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aoshen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他山之石(九十)  

2009-12-12 19:56:56|  分类: 他山之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闲扯“与‘螂’共处”

ELW

 

说起蟑螂,从小在北京长大,见过土鳖、潮虫、壁虎、蜈蚣,这东西却从未所闻。

第一次听说是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,到广州出差,同行的老外诉苦说,他房间里有“小动物”,只在晚间出没,描述了半天我也没弄明白,就反映给楼层服务员。值班经理很重视,就约我当晚去查看。一见我们,那老外就说:“你们来得正好,‘小动物’又出现了。”说着打开卫生间的灯,只见浴缸里几个黑不溜秋的东西四下逃窜,一切发生得太快,我竟没看清。服务员笑了,说那是“蟑螂”,没关系的。第一次听说这东西,我很好奇,就问服务员是哪两个字,他还特地查了字典告诉我。后来在办公室谈起此事,家在南方的同事说,蟑螂在南方很普遍,它们喜欢栖息在厨房、电器等温暖的地方,吞噬食物,乱咬东西,是令人十分厌恶的害虫。

后来不知从何时起,办公室也发现了蟑螂。开始,只是在大扫除时偶尔出现,随着女士们的一声尖叫,男同胞一个箭步冲上去把它“歼灭”或赶跑。后来逐渐多了起来,它们聚集在电器下面和藏有食品的抽屉里,再后来,就越来越多,频繁出没,柜子里、文件中、桌子缝里到处都留下它们的足迹……很快就到了无所不在的地步。

我最怕这些小虫子之类的东西,可那年头又怕人家说我娇气,表面上装作坦然,实际上却战战兢兢、谨小慎微地躲避着它们,久而久之,也逐渐学会了如何“与‘螂’共处”,还总结出了一套“经验”。早上,若是第一个来办公室,开门后不能马上进来,得等门框上的蟑螂掉下来并逃窜后才能进屋,否则准会有几只蟑螂掉到身上。还有不能在办公室吃东西,否则蟑螂们会闻味而来,互相争抢着你落在桌上的残渣,令你大倒胃口。后来,大家都不再把食品带进办公室,可是蟑螂们也饿不着,它们吃纸,吃布,凡是能咬动的都吃。我买了一包丝袜,忘在柜子里,几天后一看,已像筛子底一样千疮百孔。

每当我从文件柜中取资料时,第一个习惯动作是,先甩两下,等蟑螂们逃窜后再翻阅,否则,它们会从装订的缝隙中爬出来吓你一跳。最令人措手不及的是,它们有时会从天花板上、日光灯架上坠落下来,冷不丁地落在你翻开的资料里,正在处理的文件上,或者是你的头上、肩上,甚至脖领里,令你毛骨悚然。最可畏的是晚上加班,它们是那样肆无忌惮,频频出没,实在无奈,我只好把一个大雨伞绑在椅子上,以抵御它们的袭击。

最为惊心动魄的是,一次随同总经理去德国使馆签合同,当我把合同拿出来请领导过目,摄影师调好镜头,众人都摆好姿势,准备签字时,我突然发现文件夹的缝隙边一个黑糊糊的东西在蠕动,坏了!一个特大号蟑螂爬了出来,记得来之前,我将文件夹仔细甩过了,想必是个漏网者。

首先发现的是德国公司的总代表,还幽默了一把,对旁边的人说:“啊哈!有小客人来了!”站在一旁的服务员见状如临大敌,一个箭步冲到桌边,张手就是一巴掌,但还是晚了一步,蟑螂瞬间就消失在台布下。而他那一巴掌动静不小,桌上的酒杯倒了一串,香槟撒了一桌子,一位女士尖叫了一声,众人一片哗然。当得知是一只蟑螂惹的祸,众人又哄堂大笑,签字仪式全给搅乱了。那服务员还在一旁嘟囔:“奇怪!这儿从来没有过蟑螂呀!”后来,又见到那服务员,他说,使馆区发现蟑螂可不是小事,他立即汇报领导,后来连续放置了三个月的灭蟑药,不见了踪影,想必是一网打尽了。我窃笑不语,他恐怕永远也不会知道这蟑螂来自何处。

据几位爱较真的人分析,蟑螂的来源有几个,其中不少是夹在邮件中运来的。当时有六家公司在这栋大楼里办公,由设在一楼的总收发接收邮件,然后分发给各公司,公司收发员再拆开分到各处。大楼总收发是蟑螂的集散地,而各单位的收发室则是“重灾区”。收发员们见多识广,说不少蟑螂是越洋来的,形状、大小、颜色各异,它们繁殖能力特强,加之每天都有“新货”运来,可谓杀不尽、灭不绝,人们只能听之任之。听我说是“与‘螂’共处”,他们拍手叫好说没错!他们早已习惯了“与‘螂’共处”。

那几年,各单位都不停地发灭蟑药,药物的品种不断更新,但却徒劳无获,药物的“歼灭”赶不上它们繁殖的速度,蟑满为患的境况愈演愈烈。终于有一天,各公司领导统一了思想,把“灭蟑行动”排上了日程,并请来了北京市防疫站的专业人员。

可大家对“灭蟑行动”并不看好,当身穿工作服,肩背喷雾器的防疫队员走进办公室时,众人就七嘴八舌地嚷嚷,这里的蟑螂特顽强,还有抗药性,各种灭蟑药都杀不死、灭不掉……防疫队员却淡然一笑,自信地指着喷雾器说:用他们配制的药保证全部灭绝,万无一失!

人们还是半信半疑,又发牢骚说,这些蟑螂都躲在柜子里,纸张缝隙间,桌子夹缝中,要是真的灭绝了,到处都藏满了死蟑螂,如何清理,也是相当大的工程,简直是新的“灾难”!防疫队员却哈哈大笑:“别担心!我让它们全跑出来,都死在外面。”大家听得目瞪口呆,还有这奇事?只见他戴上口罩,在屋子角落,桌下,柜门上,走廊里一通喷射,然后吩咐关好门窗,说你们明天早上就等着看好吧。

第二天一上班,我们惊奇地发现,真被他言中了,果然战绩辉煌,走廊里,屋门旁,地面上到处都是蟑螂的尸体,我们这个只有二十平米的办公室里竟然扫出了整整一簸箕死蟑螂。

从此,整个大楼就消停了,但是没过多久,蟑螂又开始抬头,只是势头没有过去嚣张了。再后来,我们公司搬出了大楼,蟑螂的状况如何也就不知道了。不过,我想,随着科技的发展,新型、特效的灭蟑药开发了一代又一代,蟑螂们总归还是斗不过人吧!不过至今想起那段“与‘螂’共处”的日子,还是让我唏嘘不已,身上不由自主地起鸡皮疙瘩,这终归不能算是美好的回忆呀!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7)| 评论(6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