了,领口和口袋被遮住了,昏暗的灯光下也无法辨认质地。哪件是自己的?只好碰运气。

结果满拧:我穿了老郭的,两手“淹没”在袖子里;老郭穿上小茹的,袖口那儿短了一截;最惨的是小茹,碰上了我的大衣,试了一下太紧,就顺势说:“谢谢。太热了,拿在手里吧。”主人客气地把我们送到门口,匆匆告别,见他们驱车离去后,三人才赶快把大衣换回来。柏林的冬日又潮又冷,只穿一件“制服”的小茹第二天就感冒了。

后来,我们想出了一个办法,挂大衣前,把各自的围巾放进口袋或袖子内侧,并故意露出一截,只要看到围巾就不难分辨是谁的大衣了。这办法还真灵,后来单位办出国人员学习班,还把这当作经验介绍。

再后来,改革开放了,人们富裕了,穿衣打扮不再千篇一律,而是强调个性化,雪花呢大衣的时代已经过去,呈现在眼前的是一个五彩缤纷的新时代。随着那个时代的终结,留下来的只有那舍不得扔掉的旧大衣,还有那抹不去的回忆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8)| 评论(4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