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aoshen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史海钩沉(八十五)  

2009-11-12 16:40:59|  分类: 史海钩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永乐屯的雪

(散文)

林德中

 

 

千里冰封,万里雪飘,这是形容北国严冬的著名词句。

那年,内蒙的雪下得特别勤,永乐屯的雪下得特别大。雪天给我们初来乍到的知青带来无穷的欢欣,无尽的乐趣,无以言表的新鲜感,前所未有的好奇心。因为我们可以理所当然的休憩,名正言顺的放假,随心所欲的疯玩。

清晨醒来,乜斜的睡眼露出一条缝,看到窗户上挂满了冰棱花,八角形的窗花层层叠叠的镶嵌在玻璃上,犹如白色大理石浮雕那般清澈透明,洁白无暇。“赶快起来,下雪了!”熟睡的知青被我的喊声唤醒,纷纷从炕上爬起来,匆匆穿上衣服,趿拉着鞋挤向门口。我去推门,却推不开,怎么回事?隔着门缝窥视,雪有二尺多深,立刻意识到大雪已经封门。“男知青都一起上来推!”不知谁喊了一声。“一、二、三!”门终于推开了,由于用力过猛,前面的人倒在雪窝里,后面的人像叠罗汉一样压在他们身上,随之,大家叽叽嘎嘎地笑了起来。望着眼前一片银白色的世界,情不自禁的冲着大地呼喊:“下…雪…喽…!”冲着大山呼喊:“下…雪…喽…!”白,白,还是白。房子白了,树白了,山白了,川白了……碾道、柴垛、猪圈、马厩、场院、辘轳、鸡窝……一切的一切在一夜之间统统被隐匿了,没收了,搬走了。平素磕头碰脸的小山村,豁然宽绰了,敞亮了,一望无垠,白雪把天边与山丘连接在一起,白雪把大山与村庄连接在一起,白雪把院子、屋子、牛棚、马圈连接在一起……衔接的那么紧致,那么吻合,那么天衣无缝,那么巧夺天工。这里白,那里白,到处都是白,天就是地,地就是天,不再嫌山村天小,不再嫌褐色的山谷挡住了视野,不再愁放眼不了世界,不再愁看不见地平线。

以前听老乡说,下雪天是逮“兔猫”、“傻半鸡儿”、山鸡的最佳时机。今天正好下雪,切不可错失良机。于是,吃过早饭,几个知青相约上了山路,穿着笨重的毡靰鞡,踩在雪地上,深一脚浅一脚,发出“嘎吱嘎吱”的声响,步伐缓慢,节奏均匀,不一会儿,汗水从毛孔中微微渗出,原本捂得严严实实的狗皮帽子也戴不住了。一路欢歌,几番打闹,走出了七八里路,来到山上,终于断定这里就是野禽经常出没的地方。我们用带来的马尾栓在两杏树棵子之间,以雪掩盖好,像无人来过一样,做好记号,以防起获时找不着……如此这般,下了数十个套,“守株待兔”。据老乡讲,头天下套,次日才能起获。我们也遵循着这条乡规,照方抓药。果不其然,第二天我们便将一只“兔猫”、三只“傻半鸡儿”斩获,回到集体户,美餐一顿。

天终于晴了,太阳一下子蹦到山与山之间,白白的雪变成亮亮的雪,闪出耀眼的光芒,万千束折射来的光,像无数把利刃刺向我的双眼。我躲闪过,但躲闪不开,这时若有一副墨镜该有多好!那是做梦!甭管那么多了,我们在雪地里奔跑、追逐;在雪地里嬉笑、打闹。带着雪天给于我的收获,唱着雪天才能唱的歌曲,在雪地里钻进去走出去,消逝了再显现。

雪停了,老乡早把村里的牛棚、马圈、场院、水井、小路的雪打扫干净了,站在永乐屯的西山上眺望,一块一格一圆一方一斜一直,长长短短宽宽窄窄弯弯曲曲……它像诗像字像画像童话。

内蒙的冬极冷,永乐屯的雪极大,这符合我的心情,符合我的愿景。我多想永远留在这洁白的记忆里,洁白的童话里,洁白的世界里。

据报载,芬兰是世界上最廉政的国家,治安最好的国家,福利最高的国家,这里没有鸡鸣狗盗,没有贪污腐败,没有勾心斗角,没有尔虞我诈,路不拾遗,夜不闭户,安静平定,人尽其才,物尽其用,百姓过着舒适和谐的宜居生活。

但愿我国早日成为一片净土,就像那永乐屯那洁白的雪一样。

 

2009-10-10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7)| 评论(3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